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688章 赤裸裸的嫌弃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精彩小说免费!

    坏了,似乎,他体内的毒素不用饮酒就这样自然引发了。

    为了不让自己失控碰乔佳瑜,他赶紧起身,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出来,再也不敢睡那张大床了。

    依旧在卧室里的沙发上躺下,这回该好好睡了,谁知道,躺了半天,鼻尖老是嗅到乔佳瑜身上的体香,他都离她这么远了,他还能嗅到,扰得他还是没法入睡。

    秦天差点崩溃,其实,如果他愿意,扑向那张大床,马上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他就是和自己杠上了。

    他不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畜生,他绝对不是。

    然而,男人,没有开荤的时候,没有尝到个中的滋味,自然是不用下半身思考,但是,一旦开荤了,身边还躺着一个女人,更何况身体里还有催情药的残毒,他想不用下半身思考都难。

    秦天和自己死磕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乔佳瑜一觉醒来,屋子里早不见了秦天,坏了,她还要陪天哥吃早餐,送他出门上班。

    赶紧洗漱好冲下楼,秦天已经在餐厅坐着看报纸了。

    “天哥,你昨晚睡那么迟,今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乔佳瑜关心地问。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的?”秦天抬头,看向乔佳瑜,眸光里带着些审视的味道,莫非,昨晚上这个丫头在装睡,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爬起放倒的瞎折腾很久她知道?

    对上秦天有些犀利的视线,乔佳瑜微微心虚,赶紧别开了眼睛,“呃,不知道,我用猜的。我睡的时候也不早了。”

    秦天松了一口气,不再看乔佳瑜,默默用早餐,只是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乔佳瑜身体上的香味,他隐忍了又隐忍,终究有些怒了。

    “你洒香水了?”他瞪着不远处的女人,一句话问得很突兀。

    正在喝粥的乔佳瑜一惊,差点被嘴里的粥呛到了,有些结巴地回道,“没,没有啊,我从来不用香水,天哥,你嗅到香水味了?”

    “没有。”秦天有些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

    疯了,他是真的要疯了。乔佳瑜喝着粥,悄悄审视着秦天,他的眼睛下明显一圈黑轮,显然没有休息好。昨晚,秦天后来去浴室里冲冷水澡,再后来他又躺回沙发上她不知道。太困,她睡着了,根本不知道秦天经历了怎样痛苦的

    一夜。

    天哥为什么会问她洒没洒香水?

    默默嗅了嗅自己的身上,除了洗发水,沐浴乳残留的气息,没有香水味啊。

    用过早餐,乔佳瑜送秦天出门上班,看着他的车开走了,她才回房间里去,睡了一个回笼觉。

    秦天爱干净,被子床单什么的,得天天换。

    乔佳瑜把大床上全换成干净的被套,再把他们的卧室插上她从花园剪来的玫瑰,将梳妆台上的物品整理一遍,确保卧室里清新舒适了才停下来。

    以往,秦天都会回家吃午饭,然后在家里休息半个小时再去上班。午饭好了,乔佳瑜等啊等啊,始终不见秦天回来。直到下午上班的时间都到了,还没有秦天的影子,她硬着头皮,打了个电话给秦天。

    接通电话,秦天的语气不大好,“有事?”

    “没,没有,天哥,我就是看你今天没有回家吃午饭,担心你出了什么事……”

    “你盼着我出事?”语气更加恶劣。

    事实证明,得不到发泄的男人,脾气着实坏啊。

    “不是,天哥,我只是担心你……”乔佳瑜快被急哭了。

    “我不是三岁小孩子。”撂下一句话,秦天掐了电话。

    在公司的人脾气不好,就像炸药,一点就炸。

    在家里的人,一个下午都惴惴不安,乔佳瑜真的不知道,她哪里又惹秦天生气了,仔细回忆,都没有啊,天哥到底怎么了?

    直到傍晚,秦天的身形出现在家里。

    乔佳瑜小心翼翼过去,伸手要接过秦天的西服外套,他却不给她,连同公文包一起直接给了张泽。

    乔佳瑜心里一刺,她是不知道,秦天今天穿着她摸过的衣服,一整天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

    他觉得不是自己魔怔了,就是自己的嗅觉出问题了。

    顾不得乔佳瑜什么想法,他直接吩咐张泽,“把衣服送去洗了。”然后对乔佳瑜说,“以后,我的任何衣服你都不许碰。”

    “天哥,怎么了?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你给我说,我改。”乔佳瑜竭力隐忍,还是没有管住泪腺,两颗水珠猛然砸出眼眶。

    “哭什么哭?不让你碰我衣服而已,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你的眼泪还真是廉价的可以。”秦天语气不好,绕着她往楼上走,似乎她就是一颗病毒。

    乔佳瑜的眼泪在眼眶里的打转,不敢哭出声,只能死死捂住嘴。在他看来,不是大事的事,在她来说就是天大的事。

    她是他的妻子,他连自己的衣服都不让她碰,他走路都要绕着她走,这到底对她嫌弃到了何种程度?

    往天不是还好好的,今天到底怎么了,各种不对劲,各种莫名其妙。照这样下去,她和秦天,到底还有没有未来?

    秦天越来越讨厌她,她不奢求他喜欢她,但是也千万别讨厌她啊。

    洗去一天的疲累,换了舒爽的衣服下楼来,一如往常,两人在餐厅用餐,一个细心照顾,一个默默吞咽,一边看报纸。

    忽然,秦天指着条形桌最远处的对面说,“乔佳瑜,你坐到那边去,从今天起,以后你的位置都是那里了。”

    乔佳瑜:“……”

    这么赤裸裸的嫌弃,有哪个女人受得了?

    死死捏着饭碗,指骨都泛白了,就差把碗捏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到秦天说她的眼泪太廉价,她硬是拼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白着一张脸,默默挪到秦天指定的那个位置坐下,乔佳瑜食物含在嘴里,再也吞不下去一口。

    她没有甩碗掉头离去,很好,乔佳瑜,事实证明,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忍受的。

    秦天突然间这样嫌弃自己,真的太奇怪了。不弄清楚,她睡不着吃不下,再难受也得忍!“还有,不许你再给我送东西进书房里了,哦,对了,以后每天早上不用送我出门,晚上也不用在门口等我回家,也不许给我打电话,张泽会负责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