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帝尊 第六百四十六章 讽刺

时间:2018-04-19作者:六界三道

    砰!漆黑的夜里,青云宗大殿,一座庞大的石碑被公孙智一掌拍的粉碎。他为何会如此暴怒,还不是因为青云宗的弟子被绑了吗?人被绑了本来就很闹心的了,还他娘的选在大半夜的要赎金。而且,就在白,当得知正阳宗九大真传前四的弟子接连被绑,他还有些幸灾乐祸呢?如今一觉都还没睡醒,厄运就落在他们青云宗身上。“赎人吧!”青云老祖沉声一句。“宿主生死未卜、周傲和李星魂他们也先后离开了青云,如今我青云就剩那么几个比较出色的年轻弟子了,可不能出了闪失。”青老祖沉吟了一声。“去赎人。”公孙智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些时日是怎么了,前是诸多骄弟子频频出走,后是宿主吕候失踪、三宗混战,如今又遇到弟子被绑,真是扯淡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很快,由青云宗一个太上长老亲自带人前去赎人。待到他们赶到的时候,那狼山上已经聚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影,铺盖地的。这一幕,真是有些讽刺了。就在白日,他们青云还跑来看正阳宗的笑话,这一未到,他们就成了被看笑话的一方。“阁下,以你的身份绑我青云一个弟子,未免也太不顾忌自己的颜面了吧!”青云宗太上长老一脸阴沉的看着坐在巨石上的那个黑衣老者。“随你怎么,拿钱换人。”那个黑衣老者不咸不淡的着,这老者乃是正阳宗的人,哦不对,更准确来,他只是一个分身。要也是,正阳宗的速度也真够可以的了,白自家的人被绑了,晚上他就绑别家的人。“放人。”青云宗的太上长老倒是丝毫不废话,因为就在废话,也基本没啥卵用,到最后该给的钱还是要给的,绑匪可不会因为你丫大吼大叫几声就会给你便宜点儿。“人你们可以带走了。”黑衣老者一如既往的干脆,收了钱就转眼消失不见了。“青云宗,葬山巅,拿着你家的钱,来赎你家的人,过期不候。”未等四方修士唏嘘咂舌,这样的声音便响起了,而且响起之后,其他几道声音也随之不分先后的传来了。“青云宗,云龙山巅,拿钱赎人。”“青云宗,无阳山巅,带着钱过来领人。”“我靠。”看戏的修士们都不由得爆出了一句粗口,“搞什么啊!这也太嚣张了吧!不分先后的要赎金,这是光明正大的敲诈啊!”“八成又是一个绑匪团伙。”“混蛋。”青云宗太上长老怒喝了一声,当即领着人向着云龙山巅而去了。而他们身后,又是呼啦啦的一大片,大半夜的不睡觉,都很敬业的飞向了云龙山,自始至终都扮演着一个合格的看客,而且还带解的那种。此刻,古城园中,叶辰就坐在那里,摸着下巴,神色变得很是奇怪。一旁的周傲和李星魂他们也是各个面面相觑。到是姬凝霜,不止一次的去看叶辰,看的叶辰都不由得挠了挠头,“我,你家的弟子被绑你就看我,现在青云宗的弟子被绑,你又看我,到底几个意思。”姬凝霜不语,直接扭过了头去,因为再下去,她还是会被气个半死。嘁!叶辰一脸不以为然,拍拍屁股跑出了园。半个时辰之后,他有来到了炎黄那个据点的地宫中,撑起了幻水幕。“谁能告诉我,到底咋回事儿吗?”幻水幕刚刚撑起,叶辰俩眼圆溜溜的看着钟江他们,“不是明日才开始吗?怎么提前动手了,绑完正阳宗的人就去绑青云宗的,前后时间间隔这么短,这不是明摆着挑事儿吗?”“那这可不能怨我们。”龙一抠了抠鼻孔,“地良心,不是我们我们动的手。”“不是你们?”叶辰眉毛一挑。“喏,都在这了,那指定不是我们我们哪!”白奕指了指苏家老祖、黑袍和龙一,“俺们四个可都在这里,至于此刻正向青云宗要赎金的人就不晓得是谁了。”“这倒是新鲜了。”叶辰不由得摸了摸下巴,“难不成还有另一帮绑匪?”“依我看来,八成是正阳宗的人。”红尘雪轻语了一声,“正阳宗可能把这笔账算在了青云宗头上,你绑我的人,我就绑你的人,现在成昆,或许就是这样的想法。”“那这可就真有意思了。”叶辰悠悠一笑。“那我们还去要赎金吗?”“先等一等。”叶辰笑的玩味,“既然已经达到了我们预期的效果,又何必这么早再趟这趟浑水,看吧!就算我们不动手,用不了多久,恒岳宗的人也会被绑。”“你这么肯定?”众人一脸不信的看着叶辰。“有那么几分把握。”叶辰笑了笑,道,“这样的事儿我在恒岳就干过,如今的南楚三宗,就如恒岳外门三大主峰,平日里看起来相安无事,但却相互猜忌、相互敌对、暗潮汹涌、尔虞我诈,三足鼎立的局面,有时候一件事就会成为*。”“看样子,我们要看一场大戏了。”众人纷纷一笑。“戏自然是要看的,但我们可不能闲着。”叶辰摸了摸下巴,“之前的那几件事尽快进行,还有,凤稚前辈和楚灵玉你俩注意点,你们扮演的是七殿主古元和五殿主血炎的身份,他们可是正阳宗和青云宗安插在恒岳宗九大分殿的内线,接下来正阳和青云或许会命你们调查绑人之事,至于该怎么,两位可要提前想好了。”“明白。”楚灵玉一边对着镜子梳理秀发,一边很随意的道,“意思就是,挑拨离间呗!”“聪明。”叶辰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待把他们注意力完全转移走,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姬凝霜是不是还在你那。”宗老祖看向了叶辰。“在,当然在。”叶辰嘿嘿一笑,“她可是个宝贝,很值钱的。”这话一出,听得众位老家伙嘴角都不由得一扯,普之下,也或许只有这个不要脸的货会这么你的前女友吧!“她的事,交给我。”叶辰取出了一个酒壶,灌了一口这才道,“我虽然不能保证杀了她,但我一定会废了她。”“你要废了她?”“未来的一个强敌落在我的手里,我自然不会轻易放她回去,我要是三军统帅,要为我的兵将负责,旧情归旧情,战争归战争,这是两码事儿,我分得清。”此话一出,诸位老家伙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异样之色。他们的神情不知是惊叹还是唏嘘,他们也不知该惊叹叶辰作为主帅的雷厉风行,还是应该唏嘘战争的冷血残酷,让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变得如此冰冷。“或许,你可以试着拉拢她。”钟江捋了捋胡须,“她的潜力何等巨大,一旦成长起来,这下鲜有人能够制衡,若是能拉拢过来,那才是如虎添翼。”“我当然想过。”叶辰深吸了一口气,“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她是玄灵之体、正阳宗的圣女、第九分殿的殿主、未来的掌教,这份独有的高傲,注定我们会有不同的立场,想让她背叛正阳,可能性等于零。”“还还真是遗憾哪!”“是挺遗憾的。”叶辰已经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我会亲自送她走上另一条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