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莲花仙印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夜审叛教之徒

时间:2018-08-17作者:傻吃不胖

    柳龙安怀疑赵护法通敌,致使白莲教众人处于被动。

    同时,他见赵护法在茅厕中,偷偷拿出纸笔书写,然后放出白鸽,知道必定有某种阴谋。

    原来这子不是拉肚子,走一道拉一道,而是随时保持着与外界的联系。

    只可惜不能当即捕获白鸽,既能掌握真凭实据,也好知道诡计内容。

    如果此时去通告韩山童,他们会相信吗?赵护法会老老实实就范吗?

    柳龙安暗暗打定主意:“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我将赵护法引出,一定将实情逼问出来。”

    他铺好床,盘坐在上面,耐心地等待。

    只是总觉身前空空荡荡,不免思念起胡雪。

    自从远赴双峰山以来,很多时候与她一床。胡雪总是在腹前让出地方,让自己坐在那里练功,恨不得无时无刻,两人都黏在一起。

    现在想起来,那些日日夜夜有多么温馨。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柳龙安又打开天眼,观察赵护法。

    他和衣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似乎将要睡觉。韩山童仍旧坐在茶桌旁,微皱双眉,苦思冥想。

    柳龙安从被里上撕下一块粗布,揣在怀里,走了出去。

    他来到旅店门外,见街上黑魆魆的,人影皆无。

    冬天的夜晚,人们大多饭后不久,便上床歇息。

    他躲在犄角旮旯,掏出那块粗布,将自己口鼻蒙住,等待着赵护法上钩。

    那赵护法心中有事,正在床上假寐,忽听有人轻声道:“你飞鸽传书写得不清楚,出来跟我细。”仿佛那人就在自己耳边。

    他腾地坐起来,左右瞧瞧,并无他人。

    “山童,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他低声问道。

    韩山童见他一惊一乍,霍地站起:“怎么?有异常?”

    赵护法笑道:“没有、没有……是我刚才睡着了,好像做了个梦。”

    韩山童复又坐下,垂头望着桌面。

    赵护法心里声奇怪,正要重新躺下,耳边又有人道:“你的传书写得不清楚,快到客栈大门口,咱们当面话。”

    此时才明白,有人用法术单独召唤自己。心道:“老子躲到茅厕,就着臭味写东西,还要我写多清楚!”

    对韩山童笑道:“你瞧我这肚子,来就来,又得拉屎去。”完翻身下床,走了出来。

    悄悄走到客栈大门口,向外面张望。耳边那人又道:“左边,左边墙角。你看到我了。”

    赵护法终于看到,墙角处走出一个人,站在那里向自己招手。

    那人蒙着面颊,看不出模样。看他身材和穿衣打扮,自己并不认得。

    他回头望望,见无人跟踪。凑到跟前轻声道:“好不见面的,我的处境很危险。”

    柳龙安道:“你书信上写的那都是什么,怎么看都看不清楚。”

    赵护法一愣,忽然冷冷地问道:“你是什么人?将本护法诓骗出来,想要干什么?”

    原来他在纸条上只写了四个字:“快来抓人。”虽然字数很少,没写明缘由,但字迹和意思却是清清楚楚。

    而对面这人竟“看都看不清楚”,岂不是诈?

    柳龙安被他看破,心中懊悔道:“怎么不提前想好,脱口就问,一下子便露出破绽。”

    当下不再伪装,沉声问道:“赵护法,你通敌卖教,还不知罪吗?”

    赵护法道:“你到底是谁?”

    柳龙安道:“你老老实实招认,你给明了发了多少次飞鸽传书,都了些什么?又是受谁指使?”

    赵护法大吃一惊,脊背上冷汗淋漓。

    柳龙安左手一挥,一道红光点在他腿上。

    赵护法痛呼一声,低头见腿肚子被红光打穿。

    柳龙安怒喝道:“快!”

    赵护法咬牙道:“老子从来没发过……什么飞鸽传书……”嘴里着,向前一个趔趄,扑到柳龙安面前。手中寒光一闪,一柄短刃刺向柳龙安。

    柳龙安身子一侧,将刀光避过,左手又是一挥,打在他的右腿上。

    赵护法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他的右侧腿被切断,一时间痛入骨髓。

    柳龙安封住他腿上血脉,止住流血,哼哼冷笑道:“我亲眼看到你多次传书,你竟然瞪眼撒谎。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肯从实招认。”

    赵护法身为白莲教八大护法金刚之一,身上武功自是不弱。只因被人揭穿,心中慌乱不已,正在神思迷离之际,柳龙安先下手为强,将他的左腿洞穿。第二个照面,又把他腿切下。

    白莲教人不重武功修炼,靠的是人多势众。即便是吴有信和路有宝两位天王,眼下也不见得是柳龙安的对手,何况他只是一个护法。

    赵护法惊惧万分:“看来事情已然败露,倘若他们回忆往事,势必还要逼问我的同伙和后台。到那时节,自己一定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出卖了恩人,岂不成了贪生怕死、忘恩负义的人!”

    又想到:“这人恐怕早已如蛆附骨,跟踪我多日。他既会传音,又能用剑气伤人,功夫十分深厚。他抓住了我的把柄,岂能放我逃脱。”

    于是狠狠心肠,手指自袖中一弹,一枚药丸飞入口中。

    柳龙安看出他袖里乾坤的功夫,只是防备他打向自己,却不料是自吞毒药,一时未及阻拦。

    赵护法叫一声:“秀儿,宝柱,你们娘俩好好活着,我这就去了……”口中咳嗽几声,登时七窍流血,死在当场。

    柳龙安霎时呆住。

    他只道抓住叛徒,一定能逼问出底细,尤其是要找到明了的行踪。却不料此人如此刚强,什么都不吐露、不承认,忽然自杀成仁。

    望着脚下尸体,心中又是替他悲哀,又是觉得疑惑。看来这人身上,一定还掩藏着更大的秘密,不然怎肯如此舍生忘死。

    他环顾四周,了无人影。急忙绕出很远,翻墙进入客栈。

    忽然想起赵护法曾对韩山童:“合尊大师的字条,你可要好好保护。”

    不由得心中一紧:“他既然这么,一定认为字条极为重要。难道他飞鸽传书,是针对那张字条吗?倘若如此,他定是招援前来,要弄清字条内容。那韩大哥岂不是很危险吗?”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