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帝尊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我又来了

时间:2018-08-06作者:六界三道

    “多谢阎罗。”叶辰粗气急喘,脸色苍白无血色,一边又施秘法,愈合圣躯。

    “后生可畏。”秦广王微笑多了慈和。

    “阎罗谬赞了,侥幸而已。”叶辰呵笑。

    这倒是大实话,若秦广王先前暗做手脚,加持力量在九层云阶上,他绝难成功。

    就在那么一瞬,他清楚嗅到了死亡气息,哪怕威压再多一丝,便足以让他身死。

    “去吧!”秦广王摆手,不再凶神恶煞。

    “属下告辞。”叶辰一笑,便走向殿外,不忘拱手行一礼,步伐踉踉跄跄的。

    虽踏上了九层云梯,却也受了颇重的伤,强大威压残留体内,摧残着他的圣躯。

    “帝君,你选的人,真让我等震惊啊!”

    身后,秦广王狠狠吸了一口气,对叶辰这后辈,露出了欣慰,也另眼相看了。

    缓缓收了思绪,秦广王遣了一名鬼王,“去寻孟婆,恢复她奈何桥桥神之位。”

    鬼王领命,当即离去,转瞬便不见了。

    这边,叶辰已出秦广王殿,一个没踩稳,险些倒地,被雷冥将上前搀扶住了。

    “进去好好的,咋出来就成这吊样了。”

    “不会是被秦广王揍了吧!还有暗伤。”

    “目测,咱家阎罗,火爆脾气又上来了。”

    几大冥将都凑上前来,叽叽喳喳没完。

    主要是叶辰伤的太重,荒古圣躯都残了,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是秦广王给打的。

    “我还有事,改日再聊。”叶辰笑着,凝聚了气血,一步登天,去往奈何桥。

    九大冥将挠头,不明所以,着实怪异。

    很快,九人也被阎罗召入殿中,各个都温顺如小绵羊,生怕也如叶辰那般被揍。

    叶辰一路踏天,速度极快,嘴角还溢有鲜血,擦也擦不完,伤的着实太重了。

    不过,此番秦广王殿一行,还是很成功的,请来了阎罗令,便可带走楚灵了。

    心里这般想着,他之速度,猛地加快了。

    再到黄泉路关隘,那两尊守门的鬼王,远远便瞧见了叶辰,便忙慌拱手俯身。

    “赏你们的。”叶辰心情不错,如一神光飞过,人虽进去了,却留下俩储物袋。

    两尊鬼王眸光亮了,纷纷接下,荒古冥将出手很阔绰的,乃一笔不小的财富。

    越过了黄泉路,叶辰又一次来到奈何桥。

    楚灵这次倒是没睡,而是翘着二郎腿儿在嗑瓜子,着实太闲了,整日无所事事。

    “我又来了。”叶辰自天落下,许是伤的太重,又是一个没站稳,栽地上了。

    楚灵惊异,跳下了望乡台,神色愕然。

    以她眼力,一看便知叶辰受了颇重的上,强大的荒古圣躯,竟也血骨淋淋的。

    叶辰摇摇晃晃,口中还在涌现着鲜血,脸色虽苍白,却满是笑容,心情倍棒。

    “这是被谁打的。”楚灵搀住了叶辰。

    “是谁都不重要,来,看我请来了啥。”叶辰傻呵呵一笑,拎出了那阎罗令。

    楚灵一愣,阴曹地府之人,怎会不认得阎罗令牌,有此令牌,在冥界畅通无阻。

    阎罗的令牌,从不轻易赐下,她想象不出,叶辰如何得到的,这面子也忒大了。

    “来,拿好了。”楚灵发愣时,叶辰笑了笑,将染着鲜血的阎罗令塞了过去。

    “给我的?”楚灵怔了一下,有些意外,阎罗令何等珍贵,堪比无价之宝了。

    “有它,该是无人敢拦你。”叶辰笑道。

    楚灵张了张玉口,一时间没说出话来,他拼死去请阎罗令,是想要带她离开。

    此一瞬,她的心境,再次泛起了涟漪。

    在冥界,倾慕她的人自不少,可愿为她冒犯阎罗王威严的,叶辰乃是第一个。

    要知道,触犯阎罗威严,分分钟都可能没命,可他做了,是在拿命换那阎罗令。

    “我与你萍水相逢,为何对我这般好。”楚灵低首垂眸,抿着嘴唇,轻咬贝齿,。

    “带你回家啊!”叶辰微笑,牵起了楚灵的手,向外走去,他的笑,满是温情。

    楚灵如着了魔,并未反抗,任由他拉着。

    他的手掌,很是温暖,给人以安全感。

    怔怔望着叶辰背影,女子芳心被打动,甘为她舍命,他会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蓦的,她笑了,笑的嫣然,有女子柔情。

