日升家园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大额赔偿

时间:2018-08-22作者:蓝华月

    忘恩负义这种事情,她不是第一次见,也知道不可能是最后一次。

    人性如此,她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能知恩图报。

    但她也当不成一朵白莲花,被人坑了之后还能大度的原谅他人。

    若是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

    那些先生仗着自己多读了几年书,心里早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特别高的位置。

    说实话,他们是有些看不起宫家的。

    总觉得宫家,不过就是没品的暴发户而已。

    “苏先生,当初我们来的时候,宫家答应我们是可以来去自由。怎地现在你们要反悔不成?”

    嚷嚷着要走的先生,对她怒目而视,纵然心虚,可他也觉得宫家,应该不能拿他怎么样。

    “反悔?当然不是了,我们这里又不是什么破烂货都收。但你应该没有细看之前我们的契约吧?”

    她挑了挑眉,笑得人畜无害。

    那先生露出了几分惊疑的神色,按照流程,他们的确是应该给主家签订一份契约。

    但当时,他们的注意力大多被上面各种各样堪称优渥的条款所吸引,其他的,倒是不记得什么。

    “按照契约规定,你们在五年内,必须要在四泰学院任职。在此期间,宫家跟学院,除了你们的薪金之外,还会负责你们的丧葬嫁娶等一切费用。但与此同时,你们也有自己的责任。”

    她看向了那些先生,一个个脸上都带着错愕,心头不由得觉得一阵阵的暗爽。

    活该!

    以为他们宫家是冤大头,所以一个个脑袋削尖了都想要往里面钻。

    现在,她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宫家的奸商本色。

    于是,话锋一转。

    “你们的责任就是,做好所有的教学工作,同时,要维护四泰学院跟宫家的形象。如果有一样没有做到的,即视为违约。违约之后,你们是要付给我们违约金的。”

    她的话里头,带着丝丝的凉意。

    说实话,关于违约金的条款,她当初的设想,也仅仅是做个警示的作用。

    但现在,却成了这群疯狗脖子上,勒紧的铁链。

    “违约金?什么违约金?”

    那群先生立刻傻了,而且当初违约金一项,契约上也并未直说是多少钱。

    “简单点来说,五年内,我们解雇了你们的话,违约金就由我们来出,也就是给你们一部分的赔偿。反而如果是你们主动提出离开的话,那就要由你们来补偿我们的损失了,也就是说,你们要赔我们好大一笔钱。”

    她眸子闪烁着算计的精光,话刚说完,那些人可算是傻了。

    “这...这...”

    赔,他们自然是不愿意赔的。

    “原来你们竟然如此的无耻!亏得我当初还以为,你们是真的想要为天下人做些好事!”

    又有人脸红脖子粗的讨伐她了,想要反咬她一口么?

    可惜,她是铁做的骨肉,就算是蹦碎了那些畜生们的牙,也浑然不惧。

    “我且问你,契约当初是不是你们亲眼看过的?我们有没有安排专门的人为你们讲解?当时签约的时候,是否有第三方在场?”

    她冷眼环视了一周,丝毫没有给对方继续狡辩的机会。

    “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先讲解了契约的条款之后,由梁先生反复确定,又跟官府的人做了备案,才签订的。你们现在可以违约,也可以扬长而去,但我可不敢保证,你们这出尔反尔的名声,会不会传到别人的耳中。”

    她轻飘飘的说完,又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威胁他们的意思。

    但方才这些人还在张牙舞爪,现在就一个个,如同霜打的茄子的一般。

    他们原本想,即便是不在四泰学院任教了,凭借着他们这几个月丰厚的薪金,至少可以找到一个不错的差事。

    可现在,他们不仅可能要都赔进去,还要把自己的名声都给折进去。

    现如今他们才明白,论腰粗,他们是远远赶不上宫家的。

    “那,那要赔多少?”

