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帝尊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唬人,碰瓷儿

时间:2018-04-19作者:六界三道

    “友的师尊是?”“剑非道。”“诸剑神剑非道?”东阳和清月试探性的看着叶辰。“这么吊的称号,诸万域还有第二个人敢用?”“竟是诸剑神的后人,失敬失敬。”东阳和清月看向叶辰的眼神都变了,诸剑神何等存在,那是准万域的一代神话,与东皇是一个级别的存在,他们有理由相信东皇昔年的确将嫡子托付给了剑神,二人对叶辰的话语,也基本毫无怀疑。“好好。”叶辰很是自恋的抿了抿头发。“东皇既是将皇子托付给了剑神,想必皇子该是在剑神那里。”东阳和清月纷纷希冀的看着叶辰,“不知友可否能带我二人去拜见皇子。”“老实,我现在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叶辰干咳了一声。“找不到回家的路...是什么意思。”“百年前误入一座上古秘境,被困在其中,待到在出来时便是这片星域了。”叶辰编了一个很好的理由,“白了,我迷路了。”“这.....。”“我脑袋里诸多记忆都没了。”叶辰拍了拍脑袋,“就连师尊所在的那片星域和古星都不记得了,所以,我需要星空图,越大越好,这样多半能一点点找回去,除了这些,还需要不少路费,路途甚是遥远,若是在多一些法器和丹药什么那就更好了。”“这好办,星空图我等有,虽不是很大,但也不算,至于法器丹药,我神朝有的是,钱就更不是问题了。”东阳和清月倒是慷慨实在,纷纷取出了储物袋,没商量的,直接塞进了叶辰怀里。“这感情好。”叶辰咧嘴一笑,自是不会客气,他扯了这么一大圈儿,可不就是想在神朝逛点东西嘛!要东阳和清月也不是一般的给力。“友,事不宜迟,我等即刻动身去找皇子吧!”东阳和清月纷纷站了起来。“不急不急。”叶辰揣了储物袋,当即摆了摆手,“近日晚辈在凌霄宫尚有些事要做,况且晚辈还需一时间想想回家的路,待两位前辈安排好神朝事宜,可去凌霄宫寻我,届时一起上路。”“如此也好。”东阳和清月纷纷点了点头。“杀,杀,杀。”三人谈话之际,竹林外响起了歇斯底里的咆哮声。话音都还未落,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便冲了进来,正是那华都。如今华都的形态可够吓人的,披头散发,浑身鲜血,脸庞是歪的,神色狰狞可怖,身体都被打的扭曲,此刻都还未恢复正常,知道的是一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怪物跑进来了呢?再看华都身后,先前被遣走的镇玄道人也不请再来,看样子华都就是他给引过来的,而且其目的很简单,那便是找叶辰算账。“杀!杀!杀!”华都冲进来,更如疯狗一般扑向了叶辰。“放肆。”清月仙子一声冷叱,当即拂手,将华都那厮封住了。“镇玄,你是在无视本尊吗?”东阳真人神色阴沉的看着镇玄道人。“师兄这是哪里话。”镇玄道人悠悠道,“神朝神子被打的近乎身死道消,也只是来讨个公道,不然外界还真以为我神朝是好欺负的。”“师弟,但不知你想怎样。”清月仙子瞥向了镇玄道人。“杀。”镇玄道人杀机横溢,一双眸子死死盯住了叶辰,圣人的威压太强,杀机也太强,以至于坐在那里的叶辰,竟被压得无法动弹,浑身都好似坠入了九幽地狱一般,那是死亡的气息。“你可知他是谁。”清月仙子沉声道。“是谁都无用。”镇玄道人冷冷一声。“剑神的徒儿也无用?”东阳真人目不斜视的看着镇玄道人。“剑...剑神徒儿?”镇玄道人身躯一颤,看了一眼叶辰,又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东阳真人和清月仙子,“他是剑神的徒儿?”“你呢?”东阳和清月纷纷一声冷哼。“这.....。”镇玄道人的脸色变了,自知东阳和清月不会拿此时开玩笑,也更知那诸剑神为何人,那是诸万域当今的神话啊!“前辈要杀便杀。”叶辰开口了,很随意的耸了耸肩,“今日落在您老手里,晚辈无话可,可若我师尊来寻仇时,前辈你也别喊冤才是,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剑神乃是非分明之人,绝不会祸及前辈家人,这一点,前辈您大可放心,晚辈我......。”