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706章 我不要剖腹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嗯。”霍翌铭稍稍松了一口气。

    防患于未然未必不好。但愿是他太过紧张了,在禹城这个地方,想来也没有谁敢不怕死地对他霍家动手。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霍家的车才缓缓驶入医院大门。

    “来了。”莫枫,高见,松了一口气。

    所有人的表情也跟着舒缓,医护人员立即就位,将夏小玖小心翼翼送上推车,赶往手术室。

    “老公……呜呜,我爸,我爸……”夏小玖一看见霍翌铭,所有紧绷的情绪,彻底崩塌,抓住他的手,哭得稀里哗啦,“我爸爸在医院,嗷,痛痛……”

    苍白的脸,红肿的眼,凌乱的发已经被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打湿了,一股股粘在额际,脸侧,往日那张俏丽的脸蛋儿,已经被疼痛折腾得变了样。

    霍翌铭瞬间就心痛了,紧紧握住夏小玖的手,不断安慰,“乖,爸爸已经抢救过来了,等你把宝宝生下来,我们就去看他。”

    夏小玖一听说夏宏德没事,心里的一块巨石拿掉,霍翌铭是不会骗她的,他说爸爸抢救回来了,就一定是真的。

    不担心父亲了,可肚子绞痛的感觉更加清晰,不过,她看到了霍老爷子,霍煜凯夫妇,霍晴晴,霍子栋,大家都紧张地扶着推车跑,她捏住了拳头,咬住唇瓣,拼命忍着不叫,可还是控制不住哼哼。

    长辈们年纪大了,受不住惊吓,她怕吓到他们。

    “玖儿,你痛就叫出来,别憋着。”蒋凤梅是过来人,生孩子的那种疼痛的滋味,她最能体会,夏小玖这么忍着,无非是怕他们担心。

    “妈妈,我不是很……痛。”夏小玖牵唇想笑安慰大家,却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乖孩子……”蒋凤梅忍不住垂泪。

    再次见到霍家的长辈,又是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齐悦都来不及跟长辈们好好打声招呼,眼圈泛着红,随意地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便一起往手术室里赶。

    “痛痛痛,啊,好痛……”在手术室的大门关上的瞬间,夏小玖终于熬不住了,嘶哑的叫声响彻众人的耳朵。

    霍翌铭穿了无菌服跟着夏小玖进了手术室,蒋凤梅也想进去,被医护人员拦住了,只得跟其他人全都留在手术室外面等候。

    也是这会儿,齐悦才终于得了空,和长辈们一一打招呼。

    “悦悦,乖孩子,你终于回来了。”看着一年多都没有见过面的大儿媳,蒋凤梅眼眶泛红。

    霍煜凯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在她心里和亲生的没区别。她和齐悦的感情也如母女那般亲密。

    只因为,太过伤心与失望,齐悦离开霍家,电话号码也换了,除了她儿子,没有跟任何人联系。

    “妈妈,对不起……”齐悦声音有些哽咽,这声对不起里,包含了太多难以用语言表达的东西。

    “悦悦,不怪你,是我们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作为女人,蒋凤梅很能理解齐悦一走就杳无音信的原因。母女俩紧紧拥抱。

    好一会儿,才松开,蒋凤梅给齐悦擦擦眼睛,“孩子,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竣丞他没有背叛你……”

    “妈,我知道的。”齐悦眸光有些闪烁,不敢给蒋凤梅肯定回答她是否不走了,走不走她现在不知道,得看她和霍竣丞还能不能彼此包容走下去。

    蒋凤梅懂,也不逼齐悦。

    霍晴晴拉着齐悦东长西短说了会儿,才轮到霍子栋。

    虽然,他是大男人,可到底亲妈近在咫尺,加之这么久没见面了,眼睛有些红,母子俩相拥寒暄,大家便紧张地等待着手术室的大门打开。

    产科主任带着一堆助手和护士迅速给夏小玖做了检查,便给霍翌铭汇报,“霍总,夫人宫口未开,羊水破得早,胎儿太大,加之痛得久了,已经没有什么力气,顺产怕是有些困难。”

    “你的意思是要剖腹?”霍翌铭眉头拧得死紧。想到要用刀子破开夏小玖的肚子,他就觉得好痛,直觉想拒绝。

    “不不,我不剖腹,我要顺产。”夏小玖痛得大汗淋漓,紧紧抓住了霍翌铭的手呜呜哭泣,“老公我不要剖腹,不要……”一来,她从小就怕痛,特别恐惧刀子剖开自己的肚子,生产后,肚子上还会留下一条难看的疤痕,霍翌铭会嫌弃的,她不要。二来,书上说顺产的孩子,经过自己的努力娩出母体,抵抗力强一些,剖腹产

    的孩子,抵抗力差,容易感冒高烧。哪怕再痛,她也要让孩子顺产健健康康。

    “乖,我们不剖腹。”霍翌铭握紧了妻子的手,替她擦汗,再问医生,“如果顺产,危险性大不大?”

    “霍总,顺产的危险性是有的,到底多大,我也说不好。只是目前从夫人的情况来看,她宫口未开,要等到开足十公分,孩子才能娩出来,开宫口这个过程,我担心夫人承受不住那个疼痛,还有……”

    “能,我能承受……”医生话没说完,夏小玖咬着牙关,抢着回答。

    霍翌铭温柔地抚了抚她的脸,“乖,你别多说话。”看向医生,医生继续说,“当然,如果夫人能承受便极好,在胎儿娩出时,可能会引起大出血,毕竟胎儿太大……”

    霍翌铭一听“大出血”这三个字,脑子里都跟着“嗡”了一声,按压了一下太阳穴,他问,“剖腹产就不会大出血?”

    “也不能保证,霍总,任何生产方式都存在这个危险性。”

    霍翌铭:“……”

    该死的,这种笼统模糊推卸责任的话,他真的恨透了,就不能给他一句准话?

    额际青筋突突,霍翌铭努力压制心里的怒火,玖儿需要他,他不能当她的面与医生起冲突。

    霍翌铭难看的脸色,医生压力巨大,有种想要擦冷汗的冲动。不过,幸亏她经验足,也挺会说话。轻松地笑了笑,说,“霍总,你也别太担心,作为医生,告诉病人,手术存在可能的风险,这是我们的职责,当然,并不是一定会发生,果真夫人大出血了,我们这里设备设施齐全,备用血也准备好了,夫人的生命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威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