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598章 累坏了她你负责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给花卉拔草,施肥,浇水。然后,再把夏小玖调制美容膏的各种仪器,清洗一遍,她暂时休息的房间也整理一遍,做完这一切,他才带着米利回屋去,回到他和夏小玖的卧室。

    露台上,他给米利搭了一个舒适的窝,卧室的门一关上,他就会和米利说话了。

    “米利,把玖儿的鞋拿过来。”米利毫不犹豫,跑去衣橱里把夏小玖的鞋子叼到霍翌铭面前。

    第一次,霍翌铭回家没有带着夏小玖,并且,他突然间就很亲近米利了,米利很怕他,可是似乎也感受到了异常,察觉霍翌铭因为它的主人不在很难过,所以,它特别听话。

    “米利,把玖儿的包包拿过来。”米利又乖乖去了把夏小玖的包包叼到霍翌铭的脚边。

    霍翌铭将他和夏小玖袜子啊,手套啊,之类的,还有一部分新的混在一起,“米利,把玖儿的袜子选出来。”

    米利嗷呜一声得令,很快就会挑选出夏小玖的袜子。

    “真乖。”大手竟然也会去摸摸米利的狗头。

    如此,一人一狗的世界,似乎也不那么孤单。

    大床上,霍翌铭即便是抱着夏小玖的枕头,也无法入眠,他的失眠症又复发了。夜夜辗转反侧,清冷的脸庞依旧妖艳俊美却已消瘦,深邃的眼眸里,不满了红血丝。

    朦胧迷糊间,觉得头晕脑胀,伸手按压着太阳穴,忽地手机在黑暗中突兀地唱响了。

    霍翌铭盯着手机看了两秒,忽地迅猛地坐起身来把手机抓在手里接通,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

    “老大,嫂子有消息了。”电话是高见打的。

    霍翌铭的眼眸突地一亮,整个人瞬间精神了,颀长的身形站起,薄唇噏合着,吐出矜贵的一个字,“说。”

    挂了电话,他迅速穿戴整齐,将米利从狗窝里提了出来,“米利,我们去接玖儿回家了。”

    泛红的眼眶,微微染上了湿意。

    原本米利正睡得舒服,被霍翌铭弄醒,还“嗷呜”地叫着表示抗议,一听霍翌铭的话,眼睛睁得溜圆,噌的一下就跳下地,往门口而去,米利也等不及了。宽大的庭院里,两架直升机螺旋桨呼呼生风,高见,莫枫,冷陵风,安靳宇以及沈少炜,领着二十个精挑细选的保镖已经候着了,霍翌铭将米利提起来放进第一架直升机的机枪里,高大的身形敏捷地跃进

    机舱。

    冷陵风等三人和八名战士跟着上机,其余人跟着高见和莫枫上了第一辆直升机。

    夜空里,两架直升机腾空而起。

    秦天的别墅,也带着古朴典雅的园林风。亭台轩榭,小桥流水,鱼池荷塘,人工湖泊,各种美不胜收。

    秦政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在秦天的别墅里守着,没有秦政的允许,任何进不来也出不去。所有网络信号,一律屏蔽,这里仿佛成了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夏小玖被好吃好喝供奉着,秦天怕佣人照顾不好她,一日三餐全由他最信任的张泽和缇娜张罗。

    秦政逼迫秦天的事情,夏小玖一无所知,这里突然多了很多人,她只以为是被老爷子为了保护秦天的安危才这样安排。

    夏小玖心里自然是急着与霍翌铭联系,只是,她醒过来后,秦天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所有人都围在秦天身边,她也担心秦天,却不能厚此不及地着急着联系霍翌铭。

    休养了两三天,夏小玖的气色好了很多。

    吃过早饭,她去看秦天,顺便想给他借用手机联系霍翌铭。

    红木的房门透着古朴的气息,她轻叩几下,推开房门,张泽正在床边喂秦天喝粥,缇娜守候在一旁。

    “秦天,今天感觉怎样?伤口还痛得厉害吗?”

    “很好,一点都不痛了。”秦天晶亮的黑眸落在夏小玖关切的小脸上,声音温柔而动听。“玖玖,你快坐下。”

    夏小玖知道秦天关心她,也不客气,在挨着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张泽,我来喂他吧。”夏小玖伸手去接张泽手里的粥。

    “这,那好吧……”张泽心里欢喜得很,做梦都盼着夏小玖和他家爷好,哪怕美好的情景很短暂,至少能让他家爷心情

    愉快,伤好得快些。

    当即他都来不及询问秦天,便自作主张把碗递给了夏小玖。

    秦天有些不悦地拧眉,“张泽,玖玖怀着宝宝呢,累坏了她你负责?”