“老夫眼拙,竟是剑神传人,恕罪恕罪。”叶辰话都还未完,那镇玄道人便怂了。“能不能先把你的威压撤了。”叶辰瞟了一眼镇玄。“撤撤,那自然要撤。”“哎呀哎呀,不行,头晕。”威压撤了,可叶辰却是左右摇摇晃晃,晃着晃着便一头栽进了镇玄道人怀里,还有鲜血喷出,当场昏厥。“友。”清月仙子慌忙上前。“你干的好事。”东阳真人也上前,还不忘期间,狠狠瞪了一眼镇玄,而且很本能的以为是镇玄先前威压和杀机伤了叶辰。“这.....。”镇玄道人吓坏了,额头冷汗直下,叶辰是谁啊!那是剑神徒儿,这若是出了事,晓得剑神会不会杀过来踹死他。想到这里,镇玄道人冷汗都来不及擦便忙慌上前,储物袋中各种灵丹妙药飞出很多。一句恕罪就完了,没门儿!闭目的叶辰,心里乐呵呵的,很自觉的吸收着丹药精粹,他的确受伤了,但却并非镇玄威压和杀机所致,这一切皆是在演戏。在修士界,有这么一个词语,便是形容他这个行为的:碰瓷儿。事实证明,他的戏演的还是不错的,的确把镇玄道人那厮给吓着了,不然也不会大把大把的灵丹妙药往他身上堆,生怕他有事。见到如此画面,那还被封着的华都,整个人还在懵逼的状态。他本是来寻仇的,却是寻出一个剑神徒儿。这真是一个惊喜。诸剑神的徒儿,那何等强硬的后台,仅仅这一重身份,便甩他十万八千里。竟被威压出了暗伤!另一旁,为叶辰疗伤的东阳真人沉声一句。亏是没有伤到道根!清月仙子脸色也很不好看。你干的好事!着,东阳真人和清月仙子再次瞪了一眼镇玄道人。自然,两人心里也还是后悔的,早知如此,先前便该拦下镇玄才是。镇玄道人心里憋屈,更是没有闲着,大把大把的大药往打入叶辰体内,不乏七阶丹药,其中竟然还有一颗八纹级别的丹药。佯装昏厥的叶辰,笑的更是乐呵了。这下好了,他体内无论是暗伤还是别的伤,无一例外全都算在了镇玄的头上,没办法,谁让镇玄一不留神儿赶上了这好事儿。如今,他只需吸收丹药精华便好,自有人为他疗伤。不知过了多久,这厮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见叶辰醒来,东阳等人纷纷松了一口气,镇玄道人还一个劲儿在一旁擦拭额头冷汗,剑神的徒儿若在神朝出了问题,那才是扯淡。“前辈下次可要下手轻点,我这身板儿扛不住。”叶辰揉着脑袋坐了起来。“是老朽鲁莽了,友莫怪才好。”镇玄道人此刻那还有高高在上的姿态,俨然一只温顺的绵羊,主要是被剑神的名号给吓的。“看着前辈为晚辈疗伤的份儿上,此事我便也不上报师尊了。”叶辰一脸语重心长的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吃了多大的亏呢?“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镇玄道人着,还不忘抹了一把冷汗。“既然你家神子在这,晚辈不得不两句了。”叶辰瞟向了华都,一边着都还不忘很自觉的拔出了一根翠仙竹,塞进了储物袋。“要你家神子,气量忒。”叶辰着,又拔了一根翠仙竹。“竞拍嘛!别总给人捣乱。”“再打架,打不过人家挨打也是很正常。”“他这嘴也够贱的,人凌霄宫好好一个仙子,愣是被他骂成了贱人。”“还有蹂躏女修这事儿,那就更不应该了,人女修也是爹生娘养的,好好一姑娘,你玩儿就玩儿,上就上,这还有没有王法。”“日后三位前辈可得好好管管,他这号的,出去很容易被人打死的。”叶辰此刻就如话唠,将华都数落的头都抬不来。最主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他每数落华都一句,便会很自觉的将一根翠仙竹拔出来,而后又很自觉的将其塞进自己储物袋。他这么自觉,看的东阳三人一愣一愣的,堂堂剑神传人,怎么跟个不要脸的强盗似的,好好的一片竹林,愣是被你拔的跟二秃子似的。就这样,晚辈不打扰了!最后拔了一根翠仙竹,叶辰转身便溜了出去,跑的比兔子还快,生怕这俩老家伙反悔再把储物袋要回去,或者是再把他拎回来聊聊人生。看着叶辰离去的方向,东阳三人又看了看翠仙竹林,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不晓得,若是让他们知道叶辰是在忽悠他们,会不会追上去一脚踹死叶辰。:后面还有,要晚点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