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帝尊 第七百二十章 责任

时间:2018-04-19作者:六界三道

    一场武力夺权,随着通玄真人、尹志平和青阳真人他们的死才真正告一段落。恒岳被夺回,一切都需回到正轨,如杨鼎、道玄真人他们这般,开始着手恢复恒岳往日的秩序和安定,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夜空深邃,碎星如尘。玉女峰峰顶,叶辰静静伫立在那里,遥望着北方星空,眸中还带着柔情,“师傅,恒岳夺回来了,你看的到吗?”不知何时,清风袭来,楚灵儿出现在了他的身旁,挽住了他的胳膊,脸颊歪到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语了一声,“在想姐姐吗?”“是啊!”叶辰笑了笑,笑的有些疲惫沧桑。曾几何时,有那么很多个瞬间他都忍不住冲动去北楚去找楚萱儿,但是啊!他知道,身为三军统帅的他,根本没有那个时间。杀手神朝、鬼族、血族、巫咒族这些强大又古老的势力相继出世,都在大楚某个角落虎视眈眈,他需要在筹谋中集聚力量、需要在算计中一统南楚,以应对这诸多强大势力随时带来的变故。“我明白。”楚灵儿轻语了一声,也遥看着北方星空,她又何尝不是如此。经历过生死,她也看的通透了,她或许可以去北楚寻找她姐姐,但她也知道,南楚的决战随时可能爆发,叶辰需要她,炎黄也需要她这个准境。所谓的战争,太过残酷,她一人之力虽,但有些时候,或许可以左右这场战争的成败。所以,如论是叶辰还是楚灵儿,都想迫切在最短的时间内一统南楚,直到拥有了和那些古老势力对抗的资本,他们才可以毫无负担的去北楚。不知何时,楚灵儿依偎在叶辰怀里睡着了。叶辰轻轻抬手,将祭出一股柔和之力,将楚灵儿送进了阁楼。而他,则依旧看着北方星空。很快,杨鼎来了,手里还拎着两壶烈酒。“见过掌门师伯。”叶辰恭敬的行了一礼。“叫我师伯便可,无需再带掌门二字。”杨鼎一边笑着,一边将一壶烈酒递给了叶辰,笑道,“长老会、太上长老已然全票通过,你将会是我恒岳第九代掌教。”“掌门师伯,还是你做吧!”叶辰慌忙道。“人心所向,众望所归,你就不要推辞了。”杨鼎摆手一笑,“我们都老了,如今的大楚,已经你们的时代了,我们这帮老家伙,会尽力辅佐你。”“可是.....。”“就这么定了。”杨鼎直接打断了叶辰的话语,轻轻拍了拍叶辰的肩膀,笑道,“准备一下吧!明日长老会和太上长老会会在恒岳所有人瞩目之下,为你加冕。”“如此,叶辰恭敬不如从命。”叶辰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肩膀在蓦然间又沉重了一分,“在想萱儿师妹吧!”这边,杨鼎喝了一口酒水,也如叶辰那般,遥看向了北方星空。“师伯,有些事,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懂了。”叶辰看着星空,的平平淡淡,“人生在世,无论是仙人亦或者是凡人,都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肩负着某种责任,就要拿命对它负责,江山或许比不过美人,但责任却是大于下。”“你比我想象中的更惊艳,这种惊艳,指的不是实力,而是那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境界。”杨鼎温和一笑,“皇者胸怀的不是下,而是苍生,他们背负的也不是荣耀,而是要拿命守护的责任。”叶辰沉默了,目光却没有离开北方星空。他不是皇者,但却肩负着责任,这种责任注定让他身不由己,注定让他无法抛开一切去寻他的楚萱儿。两人都没有再话,都在静静的喝着酒水。不知何时,静静饮酒的叶辰这才眉头微皱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了脸庞,眼眸微眯的看着浩宇星空。“是谁在窥看这片土地。”随着他一声轻喃,六道仙轮眼也随之缓缓开启,凝视着浩宇星空,因为就在前一秒,他好似看到一双强大的眼瞳在窥视大楚,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双眼中带着的贪婪和嗜血。“你什么?”还在饮酒的杨鼎,听到他的轻喃,不由得侧首看向了他。“师伯,你有没有发现些许异样。”叶辰依旧盯着浩宇星空,不知为何,看着如今的浩宇星空,他心灵竟然在打颤,那是对未知恐惧。“异样?”杨鼎眉毛一挑,也看了一眼星空,没发现什么特别的,这才轻轻摇了摇头。“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叶辰笑了笑,但笑着笑着,他左眼眼角便有一缕黑色的鲜血流溢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见状,杨鼎眉头猛地皱了一下,担忧的看着叶辰,“辰儿,你这.....。”“伤。”叶辰轻轻抹去了脸庞上的鲜血,笑的很是洒然。“你是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杨鼎轻轻拍了拍叶辰的肩膀,“事在人为,万事莫要太牵强,去休息吧!明日为你加冕。”着,杨鼎已经起身,向着山下走去,但眉头却是随着一步步踏下,皱的更深了,因为他知道,叶辰有事瞒着他,至于何事,他就不清楚了。杨鼎走后,叶辰猛地捂住了左眼,因为左眼的鲜血还在流,顺着指缝间隙不断的流溢出来。他的神色很是痛苦,感觉浑身上下像钢针一般在戳刺,神海的嗡鸣,让他在一瞬一瞬中变得有些神志不清,他甚至有些分不清虚幻和现实了。唔....!不知何时,他才一声闷哼,整个人都昏厥在了岩石之下。夜色,在此刻变得寂静,静的可怕。星空之下,一个脸带面具的黑衣人伫立在一座山峰之巅,如一座永远都不会倒塌的丰碑一般。他很诡异,身体似隐似现、似真似幻,也在仰头看着浩宇星空,虽然面具遮盖着他的脸庞,但依稀可以从他双眸中看到痛苦之色,痛苦之色中,还带着些许迷茫、沧桑和疲惫。不知何时,他才下意识的抬起了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右眼,星辉月光之下,也依稀能看到他的指缝之间有黑色的鲜血流溢了出来。“该看的看,不该看的别看。”冥冥地间,似是有这样一道缥缈的声音响起,声音很是古老,但却带着戏虐,“六道仙轮眼,笑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