    张泽:“……”

    爷啊,喂个粥而已,能累到哪里去,做下属的还不是为了你……

    夏小玖笑着抽了张纸巾,将秦天嘴角不慎上的饭粒擦掉,“秦天,你太夸张了,喂粥而已,累不坏。”舀了一勺子粥吹了吹,再递到秦天嘴边,“啊,张嘴……”

    秦天怔住了,因为夏小玖温柔地给他擦嘴,温柔地给他吹粥,这是玖玖第一次这么对他这么好,心里涌起一股子巨大的喜悦,鼻子里竟然有些酸涩。

    “爷,张嘴啊,不然夏小姐的手该酸了。”看着秦天呆呆地看着夏小玖,忘记了张嘴巴,张泽出声提醒,他心里明白,他家爷这是被高兴的。

    秦天回神,见夏小玖依旧笑眯眯地望着他,他别开眼,轻了轻嗓子,再乖乖接下夏小玖喂的粥。

    大概是心情好,秦天胃口特别好,喝完了一碗,再要了半碗。

    从头到尾,缇娜不忍心看那个温馨甜蜜的画面,可是又羡慕得挪不开眼。

    张泽高兴得说,“这粥经过夏小姐的手,都变香了,爷这一顿比这两天吃得还多,相信爷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咳咳……”秦天不悦地看了张泽一眼,别开了眼眸。

    “真的吗?那太好了。”夏小玖也跟着开心,病人只要肯吃营养的东西,伤口自然好的快,“秦天,以后每一顿我都来喂你吃吧。”

    以后每一顿?

    秦天的眸底划过一道晶亮,“好。”

    夏小玖察觉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有些不好意思地更正,“呃,我是说我还留着在这里的每一顿。”

    “嗯。”秦天轻轻地哼了一声,他不敢奢望和夏小玖一辈子,不管怎样,能和心爱的人这么相处,让她亲手喂饭,哪怕是一天两天,他没有遗憾了。

    “秦天,我给你按摩一下肩颈吧,躺久了,血脉都不流畅了。”夏小玖放下碗筷,自告奋勇提议给秦天按摩。

    “不用……”

    “夏小姐,那就麻烦你了,我们爷躺了这么些天,确实需要疏通一下脉络。”秦天要拒绝,张泽一口便替他应承了。

    对面当即射过来一道利光,张泽赶紧垂首只当没有看见,慌忙拉着缇娜撤退,“夏小姐,辛苦你了,我和缇娜在门外。”

    “张泽,缇娜,你们不用离开,在这里一起说说话,热闹。”夏小玖赶紧叫住了要离开的两人,留她和秦天两个人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啊?

    “那个……”张泽询问地看向秦天,见他面无表情点头了,他和缇娜只得留下,夏小玖这么明显的拒绝和他家爷单独待在一起,他家爷心里肯定难过了。

    纤长的手替秦天揉捏着肩颈,几个人随意地聊着,一番按摩下来,秦天舒服地喟叹,夏小玖的额际微微出汗。

    秦天心疼地让她赶紧坐下,张泽给她递上一杯水。

    捧着水杯,心里斟酌了下,夏小玖看向秦天,“秦天,我想给你借下手机联系霍翌铭,我失踪了这么久,他找不到我该着急坏了。”

    刚刚还明亮的眼睛,在提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时,倏然红了。

    屋子里其他三个人的脸色一时间变了。“秦天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差点丢了性命,我本不应该在你的伤还没有好的时候,厚此薄彼地着急联系霍翌铭,可是……”夏小玖的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了,“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他肯定找我已经找疯了…

    …也许你们觉得我太没心没肺,可是,我真的想让他知道我在这里安然无恙……”

    “玖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怪你。”哪怕是为你去。秦天苍白着脸,抿紧了薄唇,咀嚼着心里的苦涩,“不是我不答应你,只是,现在这里,即便是有电话也没法联系上他。”

    “什么意思?”夏小玖慌乱地看向秦天,又看向张泽和缇娜。

    “老爷子控制了这里,这里现在与世隔绝。”张泽替秦天解释。 “怎么会这样?”夏小玖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