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莲花仙印 第九十二章 方识庐山面目

时间:2018-07-27作者:傻吃不胖

    青龙府中宫殿林立,最前面是一座大殿,名为“尚贤殿”,巍峨耸立,庄严肃穆。

    再向后穿过两座大殿,便是“雍乐宫”。一进大门,只见家丁丫鬟来来往往,装束整齐气派,一如人间的王府。

    走进一个大院,门口两名丫鬟拜倒在门侧,齐声道:“恭迎殿下。”

    几人走进正房,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左手领着男孩,右手牵着女孩,笑盈盈迎上前来,道:“殿下,这便是龙安和他媳妇吗?”说完,欣喜地打量着柳龙安和胡雪。

    显然,喜琴子早已悄然传递了信息。

    柳龙安偷眼一望,知道这个女人是一条灰色的龙。左右的小孩子,本形也都是龙。

    喜琴子道:“龙安,这是你的舅妈。”

    柳龙安与胡雪双双拜倒。女人道:“起来吧。时间过得好快。孩子都这么大了。”双手向前一送那两个孩子,道:“龙哥,凤妹,快拜见你们的哥哥、嫂子。”

    两个小孩子都不到十岁,并肩跪下,齐声说道:“哥哥,嫂子,早生贵子,早生千金。”

    喜琴子道:“谁教你们说的?”

    龙哥一指那女人:“妈妈教的。”

    喜琴子终于呵呵笑出声来,道:“子蓁,快请大家里屋坐吧。”

    子蓁拉起龙哥、凤妹,率先走进里屋。

    里屋铺着厚厚的牡丹团花地毯,上面摆放着七八个低矮的檀木茶几。众人进来,隔着茶几席地而坐,围成一圈。

    丫鬟托进茶来,摆在各自茶几之上。不知道是什么佳茗琼浆,顿时满屋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龙哥、凤妹抢到胡雪身边,一左一右拉住她的手,双眼仰望着她俏丽的脸庞。

    胡雪心中极不自在。“狐狸到来,更是犯了老爷子的大忌”这句话,就像一座大山,始终压在她的心头。

    子蓁道:“姑娘可是叫胡雪?你不用紧张。老爷子还说不让姗姗进门了呢,姗姗的儿子这不都来了吗。你即是龙安的媳妇,就是我们的贵客,既来之则安之。”

    她说话虽然轻声慢语,却犹如灵丹妙药。胡雪闻言,胸怀顿开,向子蓁躬躬身子,道:“谢谢舅妈。”

    柳龙安道:“舅妈,不知道狐狸犯的什么禁忌?如果不弄明白,您这外甥和外甥媳妇,恐怕都会一直惴惴不安。”

    子蓁道:“六十年前,有一个千年的老狐狸,叫做胡文德……”

    听到“胡文德”这个名字,柳龙安和胡雪不由惊呆。

    “钦慕老爷子金龙王仙名,便前来拜访,老爷子邀他到藏经阁观览群书。事有凑巧,那天在藏经阁执事的,是两个狐狸。他竟然把他们都买通了,将一本仙书藏在自己身上,想要偷偷带出龙王洞。

    “不料,他与狐狸商量时,被一个丫鬟暗中听到。丫鬟将事情捅到藏经阁管事,于是将胡文德拿住。

    “老爷子一怒之下,杀了狐狸执事,又险些将客人胡文德打死。他恼恨狐狸们精明过度,内外勾连,从此立下规矩,不允许狐狸当差,也不允许狐狸做客。”

    胡雪听完,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

    柳龙安道:“舅妈,这个故事我倒是听说过。”

    子蓁道:“哦?你也听说过?”

    柳龙安点点头,续道:“后来瘤子和尚求情,金龙王便让老狐狸把仙书誊了下来。老狐狸怀揣仙书回到八仙山,带着族人一起修炼,从此不再祸害人类,还帮助其他族类做了很多善事,成了豪侠仗义之辈,甚为人类和妖族敬仰。”

    他有意赞美胡文德一族,好让胡雪心中舒服些。

    喜琴子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柳龙安道:“我就是瘤子和尚转世。当年在红梅寺出定的时候,曾经见过胡文德老先生。”

    喜琴子吃了一惊,道:“你是瘤子和尚转世?”

    柳龙安点点头。

    喜琴子道:“练的可是燃灯心经?”

    柳龙安喜道:“舅舅也知道燃灯心经?”

    喜琴子道:“老爷子和瘤子和尚的祖师交好,后来瘤子和尚经常往来龙王洞。他的功法,我岂有不知。怪不得你使用佛珠的手法,我看着眼熟,原来你便是瘤子和尚转世而来。”

    忽听胡雪说道:“舅舅,舅妈,恕罪,恕罪……”

    几人一起看去,只见胡雪泪流满面,向前爬出,跪在喜琴子和夫人面前。

    柳龙安心中一震:“这胡雪天生敦厚,虽然有时嘴上乖巧,实则内心极为方正。听完胡文德的故事,必是心中痛苦难忍,要当面承认是胡文德的孙女,向舅舅和舅妈请罪。”

    果不其然,胡雪道:“舅舅,舅妈,你们所说的那个胡文德,就是我的爷爷……我替他……向你们请罪了……”说完将头拱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喜琴子、子蓁一时懵懂,不知如何是好。

    柳龙安走到胡雪身边,陪她跪下,道:“舅舅,舅妈,胡雪秉性率真善良,又对我真心实意,请您二老不要歧视于她。”

    子蓁道:“原来是这样!”急忙走到前面,将胡雪扶起,揽在怀里,道:“多俊的姑娘呀,你看这眼泪鼻涕的,一哭可就不好看了。”胡雪伏在她怀中,哭得更加响亮。

    喜琴子道:“有什么可歧视的。那都是老爷子一时气恼,立下来的规矩。有机会我一定跟他去说,撤了这项陈规陋俗。”

    胡雪这才慢慢止住哭声,子蓁将她扶回原座。两个孩子又扑过来,帮她擦擦眼泪,整理她的衣襟。跪过、哭过,胡雪这才心中释然,泪痕未干,便与表弟表妹轻声说起话来。

    子蓁道:“龙安,这些年,你父母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柳龙安道:“父母自从离开龙王洞,一直相亲相爱,如同神仙眷侣一般。只是从打生下了我,母亲便打回原形,生活极为不便。”

    喜琴子、子蓁更是一惊,心道:“姗姗二百年的功力,遭受了怎样的打击,怎么会被打回原形?”

    柳龙安将父亲如何含辛茹苦,将自己抚养成人,如何上山打猎,供养白龙妻子,又如何被人追杀,如今尚在山洞生活,向舅舅舅妈详述一遍。

    喜琴子道:“龙安,你母亲这种状况,似乎是中了什么符咒。”

    柳龙安道:“恳求舅舅帮她解开。”

    喜琴子道:“似她这种症状,恐怕我也难以解开。”他凝思半晌,又道:“龙安,三天后,扁鹊塔开启,你到那里去试试,一定能找到解开符咒的仙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