    黄泉路尽头,一老婆婆拄着拐杖来了。

    正是孟婆,上一任的奈何桥神,官复原职了,秦广王一道命令,又给她调来了。

    “年轻就是好啊!”见叶辰与楚灵儿牵手而来,孟婆温和一笑,满目的慈祥。

    “婆婆,半年前之事,乃晚辈之过错。”叶辰讪笑,忆起一百多碗孟婆汤之事。

    “老身该是感谢你。”孟婆微微一笑。

    若非叶辰,她也不会丢神位,若非她丢神位,也不会顿悟,突破了修为瓶颈。

    大起大落来的快,祸劫与造化也并存。

    与叶辰之因果,缘起奈何桥,了于黄泉路,此番也算圆满,他二人各有所得。

    “孟婆婆,瓜子送你了。”楚灵取出储物袋,其内还有专让人忘情的孟婆汤。

    如今,她已不是奈何桥神,该交接的,自然要归还,就如孟婆汤,也得交出了。

    “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孟婆接过,拄着拐杖走向奈何桥,还留下了祝福。

    二人回首望了一眼,而后便相识一笑。

    可以得见,楚灵脸颊上,还有一丝红晕。

    孟婆大起大落,得了机缘,她又何尝不是,在奈何桥得了情缘,也算因果造化。

    “回家。”叶辰一笑,抬脚出了关隘。

    守门的鬼王见之,不由忍不住唏嘘看了。

    那么多冥将来,都未取得楚灵的芳心,可叶辰却成功了,并非强迫,你情我愿。

    要不咋说他是逆天妖孽呢?打架猛地一逼,这撩妹的本事,也是举世无双。

    二人皆不语,一同踏入虚天,直奔鬼城。

    楚灵容颜绝世,享誉冥界,叶辰战力无双,亦名震地府,他俩牵手,四方瞩目。

    一路走来,但凡路过的,都一阵惊异,“奈何桥神与荒古冥将,他们这就成了?”

    “意料之中,他二人,一看便很般配。”

    “搞不好,过些天还能喝上他俩喜酒。”

    “美女配英雄,有情人也算终成眷属。”

    听着四方祝福,叶辰乐呵呵的,楚灵也笑的嫣然,红晕再现,显现了女子矜持。

    郎才女貌,谁敢说不般配,这是绝配。

    轰,正走着,突闻一声轰隆响彻冥界。

    不由得,叶辰抬首遥望,看向东方天地。

    那轰隆,便是自东方传来,似有人争战,震动颇大,而且朝这边儿打了过来。

    他眼眸微眯,仔细凝看,才知是谁再战。

    一方,乃赵云,丰神如玉,器宇轩昂,恍似一尊仙王,气血滔天,威震八荒。

    另一方,乃是一血发青年,披着铠甲,如若一尊战神,威势凌霄,气盖九天。

    二人斗战,崩天裂地,一片片群山倾塌,所过之处,厉鬼哀嚎,混乱了乾坤。

    “竟能与赵云战的平分秋色。”叶辰诧异,相比赵云,他更为关注那血发青年。

    血发青年的血脉,他从未见过,很奇异,血脉本源就如无底洞,望不见尽头。

    他体内,还潜藏着一股异常神秘力量,与帝荒之徒儿有些相像,让人看不出。

    “冥界果是卧虎藏龙。”叶辰唏嘘道。

    “那是冥帝的徒儿,阴曹地府称之冥绝。”楚灵轻语一声,眸中还有忌惮之色。

    “难怪。”叶辰摸了摸下巴,咧嘴啧舌。

    大帝的真传弟子,何等的尊贵,何等的高傲,可不是阎罗座下冥将比得起的。

    事实证明,阎罗座下冥将的确比不起。

    大帝乃何人,统御一界,至尊级的存在,但凡与帝沾边,哪一个不是牛叉存在。

    能成为冥帝徒儿,那冥绝的确不简单。

    这一点,叶辰深有感触,同辈之人中,让他望不穿的没有几个,个顶个的强。

    更多人聚来,围在四方,站满了大地,也站满了苍穹,黑压压一片,人潮如海。

    “竟是冥帝徒儿。”看客似也认出了冥绝,各个看的眸光熠熠,满目皆敬畏。

    “冥界大帝教出的徒儿,果然不同凡响。”

    “与冥绝对战的那人谁啊!从未见过。”

    “竟能与冥绝斗的不分上下,很吊啊!”

    “再吊,也吊不过赵云。”叶辰不以为然,冥绝是强,以他战力,足能胜过他。

    连他都干不败赵云,冥绝就更别说了,大帝的徒儿,今日,注定要败给赵云。

    可他不知,赵云与冥绝,为嘛干上了。

    议论声中,冥绝与赵云斗上了缥缈虚天。

    随即,轰隆声便传下九霄,有鲜血倾洒。

    赵云屹立黄金神域中,冥绝背靠无妄魔土,以秘术展开对轰,皆是攻伐无匹。

    一方乃冥帝徒儿,一方乃另一宇宙的天骄,同阶无敌的存在,此战着实精彩。

    “听闻昔日地狱崩塌,与你一道的还有一人,不会就是他吧!”楚灵望向叶辰。

    “那小子很能打的。”叶辰揣了揣手。

    “比你还能打?”楚灵儿眨了眨美眸。

    “旗鼓相当,他干不过我,我也斗不过他。”叶辰耸肩,“跟谁打都不跟他打。”

    (.. = < r=://..>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