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627章 嘴下留情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

    “哎呀呀,痛痛痛。”他龇牙咧嘴护着自己的耳朵,霍竣丞愣是揪着他一路往餐厅外面去。

    霍子栋的内心是真的真的彻底崩溃了。霍竣丞真的真的不是他亲爹,天底下哪有这么狠心的亲爹的?

    日子就这么慢悠悠地过着,夏小玖的孕吐成了每天早晚例行的公事,一大家人每天早晚都会跟着煎熬一次。

    霍翌铭每天就趁着夏小玖不孕吐那会儿赶紧去公司,处理完公事必定赶回家陪着她。

    有时候,实在处理不完,不是必须他亲自处理的,他干脆交给高见了。非他亲自处理的,他便搬回家里。

    只要他不在家的时候,霍晴晴和蒋凤梅便与夏小玖形影不离,把她伺候得像个祖宗。

    吃吃喝喝,什么东西适合孕妇,利于胎儿发育,她们便给她喂什么,也不过两三个星期的时间,夏小玖便被养得白白胖胖,本来她就一张娃娃脸,看上去更加圆润可爱,粉嘟嘟的,像极了洋娃娃。

    有一件事情,霍翌铭真的快被自己的亲妈和女人逼疯了。

    自从蒋凤梅同意了霍翌铭夫妻两个不分房睡,只是每天早上,她都会盯着夏小玖看了又看,查找自己儿子是否留下了偷吃的证据。原本搂着自己的老婆睡,虽然不可以更深入地享受夫妻鱼水之欢,可是至少可以亲亲摸摸什么的。但是,夏小玖怕被婆婆发现一丁点的痕迹,没法给婆婆交代,最后是亲也不给亲,摸也不给摸,霍翌铭很

    是崩溃,又不敢逾越半分。

    因为那天,他喂夏小玖喝药的时候,就说过,只要她把药都喝了,他什么都听她的。

    每天他控制不住想要亲亲摸摸她的时候,夏小玖就拿这个事儿出来堵他,让他不得不罢手。

    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霍翌铭终于好好地体验了一把。不过他是真的真的不甘心。到后来,他都是趁夏小玖睡着了,大半夜的,偷偷地亲亲摸摸,可惜的是,他动静不敢太大,怕吵醒了她,看着女人因为他的打扰,又是拧眉,又是噘嘴的,他又担心她休息不好,影响肚子里的宝宝,到

    最后,他又什么都不敢做了。

    吼!

    吼!

    他都有多久没有好好亲亲自己的老婆了?

    他没想要更多,只是单纯地想好好亲亲自己老婆甜甜的小嘴而已,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愿望都不能实现。每天晚上,搂着自己越来越娇憨可爱的女人,只能干瞪着一双大眼睛,她娇艳欲滴的唇瓣近在眼前,他控制不住地吻上去,夏小玖睁开迷蒙的眼睛,明白了他的企图,便会一巴掌盖在他的脸上,使劲推他

    ,实在推不动,她就作势要孕吐,吓得霍翌铭赶紧规矩了。

    颀长的身形立于落地窗前,原本从夏小玖回来起,他都尽量控制不抽烟了,只是心里实在是烦躁啊,他控制不住,点燃了雪茄,望着脚下繁华的街景,烟圈一口接着一口上升,将他所在的上空笼罩了。

    “老大。”霍翌铭心里太烦,高见推门进来也没有听见,直到他走到他身旁,在他肩膀上拍他一把,他才回过头。

    猩红的一双眼睛盯着高见,眸底隐忍的怒火就要倾泻而出,“有事说完快滚。”

    “噗——”高见实在是忍俊不禁,老大天天抓狂崩溃的样子,完全就是欲求不满的毛头小子啊。他其实是很同情霍翌铭的,尤其是这么一个妖孽男,最近竟然有黑眼圈了,以前沉稳内敛的他,明显有些暴躁了,他看着都于心不忍,无论是作为兄弟还是作为下属,他都应该替自己的老大出谋划策,排

    忧解难。

    “信不信我将你从这里丢出去?”霍翌铭快爆炸了,他都快被逼疯了,这臭小子还有胆子笑?“老大,你息怒。”高见赶紧揉了揉自己的嘴角,真的不敢笑了,开玩笑啊,这里几十层楼诶,要从这里扔下去他不成一堆烂肉饼子才怪。“老大,我知道你心里在烦什么,兄弟我今天就是给你排忧解难的。

    ”

    霍翌铭闻言,微愣了一下 ,“你知道我心里烦什么?”

    “必须滴啊。”高见笑着道,“你可是我老大,同为男人,兄弟我自然是很了解你的。”

    “你说说看,说错了,自己从这里跳下去。”霍翌铭自然不太相信高见的说辞,他再是他兄弟,可到底是个未婚青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懂个屁啊。敢吹牛,拿他寻开心,他真的饶不了他。

    爷很烦。

    爷真的真的很烦。

    高见看了看脚底下小得如同南瓜一样的车辆,缩了缩脖子,不过他相信,自己不会那么悲惨。

    “老大,嫂子怀孕了,你最近都没有机会和嫂子亲热了,所以你是严重的欲求不满,心里觉得委屈是不是?”

    霍翌铭吃惊,高见居然说对了,“你看出来了?”

    高见想笑,什么他看出来了,老大的脸上分明就写着这几个字好吗?

    “老大,嫂子怀孕了挺辛苦,你也过得辛苦,不过,你要多多体谅嫂子啊,每一个男人都会过这一关,你看你在没有遇见嫂子以前,那种事情不是也没碰过,还不是过来了啊啊啊……”

    高见话还没有说完,耳朵便被霍翌铭揪住了,痛得他龇牙咧嘴,百般委屈,就差掉下眼泪来。

    “嘶,老大,你你你轻点,兄弟的耳朵快被揪下来了。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当然。”霍翌铭将雪茄咬在嘴角,瞪着高见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你倒是很懂啊?你隐婚?还是家里有哪个女人已经给你生了孩子?所以你这么有经验?”

    高见欲哭无泪,老大的想象还真是丰富得吓人。不过是些很简单的常识而已,大家都知道的。他还是个未婚大好青年啊,要是让别人听见了,他高见的名声不保了。“老大啊,兄弟哪里说的不对,我给你道歉了,求你老人家嘴下留情,什么隐婚,什么女人给我生过孩子的话别再说了,兄弟要是打一辈子老光棍,可是会吃你的喝你的一辈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