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帝尊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硬钢天照

时间:2018-07-09作者:六界三道

    叶辰身躯巨颤,天照火焰在蔓延,燃遍了全身,甚至是每一截骨骼、每一滴血,都燃起了漆黑的火焰。

    远远遥看,他俨然已变成一个火人。

    意外,的确意外,未曾想到仙族神子竟在如此短的时间觉醒了天照。

    六道仙眼乃仙族之眼,只有身负仙族血脉,才能发挥出巅峰的威力。

    事实也证明,天照在仙族神子手中更霸绝,能让他身体每一处都燃火,仅此一点,便比他施展的天照强。

    “这下,叶辰真完了。”四方人看的揪心,太多人都为叶辰捏汗了。

    “中了天照,还不死?”凤仙笑的狰狞,看着燃烧的火焰,无比畅快。

    “仙轮禁术,果是霸绝。”神族神子等人,纷纷瞥了一眼仙族神子。

    “死吧!死吧!”仙族神子放纵大笑,肆无忌惮,变态的如一只魔鬼。

    然,他笑着笑着,笑声便戛然而止了。

    不怪他如此,只因天照火焰并未焚灭叶辰,叶辰依旧伫立在虚天上。

    “前辈,你不是说天照一旦燃起,便可焚灭一切吗?”观战的年轻修士,纷纷看向了先前那个老修士。

    “老...老夫也...也只是听先辈说的。”

    “天照竟是无效。”凤仙等人也色变,皆是一族神子公主,怎会不知天照霸道,却是对叶辰不起作用。

    “不可能,这不可能。”最难接受的是仙族神子,如一条疯狗一般在咆哮,难以接受天照竟对叶辰无效。

    只是,他哪里知晓,并非天照对叶辰无效,而是血继限界在对抗天照。

    仙轮天照,一旦燃起,极尽毁灭。

    血继限界,一旦开启,不死不伤。

    很显然,这二者,就是两个极端。

    偏偏叶辰在血继限界状态,在不断被燃烧的同时,又在不断的重生。

    仙轮天照焚灭他一分,血继限界便复原一分,此乃两个极端的对抗。

    叶辰手中焚寂铮鸣了,准帝威显化。

    血继限界,不死不伤,连天照都能硬钢,他无所顾忌,要大开杀戒。

    寒风拂来,一柄细长的黑剑突兀出现,斩向他头颅,乃绝灭的一剑。

    出手的自是寂灭神体,以时空印记穿梭,瞬身杀至,要秒杀了叶辰。

    电光火时间,叶辰后遁,一掌横扫,逼退了寂灭神体,而后准帝剑挥动,一剑荡灭方圆万丈的时空印记。

    寂灭神体一声闷哼,蹬蹬的后退。

    还未止住身形,叶辰焚寂一剑已到。

    寂灭神体色变,偷袭绝杀乃他强项,正面对决,他远不是叶辰对手。

    更遑论叶辰手持准帝剑,它的神威,以他的修为道行,绝难与之抗衡。

    鲜血飞溅,寂灭神体肉身登时化灭。

    他元神遁出了肉身,施展了逆天神通,遁出了万丈外,再不敢对战。

    “刺杀术冠绝古今的寂灭神体,竟也狼狈败退。”四方人唏嘘不已。

    “终有一日,吾会斩下你的头颅。”寂灭神体逃了,冰冷声却响彻。

    他走了,却有一道雷霆飞了回来。

    那是叶辰的天雷,先前被寂灭神体夺了,如今他败退,天雷也回归。

    叶辰并未去追寂灭神体,并非不追,而是追不上,寂灭神体绝杀无双,遁逃的速度,也无人可以比拟。

    他会杀寂灭神体,但并非是现在。

    “走!”不待叶辰开杀戒,神族神子等人和他们的追随者便各自开遁。

    叶辰如今在血继限界状态,他们自是不敌,也只能暂避锋芒,各自逃。

    “杀。”叶辰暴虐了,一步登天,准帝剑挥动,在天地划出一道沟壑。

    他大开杀戒了,成片成片的人影化作血雾,近万人,无人能挡他一剑。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他所过之处,尽皆血雾,头颅躯体漫天飞。

