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帝尊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剑神道身

时间:2018-04-19作者:六界三道

    剑神走了,留了一尊道身和一个乾坤袋。

    时间紧迫,剑神也不敢耽搁,他需回去联系昆仑虚那些,尽早寻回大楚。

    山巅之上,也只剩叶辰和剑神道身。

    虽是道身,与本尊相差甚远,可他却强大的离谱,气如大山巨岳,有本尊的几分道蕴,如此存在,大圣都未必接得住他一掌。

    叶辰已扯开了剑身留给他的乾坤袋。

    要不再说是诸天剑神呢?手笔不是一般的大,源石这些就不说了,仅仅秘卷就多不胜数,其他如丹药,更是看的叶辰眼花缭乱。

    不过,最让叶辰惊讶的还是一副星空图,近乎囊括了整个诸天万域。

    见叶辰看的痴迷,剑神道身悠悠一笑,“只有圣体本源,无圣体神藏,竟是屠了一尊大帝,你的战绩,更甚万古前的帝荒。”

    “前辈谬赞了,是我运气好。”叶辰笑了笑,拂手收了乾坤袋。

    “你有少年大帝的神姿,他年纵是无法问鼎帝位,其成就也决不在本尊和六道之下。”剑神道身微微一笑,满眼皆是惊叹。

    “前辈,那六道到底何种来历。”叶辰忙慌问道。

    “那是一个奇怪的人。”剑神道身话语悠悠,“神智不怎么清晰,甚至是有些浑噩,却是强大的离谱,昔年剑神封位大圣之时,曾与之切磋,输了半招,那种级别的存在,非大帝不能镇压。”

    “浑噩、神志不清。”叶辰喃喃自语,更加确信六道是未来的他,逆天改道穿梭时空也必定与若曦有关,只是降临的地点出了偏差,本该降临在大楚,却是不知为何降临在了诸天万域。

    “前辈可知六道在何处。”叶辰希冀的看着剑神道身。

    “无人知晓。”剑神道身轻轻摇头。

    “那还真是遗憾。”叶辰深吸了一口气,六道也如红尘那般神出鬼没。

    “你的仙眼,可是传自姜太虚。”剑神道身问了一声。

    “如前辈所说。”叶辰轻轻点头。

    “他果然逃到了大楚,多半是用仙轮天道穿过了诸天万域和大楚屏障。”

    “姜太虚前辈归寂曾提到天虚,前辈可知那天虚是个什么地方。”

    “那是一个禁区。”剑神道身缓缓说道,语气带着叹息,“连剑神本尊都不敢轻易踏足,可叹那姜太虚昔年太高傲,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存在,以至厄难临身,连六道仙眼都被夺了一只。”

    “禁区。”叶辰心境波澜起伏,竟是连剑神这等存在都不敢轻易踏足。

    “诸天万域浩瀚无疆,如天虚这等可怕的存在还有不少,大多关系到禁忌。”剑神道身说着,很是郑重的看着叶辰,“日后你若遇见夺走姜太虚仙眼之人,切记要小心,必要时毁掉仙眼。”

    “多谢前辈提醒。”

    “可还有想问的,知无不言。”剑神道身微笑的看着叶辰。

    “有。”叶辰当即开口,“前辈可见过大楚历代皇者,他们可还在世。”

    “自然在世。”剑神笑道,“能在大楚封皇,那九人皆有成帝之姿,除却那玄辰和你这位大楚皇者,其余八皇皆在自封状态。”

    “那他们的修为.....。”

    “与剑神同级,皆是准帝巅峰。”

    “真给大楚长面子。”叶辰咧嘴一笑,在大楚便是巅峰一般的存在,来了这诸天万域,也依旧掩不住他的光辉,竟与剑神齐肩。

    “你在对抗天。”剑神剑意似是看破了什么,眉宇微微皱了一下。

    “我厌恶被天束缚。”叶辰很随意的耸了耸肩,看似浑不在意的神色下,却是潜藏着煎熬,他的一路,已被折磨的满目疮痍。

    “何以人道对天道。”剑神道身叹息的摇了摇头。

    “不说这些,问你打听个地方。”叶辰直接扯开了话题,双眸目不斜视的看着剑神道身,满是希冀,“前辈可听过无泪之城。”

    “太上忘情,无泪...便是无情。”剑神道身话语缥缈,“你怎会问起此地。”

    “我的妻子,在无泪之城。”

    “听你此言,吾若所料不差,她该是大楚的转世人。”剑神道身看向了缥缈虚无,“恕吾直言,纵你寻到了那座城,也带不走你的妻,除非你达到剑神的高度,才有可能踏的过奈何桥。”

    “奈何桥?”叶辰疑惑的看着剑神道身。

    “你可以视其为一种考验,踏的过便是凌霄仙阙,踏不过便是九幽黄泉。”剑神道身缓缓说道,“吾记忆中,从未有人成功过。”

    “再渺小的希望,在绝望面前,皆有无限可能。”叶辰满眼坚定。

    “自你修炼周天演化的那一日起,你所谓的希望,便无限接近了绝望。”剑神道身白衣飘摇,平淡的话语中,带着一抹悲哀。

    “前辈是在为晚辈悲哀吗?”叶辰笑看剑神道身。

    “你是我见过的最惊艳的后辈,不止修为战力,还有魄力胸襟和致死不灭信念。”剑神道身亦是笑看叶辰,“便如你为寻转世人而将自己逼上一条绝路,终生也难逃那千疮百孔的宿命。”

    “天煞孤星,从不信命。”

    “如此这般,你倒与那疯癫的六道更是相像。”剑神道身悠悠一笑,轻轻一拂手,自叶辰储物袋中拿出了两幅古老的画卷,两幅画卷上画的是同一人,皆与叶辰生的一幕一样,一副得自莫家老祖、一副得自楚家老祖,皆带着岁月沧桑的风尘。

    “可知这两幅画是谁所画。”剑神道身将两幅画卷悬在了半空中。

    “一是昆仑神女,一是诸天剑神。”叶辰微微一笑。

    “六道的道,便是不信命。”剑神道身神色缅怀的看着两幅古老画卷,“他虽然浑噩,却是刚烈,走的是绝路,骂的是苍天。”

    “那前辈的道呢?是否也不敬天。”叶辰轻语,也看着两幅画卷。

    “剑...非道。”

    “我们...是一类人。”叶辰一笑,依旧看着画卷,看着画上的六道,便是看着未来的自己,一世的疯癫浑噩,斗的就是那苍天。

    “走了,去寻转世人。”剑神道身收了目光,抬脚踏上了虚空。

    “又要一路风尘。”叶辰拂手收了画卷,踏天跟上了剑身道身的脚步,“有件事忘了与前辈说了,剑神的徒儿,也是转世人。”

    “可是你心仪之人。”剑神道身侧首,微笑的看着叶辰。

    “她爱的,并非这个时代的我。”叶辰拎出了酒壶,自他见剑神徒儿画像的那一眼起,他便不打算为她开前世记忆,因为这世间再无红尘,记起前尘往事,有的只是满目疮痍的情缘。

    “真是越发看不透你了。”剑神道身笑着摇了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