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帝尊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奈何桥

时间:2018-07-09作者:六界三道

    东凰太心一声叹息,莲步翩跹,跨入虚无,拂手之下,将叶辰收入了长袖中。

    昆仑的神女,施展大神通,跨出了大楚。

    她之后,天玄门中又有不少人一步登天。

    无一例外,皆是准帝,九皇也在其中,却并未带极道帝兵,也并非去干仗的。

    “不知将此事告知他,是对还是错。”月皇轻语,“奈何桥就是一条黄泉路。”

    “至少,不会留遗憾。”炎皇开口道。

    “我等是不是该把红尘与六道叫过来。”战王说道,“用强的,未必会输。”

    “莫小看无泪之城。”楚皇淡淡一声。

    众皇不语,很显然,红尘与六道放不得,纵是放了,也不一定会打无泪之城。

    一切,还需靠叶辰自己,大楚无法插手。

    浩瀚星空,无泪之城悬浮,仙光四溢。

    奈何桥上,卖酒的准帝,还在迈着苍老步伐,冥冥中的威压,压弯了他的腰。

    强如准帝,也步履艰难,老躯不断裂开。

    奈何桥上,并非他一人,还有十几道身影,青年、中年、老年皆有,满眼泪光。

    他们也如卖酒的准帝,无泪之城中,也有他们的爱人,无数日夜魂牵梦萦。

    纵知此乃一条死路,却还是前赴后继。

    微风拂来,三五道人影,集体化作飞灰。

    其后,又不断有人倒下,都未都到桥的尽头,便化作了历史尘埃,随风而逝。

    奈何桥上,也只剩那个卖酒的老准帝。

    他的背影,萧瑟孤寂,苍老的不成样子。

    他足够接近奈何桥头,可他的步伐,却变越发沉重,双腿颤抖,直欲跪伏。

    终究,他也轰然倒下了,再没爬起身。

    生死弥留之际,那双浑浊不堪的老眸,覆满了古老的柔情,致死都在呼唤着。

    晶莹的泪,朦胧他的眸,在恍惚之间,还能得见一道倩影,在月下翩然起舞。

    准帝也痴情,可他终是没能跨过奈何桥。

    四方叹息,悲意浓厚,绚丽的奈何桥,葬了太多亡魂,临走前皆是带着遗憾。

    自始至终,无泪之城都无半个女子走出。

    “棒打鸳鸯,你们怎么这样。”小九仙气不过,骂了一句,便躲到了夔牛身后。

    “我的姑奶奶,你小声点。”小猿皇捂住了小九仙嘴巴,“那城可凶着呢?”

    “我是气不过。”小九仙鼓了鼓小嘴,“明明是有情人,却偏偏让人阴阳两隔。”

    她这句话,一语中的,惹得四方共鸣。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结局不好吗?

    偏偏,无泪的城,要把有情的人分开。

    顶美的一座城,咋就不干人事儿呢?还人间仙城呢?这真是极好的讽刺。

    一时间,看客们把无泪城骂了千百遍。

    “那...那是大楚的九个绝世狠人吗?”有人惊异,望向一方,惹四方目光。

    那片星空,神虹不断,大楚九皇便在其中,他们的尊荣,早已在诸天传遍了。

    “真是他们,还有诸天剑神和丹尊。”

    “此番组队来,这是又要干哪个种族。”忆起昔日之事,太多人心里都打颤。

    “该不会要打无泪城吧!”不知是谁整了一句,让所有人目光都瞬时亮堂了。

    大楚九皇,个顶个的猛,一朝怒干四族,连灵山也被荡灭,绝对的强势霸道。

    无泪之城,古老强大,一尊准帝瞬间被诛,恐怖的没边儿,堪与禁区齐肩了。

    这两方若怼起来,那诸天真就热闹了。

    “那就是大楚九皇?”后解封的大族,诸如远古龙族、蛮族、玄武族、夔牛族这些老祖,都藏在暗处,皆望向了那边。

    “九尊准帝巅峰,这阵仗,吊炸天哪!”

    “难怪四大种族也被干的抬不起头。”

    “到如今,都没整明白,那大楚到底搁哪呢?”龙族老祖捋胡须,满眼疑惑。

    议论声中,大楚九皇、东凰太心等人已落下,足有二十尊准帝,威压着星空。

    “无泪,好久不见。”东凰太心轻语,伫立星空,神姿翩然,遥望无泪之城。

    “好久不见。”无泪城内,终是传出了话语,一语缥缈,恍若九霄降下的天籁,很是动听,可是却带着无上的冷漠。

    “可否问无泪讨一人,算是大楚人情。”诸天剑神也开口了,一句话平平淡淡。

    “无泪...便是无情,便如你的剑...非道。”无泪话语悠悠,一语传遍万域诸天。

    “好一个无泪无情。”稚嫩的话语蓦然响起,传自东凰太心那里,更准确来说,应是传自她的袖中,是叶辰在说话。

    他出来了,静看无泪之城,无喜无悲。

    他的出现,让四方修士们,顿然一愣。

    只因,叶辰那两三岁的模样,粉嘟嘟的,肉呼呼的,着实可爱,而且口气不小。

    “是否踏过奈何桥,我便可带走她。”叶辰无视四方,一双眸只盯着无泪之城,话语平平淡淡,语气更是不卑不亢。

    “自然。”无泪轻语,亦是无喜无悲。

    “说话...算话。”叶辰倒是雷厉风行的主,脚踏着星空,登上了那奈何桥头。

    “那小家伙谁啊!”见叶辰上了奈何桥,八方惊愣,未曾料到叶辰也跑上去了。

    “准帝都跪了,一个天境,玩儿呢?”

    “不可否认,他长得还是很可爱的。”

    “老夫掐指一算,他不是跑这找媳妇的,而是来找娘的。”有人意味深长道。

    “瞅着有点面熟。”小猿皇和夔牛等人摸了摸下巴,“总觉...好似在哪见过。”

    “期望他,能再次缔造神话。”九皇他们,狠狠吸了一口气,眸中皆是希冀。

    叶辰伫立桥头,微微闭目,静心凝气。

    真正上了奈何桥,才知此桥并不简单,冥冥中有一股威压,如山岳一般沉重。

    而且,他笃定,越往对面走,威压越强。

    对面,奈何桥头,一人影幻化了出来。

    那是一女子,亦蒙着面纱,通体缠绕仙霞,秀发如水波,丝丝缕缕染着光华,一双灵澈美眸,淡漠平静,无人的情感。

    朦胧中,她如梦似幻,虽立在奈何桥头,却好似一个遥远的梦,可望不可即。

    她就是一尊谪仙,圣洁无暇,不惹纤尘。

    叶辰开眸了,望着对面的女子,双目中盈满了温情的泪,迷蒙了他的视线。

    是她,就是她,无需周天演化,无需开口询问,奈何桥上,他一眼便能认出。

    三百年蹉跎,三百年沧桑,三百前世今生,顶着岁月风尘,他终是寻到了她。

    古老记忆,前尘往事,皆在此一瞬归来。

    奈何桥,两个桥头,一个桥这边,一个桥那边,他在望她,她同样也在望他。

    不过百余丈,这期间,却好似隔了沧海桑田,双目对视,在红尘中苍老了岁月。

    他满眼泪光,她的美眸迷茫,梦境中,她不止一次见过他,陌生却又很熟悉。

    “楚萱,等我,你的叶辰...来接你了。”

    叶辰哽咽,声音沙哑,两行泪淌过脸庞,映着星光,就连那泪,也载着沧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