    饶是狂纵的仙族神子,也不敢樱锋,如一条丧家之犬,亡命的逃窜。

    已有人祭出传送阵台,欲借此逃生。

    “尔等,走不了。”叶辰怒声震天,脚下漆黑魔土,无限拓向四方。

    登时,天地崩塌,虚无空间混乱。

    那些用传送阵台遁走的人,皆被逼出,更有甚者,当场化作一缕血雾。

    天地崩塌,空间混乱,阵台的路被绝,近万人纷纷御空遁走,以待逃出这片混乱天地,再动传送阵台。

    叶辰踏天,一剑横扫一片,杀至魔族神子的身后,一剑斩破其魔躯。

    “给吾镇压。”魔族神子怒声滔天,眉心射出魔芒,乃一面魔纹神镜。

    叶辰挥剑,一剑无匹,劈碎了神镜。

    法器遭创,魔族神子也遭了反噬,魔躯裂开,魔血喷薄,很是刺目。

    堂堂魔族的神子,货真价实的圣人级,却也不敌准圣级叶辰的一剑。

    他吞了圣体一半本源,本该是半个圣体。

    只可惜,他是魔族血脉,与圣体本源相克,难与其契合,便不是圣体,更加不具备圣体同阶无敌的战力。

    与他相比,叶辰就不同了,他本是平凡血脉,与荒古圣体本源不相克。

    而且,叶辰足足花了两百多年的时间,也未能彻底融合了圣体本源。

    这短短时间,魔族神族怎能契合。

    叶辰挥手,又是一剑,寂灭无匹。

    这下,魔族神子魔躯直接化作了血肉,只有元神飞出,欲远遁逃走。

    “血债血偿。”叶辰一路追杀而来。

    “不怪我,都是凤仙,是她捉你故友。”魔族神子怕了,惊恐嘶吼。

    他真正嗅到了死亡气息,通体冰冷,似已堕入九幽,看到了无间地狱。

    或许直至此刻,他才知何为后悔,悔不该招惹叶辰,以至惹来杀祸。

    叶辰黑眸寒芒四射,一剑将其斩灭。

    魔族神子当场魂飞魄散,远古九族的一族太子,就这般成了历史尘埃。

    他的确后悔,本与叶辰并无仇怨,却偏偏自诩强大,招惹了这煞神。

    他死了,他通体的魔血,也一并被吞,被他夺去的一半圣体本源却被剥离出来,璀璨夺目,重归叶辰。

    斩了魔族神子,叶辰直奔最近的神族神子,隔天斩出一道金色银河。

    神族神子登然驻足,豁的转过身,施展大神通,在身前凝出了神盾。

    然,神盾虽强,也难挡准帝剑威。

    他也跪了,神盾破碎,连带着他的神躯,也一并被斩破,只剩元神。

    “我...我族神族太子,你能杀我。”神族神子也怕了,满眼的惊恐,一路逃一路嘶吼,欲拿神族压叶辰。

    他也后悔了,悔不该与叶辰为敌,悔不该捉他故友,以至招致滔天血劫,一身道行,也会随之灰飞烟灭。

    “血债血偿。”叶辰追上,直接挥剑,神族神子元神,瞬间魂飞魄散。

    他死了,他夺走的另一半圣体本源,也回归了,融入了叶辰的身体。

    与魔族神子一样,神族血脉与圣体本源也相冲,他未得到圣体战力。

    本源归来,叶辰便再成荒古圣体,气血更磅礴,其威压,更是强横。

    既是圣体,便免疫天照,其身上的火焰,随着本源回归,当场湮灭。

    他未驻足,一路追一路杀,身后铺满血骨,可谓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逃遁的魑魅神子被追上,一个照面,便被削了头颅,肉躯也崩裂了。

    “不...不不...你不能杀我。”魑魅神子疯狂嘶吼,剧烈挣扎,却无法冲破叶辰手掌禁锢,元神不断溃散。

    “血债血偿。”叶辰冷酷而无情。

    掌指间寂灭之力飞舞,魑魅神子元神被碾碎,一缕金火被回归叶辰。

    那是仙火,先前被魑魅神子夺走,如今重新夺回,化作火龙环绕叶辰。

    “杀。”叶辰更嗜血,如魔神也如杀神,一个个鲜活生灵,被其屠戮。

    鲜血,又一次染满苍天,一层血雾遮了苍穹,血淋淋天地,尸横遍野。

    这是一副更吓人的画面,近万修士,不乏准圣王,竟被叶辰一人追杀。

    无人敢回身,无人敢樱锋,叶辰已成他们的噩梦,把他们卷入深渊。

    “畅快,真是畅快。”四方人看的热血沸腾,特别是一众年轻修士。

    “先前圣体那般憋屈,眼睁睁的看着故友被杀,此番总算杀回去了。”

    “交出的神物,也一件件被夺回。”

    “这便是现世报,杀了叶辰故友,便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血债血偿。”

    “你当真要不死不休?”议论声中,一声嘶吼咆哮,响彻浩宇苍穹。

    那是血殇子,拖着血淋淋的躯体,披头散发,被叶辰追杀的直欲发狂。

    他这一句话,把四方人惹得发笑。

    不死不休?貌似在你屠杀叶辰一个个故友时,便已是不死不休了吧!

    如今,又放这话语,还真是搞笑。

    “杀,宰了那狗杂种。”年轻修士纷纷摩拳擦掌,其中有不少人都与血殇子有仇,恨不能冲过去开干。

    不用他们说,叶辰也已经开杀了。

    血殇子虽强,却也难抗血继限界的叶辰,更遑论叶辰还手持准帝剑。

    他的肉身化作一滩血肉,只有元神遁走,嘶吼咆哮,“你我本无仇。”

    “你也知道你我本无仇?”叶辰暴喝,黑眸血红,一剑险些斩的血殇子寂灭,“杀我故友,拿命来偿。”

    “凤仙,都是凤仙,皆是她蛊惑。”血殇子哀嚎,元神之火,极近湮灭,满眼惊恐,差点跪伏求饶了。

    “那便下去等她吧!”叶辰满眸嗜血,一剑摧枯拉朽,劈了血殇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