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莲花仙印 第七十五章 又见月华明

时间:2018-07-22作者:傻吃不胖

    经过商议,仍然由柳龙安、胡雪、韩山童看守白鹿,吴有信、龙鲤前去寻找乱葬岗。

    吴龙二人经过四处打探,才知道像那样的乱葬岗,一共有四个之多。颍州城里城外,除了被水淹死的,饥寒而亡者也广有人在,因此坟地众多非一。

    两人东奔西跑,找了一整天,才将四个地点勘察完毕。

    贾鲁祭练之所也已寻到。在城北郊外,周边村庄疏落,最是人稀。几十具婴儿尸首,早被饿狗抢食干净。那些骷髅头也都焚烧殆尽,只剩下些碎片残渣。昨晚的大雪下得出奇,仅仅此处覆着厚雪,其它地方毫无痕迹。

    柳龙安除了守住白鹿,便是观察贾鲁。

    下午的时候,一个年轻人走进钦差府大堂。柳龙安仔细辨认,看出那人正是随众在刘府门前喊话的小叫花。

    年轻人站在堂下,向贾鲁作了个揖,道:“大人,卑职听您吩咐。”

    贾鲁坐直身子,朗声道:“李八钱,刘家拒不交出白鹿,你还得要继续发动乡绅。你今天就去找人,明天后天继续到刘府施压。”

    李八钱躬身道:“是,大人。”

    贾鲁道:“你到钦差府也有两年了,想要晋升,就要付出,做事要多动动脑子。下去吧。”

    李八钱又作了一个揖,转身走出。

    原来这家伙是钦差府人员,怪不得在刘府门前,气质沉稳,口才便给,竟然是官差扮成的小叫花。

    等吴有信、龙鲤回来,大家在一起碰头。

    吴有信道:“既然贾鲁叫李八钱张罗闹事,说明至少一两天之内,他不会有大动作。常天王定能及时赶到,刘家人和白鹿也暂时无忧。”

    韩山童道:“不知道他明晚祭练地点,是不是还选在城北。如果他换了地方,那可怎么办?”

    吴有信道:“那些地方长得都差不多,荒郊野岭,遍地野草,没法做记号。只能靠柳兄弟观察他飞行的方向,再确定他去哪个坟场。”

    中午时分,刘福仁、刘白鹿带了好酒、好菜,到白鹿大院慰劳众人。席间少了刘福通,自然没有人想得起喝酒。吴有信和韩山童一样,都是滴酒不沾。

    刘白鹿依然自动坐到韩山童身边,对大哥刘福仁并不避讳。显然刘家人都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美丽少女,早已倾心韩山童,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韩山童却一直婉拒,两人的感情因此成了一本糊涂的账、难念的经。

    虽然贾鲁对刘家并无动作,但他的言行却气势汹汹,令人感到犹如泰山压顶。常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吴有信、柳龙安等人不得不每日都如临大敌,不敢有片刻懈怠。

    又挨过貌似平静的一天,晚上的时候,众人陆续回房休息,只盼着明日常天王到来,一起大闹坟地,或可斩杀妖孽,起码阻挠他练成神功。

    柳龙安一直盯着贾鲁,直到夜深,看到贾鲁脱衣睡觉,这才收了神通。

    他躺在床上,忽然觉得哪里不对。他想起来,贾鲁从会客厅走出,前往自己卧室,会客厅中的蜡烛并未熄灭。心道:“难道他要睡上一会儿,再起床去会见客人吗?”

    急忙又打开神通,忽然感觉眼睛发花,一会儿看到卧房,一会儿看到会客厅,里面人形晃动,恍若看到的是两个人。

    急忙气沉丹田,凝神静气,将眼神定在会客厅中。只见屋里坐着一个陌生男子,二十几岁模样,长方脸型,眼睛碧色,丰神俊朗,神色淡定,身穿一袭白色袍服,正端着茶碗小啜,那动作便如贾鲁一般模样。

    柳龙安醒悟到:“这才是那个妖族本形,那床上躺着的,必定是贾鲁的身体。听昨夜他祷告时说,‘本族荆文雄敬拜’,原来他的名字叫做荆文雄。”

    荆文雄放下茶杯,走出屋门。大踏步走到院墙边上,纵身飞出院子。

    柳龙安急忙喊起胡雪,让她去叫龙鲤和吴有信过来。不一会儿,几人都汇聚到屋里。

    柳龙安道:“他出去了。难道他要提前去做祭练大法?”

    吴有信道:“明天才是月圆之夜,难道能够提前祭练吗?”

    柳龙安道:“记得他只是说,要在月圆之夜前,凑齐孩子数量。”

    吴有信急道:“他去了哪个方向?”

    柳龙安借着月光,仔细辨认一番,才看出荆文雄径自去了北方。于是道:“他飞向城北了。”

    吴有信道:“柳兄弟,咱们仍然那样分工。为防被人调虎离山,趁虚而入,有劳你们夫妻还有山童,在此守护白鹿。”说完带上龙鲤,疾奔城北郊外,亦即昨夜贾鲁祭练的坟地。

    此时正是腊月十四,一轮华月几乎圆满,望去格外明亮。

    荆文雄飞得很慢,而且忽高忽低,仿佛边赶路,边在欣赏月色。渐渐来到昨夜练功之所,在雪地上从容走了几步,突然又提身飞起。

    他越飞越高,然后在空中来回折返,搞得柳龙安晕头转向,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

    他的天眼只能跟随着荆文雄,不能脱离目标而大范围巡视,因此无法分辨方向。

    荆文雄开始疾速飞行起来,片刻之间,又来到一片荒郊野地。

    柳龙安心道:“糟糕!吴天王他们被他甩掉了!”嘴中惶急道:“咱们上当了,他到城北坟地转了一圈,然后又到了别的坟地,我现在搞不清他到底在哪个地方!”

    韩山童一拍茶桌,站了起来,道:“我去找他们。”

    柳龙安拦住道:“大哥你不记得了,一夜之间有两批人杀你?你可不能出去!”

    胡雪道:“我去。”

    柳龙安拦住道:“就是找到他俩,也弄不清荆文雄在哪个坟场。来不及了!”

    胡雪道:“我让小狐狸们去找。”说完向外跑去。

    柳龙安望着她的背影,心中无比担心。自从二人重聚之后,还没有过片刻的分离。她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跑出去,如何不让他忧心如焚。

    韩山童道:“兄弟,这里都交给你了,我跟弟妹一起去。”说完,转身抢出门外,喊道:“弟妹,等等我!”

    柳龙安暗自赞佩:“大哥虽然功夫平平,却是一派敢于舍命的英雄气概。”

    他用天眼看看白鹿,见那厅中平静如常。

    急忙又望向荆文雄,只见他已将四堆骷髅点燃,正跪在地上,向四堆火骷髅磕头。

    随即又是向天叩拜,说道:“阴山上的神灵啊,夫诸族荆文雄敬拜。”

    他盘膝趺坐,念动咒语。过了片刻,双手伸展,喝一声:“来!”

    又有几十个婴儿扑通、扑通落在骷髅堆前。

    他向天作揖道:“阴山上的神啊,搞到这些婴儿实属不易。幸亏我叫金龟和黄鳝一起动手,没被那些废物误了事,才赶在今天凑齐,让敌人所料不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