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687章 折磨死他也不和她做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精彩小说免费!

    秦天是真的有点饿了。

    只顾专心吃,等他终于吃好了放下碗,就见乔佳瑜早就放下了碗筷,只是默默在一旁等着他,或者是等着他有什么需要再伺候他。

    她到底吃了还是没有吃?

    秦天有些疑惑,一张桌子吃饭,他居然没有看到,莫名拧眉,不过,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习惯吃过饭后,在沙发边休息一下,然后再去书房加班。

    手边,是乔佳瑜亲手泡的茶,不知不觉,他已经喝干了,一个声音,悄声进来,拿走他的茶杯,一会儿再端进来一杯白开水放在固定的位置。

    秦天看了看时间,都晚上十一点过了,这丫头还在守着他加班。其实,他们结婚起,乔佳瑜每天都是这么守着他过的,他只是装着不知道,什么都不说而已。

    今晚上,却特别不是滋味。

    他加他的班,她睡她的觉,干嘛非得守着他?他又不需要她伺候。那么瘦削的小身板,风都吹得倒,还陪着他熬个鬼?是想让他良心不安吗?

    “乔佳瑜。”

    书房的门还没有关上,秦天的声音传来,乔佳瑜的动作僵住。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走进门来看着秦天,“天哥,你……有事吩咐?”

    “对。”秦天揉了揉眉心,“以后,我加班,你睡觉,不要时刻守着我。端水,倒茶的事,我会吩咐佣人。”

    乔佳瑜:“……”

    她没有那些佣人做的好,所以他嫌弃?还是说,他心疼她,舍不得她一起熬夜?

    “愣着做什么,听不懂?睡觉去。”秦天的声音莫名提高,还带着些火药味。

    “好……天哥,你也别加班太晚。”秦天要发火了,乔佳瑜赶紧逃出书房。她不敢奢望秦天因为心疼她才凶她回去睡觉。

    那么,就是他嫌弃她碍眼了。

    不怕,不怕,乔佳瑜,你要做打不死的小强,总有一天,他会习惯你的存在。

    安慰着自己,眼睛却是红了,连灯都没有开,默默摸上床将脑袋一起蒙住睡觉了。

    等秦天忙完,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伸了伸腰,他走出书房,回到卧室。

    卧室里漆黑一片,大手伸向门边的开关,他又缩了回来,大灯的灯光太耀眼。睡着的人会被刺醒。

    借着窗外昏暗的光,他摸向大床,却不小心踢到了床脚。嗷——指甲一阵剧痛。

    乔佳瑜这个女人,以往都会开一盏小灯睡觉,今天怎么就忘记了?上一秒还在担心开灯刺醒女人的某人,下一秒就恼怒抱怨了。

    某些东西,他正慢慢习惯,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

    乔佳瑜在秦天踢到床脚的那一刻惊醒了。

    把被子掀开一点点,昏暗中看到一个人影,她知道是秦天,却不敢让他知道自己是醒的,继续装睡觉。

    秦天低咒一声,摁开床头的小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指甲,果然,指甲踢伤了,有血流出来。

    他走向沙发边,拉开茶几的抽屉,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找到创口贴,直接贴上。

    乔佳瑜透过缝隙,把这一切看得清楚,她很自责,以往她都知道给秦天留一盏小灯,今晚她真是脑子被驴踢了,竟然忘记了。

    天哥有没有伤得很厉害?要不要叫医生看一看?心里正这么想着,秦天已经起身过来,掀起被子的一角。

    乔佳瑜的心一时间如同擂鼓。

    天哥……要和她一起睡在床上?心里又激动,又害怕。

    激动的是,秦天终于肯主动和她睡一张床了,害怕的是,他……会不会想要碰她?万一,他真有那方面的需要她怎么办?接受还是不接受?

    那天,他们发生关系的画面,像电影倒带似的,在乔佳瑜脑子里回放。感觉像一场噩梦,难受,痛苦,害怕。

    小身板绷得死紧,竟有些忍不住微微颤抖。

    乔佳瑜,你个孬种。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最疼的时候都熬过来了,还怕第二次么?

    你是秦天的妻子,你那么爱他,他要做什么,都不能拒绝。

    做好了心里建设,乔佳瑜咬着唇瓣,眼睛闭得紧紧的,一副英勇就义,视死如归的表情,等着后面的一切发生。

    秦天躺到床上,眼睛瞄向旁边,见乔佳瑜连头都一起蒙住,眉头拧了拧,这丫头想闷死自己?

    这么大个人了,睡个觉也不会?

    一脸不耐烦,伸手有些粗鲁地将被子,扯到乔佳瑜的下巴下面,事先申明,他不是关心她,他只是怕她闷死了,懒得和乔家解释。

    而乔佳瑜,秦天伸手来扯她被子的时候,她吓得小心肝都差点蹦出了胸腔。她以为,接下来该面对的,就是那天晚上那种痛苦不堪的事情。

    然而,等了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有发生,秦天已经在床上躺好了,连床头的小灯都已经关了。他和她两人各睡在大床的一边,中间再躺下两三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对于秦天的单纯睡觉,乔佳瑜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她又有些难过了。秦天不碰她,是她太没有魅力了,还是他根本就厌恶她,不屑碰她?

    啊啊啊……这颗矛盾的心啊,乔佳瑜觉得自己就是个神经病。连她自己都鄙视得很。

    秦天,大约躺了半个小时,嚯地睁开了眼睛,他明明很困,却失眠了。

    鼻尖有淡淡的,专属于女人的气息萦绕,他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某个晚上。

    那种销魂入骨,畅快淋漓的爽快,突然间就回到了脑子里,扰得他不得安宁。

    他辗转反侧,在床上折腾了好久,还是睡不着,总有种想把身边那女人拉过来压到身下的冲动。

    她是他的妻子,他要做什么都应该,是法律允许的。

    然而,他又有他自己的坚持。

    他没法和自己不爱的女人有那种亲密的行为,乔佳瑜不是他爱的女人,理智上,他绝对不会对她有想法。

    上次,是他喝了酒,是乔佳瑜勾引他,那是意外,不能算数。然而,他越是这么想着,那天晚上的记忆越是清晰,折磨得他苦不堪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