    战战兢兢的问道,他们心中还抱着那么一点点的侥幸。

    现在,他们倒是希望宫家能如同外界传扬的一般,宅心仁厚,不会跟他们计较此事了。

    “契约里,赔偿金一共有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就是你们对学院造成的损失。鉴于现在学院还未曾正式授课招生,这一部分我可以待梁先生好了之后,跟他去商定。还有一部分,就是你们给宫家造成的损失了。”

    她递了个眼神给三哥哥,毕竟以后学院是要教给他管理的,这部分人员要如何处置,还是要交给三哥哥来做。

    谁料,宫三早就想好了。

    “我宫家一向宽厚为本,虽然这件事诸位做得实在是让人心寒,但我宫家也绝不会赶尽杀绝。如此,那诸位就赔偿这三个月内,所有的薪金跟食宿吧。至于名誉上的损失,我们宫家就忽略不计了。”

    众人一听,恨不得抱着宫家三少爷的大腿喊菩萨。

    可林梦雅却觉得,她三个十分有当奸商的潜质。

    笑眯眯的看着三哥喊来了管事,只听得让人胆战心惊的一阵算盘响之后,宫三看了看算盘上的数字,眉头也不皱的说道。

    “我刚才看了一下,大概,每人要赔偿一百零三两四钱。我看大家也不富裕,那就取个整,那四钱不要了。”

    真·大方了。

    林梦雅差点笑出来,其实薪金好算,但是所谓的吃住却没几个人有数了。

    毕竟,这些东西只有学院管事的才知道。

    一百两,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多,可对于这些人来说,可就有点难了。

    既称不上天价巨款,同时也没那么好筹。

    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就拉不下脸来,跟管事的一件件的去掰扯。

    而且,他们估计也没脸去找熟人借钱去了。

    “诸位,天色不早了,想要走的话,趁早。”

    她时不时的放上一把火,继续煎熬那些人早已经濒临崩溃的傲慢的自尊。

    “把这些先生都请下去吧,毕竟都是些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名扬四海、德高望重的先生。逃帐这种事情,大家应该做不出来吧。”

    宫三漫不经心的说道,几句话,怼得那些人脸色一阵臭过一阵。

    尽管不情不愿,可最终还是被宫家的人给带了下去。

    至于他们的最终下场,林梦雅并不关心。

    反正她知道,三哥哥是绝对不会轻易的饶过他们的就是了。

    场面被控制住,林梦雅跟宫三立刻开始查看梁先生的状况。

    “梁先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悄悄的替先生把过脉,还好,方才只是因为一时气愤,所以急火攻心,所以才会如此。

    幸好当时齐悦处理得当,而梁先生的身体一直不错,这才没有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你们少来假好心!若不是因为你这个扫把精,我父亲也不会如此!”

    梁月哭红了双眼,但她却没有自我检讨,而是死死的瞪着林梦雅,心中,早就把一切的罪过,都推到了那个贱人的身上。

    如果不是苏梅那贱人,那些先生们就不会联合起来抵制,她也不会为了早日促成此事,而顶撞父亲。

    但她心中,却隐隐的有些怨恨一直疼爱她的父亲。

    从前,父亲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到底那贱人给父亲灌了什么*汤,为了那贱人,父亲居然如此对她!

    不管怎么想,她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苏梅那贱人,必须以死来偿还她所受的委屈!

    一抹阴狠,从梁月的眸子里划过。

    恰好,被林梦雅敏锐的捕捉到了。

    心头冷笑,为人两世,她何曾想要与人为难?

    可偏偏,总是有那么些人,想要把她给生生的拖进去。

    既然如此,那她只能努力的,当一个长胜的赢家。

    “梁小姐,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宫三皱了皱眉头,梁月跟他也算是见过几面。

    在他的记忆里,梁月即便说不上是大家闺秀,也算是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

    可为何如今,她却变得如此丑陋?

    梁月听得他语气之中的不悦,心头一惊,陡然变了一副面孔。

    可怜兮兮的咬着唇,抬起一双微红的水眸看着他。

    “三少爷,我...我只是一时气愤才口不择言的。您知道月儿,月儿从来有过害人之心。不过是因为太过担心父亲,所以才如此鲁莽。”

    这番话说得颇为柔弱,但一下子,就把她的恶意给淡化到了最低点。

    可惜了,如果今日她苏梅仅仅是一个跟宫家毫无关系的女先生的话,那么三哥哥还说不定会相信梁月。

    但方才梁月是如何把她跟齐悦说得那般不堪,又是如何一字一句的,把自己的父亲逼到犯病的,三哥哥可是实实在在的听进了耳朵里,印在了心上。

    从此之后,梁月的话,三哥哥绝对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字。

    “好了,既然知道你父亲身体不好,你此时就应该好好的去照顾你的父亲。来人,去把梁夫人跟梁家的两位小姐请过来。”

    “是。”

    梁月一听,顿时慌了神。

    忙想要去拦下宫三的人,但可惜,却慢了一步。

    “不用,真的不用!三少爷,真的不用麻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