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597章 要掐死我就快点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生平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说不害怕是假的,夏小玖一张脸苍白成一片。

    “老爷子。”

    “家主。”

    张泽和缇娜齐齐惊呼出声。

    甚至是缇娜已经摸出抢对准了秦政的助理。她惧于秦家家主的威名,但是,她更忠心于秦天。

    秦天要护着的人,哪怕是她恨极了她,她就是拼命也要护住。

    “放开她,谁敢动她,我杀谁咳咳咳……”秦天一阵咳嗽,牵动伤口处,有血迹渗出纱布,他顿时痛得大汗淋漓,所有人大惊失色,立即扑向他。“老爷子,你要杀我事小,可是秦天才刚刚脱离危险,如果你真的是爱他,请你先考虑他的身体。”夏小玖眼睛含着泪,看向秦政,早已经没有了惧意,她的命是秦天抢回来的,要她用命偿还,她无话可说

    。

    秦政犀利的眼风再次扫向夏小玖,猛然间发现,很眼熟,多看几眼,想起来了,前两天他才见过这个女人,在 他的生辰宴上,她正和老大那个逆子在一起。心里的怒火更是腾腾上升。

    “哼!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手段。前几天还跟老大纠缠不休,现在又纠缠上了天儿,这种祸水死有余辜,阿克,给我毙了她,省的她祸害我儿子!”

    “你敢!咳咳咳……”秦天瞪着阿克,再一次剧烈咳嗦。张泽一把扑过去,直接将阿克扑倒在地。

    “真是反了你们了。”秦政勃然大怒,抬手掐住夏小玖的脖子。“今天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老爷子,你误会了。”张泽放开阿克,扑过去抱住秦政的腿。“夏小姐跟大少爷没有丝毫的关系,她是被大少爷绑架了用来要挟我们家爷。”

    “不管她跟谁,她让我儿子差点陪上一条命,她就该死!”秦政丝毫不松手,夏小玖一张小脸由白转青紫,再坚持一会儿,她的小命儿就玩完了。

    秦政一向说一不二,再加上他对秦天的宠爱,他绝对不会放过夏小玖。

    秦天眼睛都红了,在医生的协助下,他坐起身来。

    “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你连你孙子都不要了吗?”

    所有人怔住,包括夏小玖。

    “我孙子?”秦政拧了眉头,卡在夏小玖脖子上的手已经松开了很多,他已经有孙子了,可是他更稀罕秦天给他生的孙子,那是他最爱的女人和他一起的孙子。

    可是,他也没有惊喜到失去了理智,精明的眼睛审视着秦天,“你在撒谎,你为了她活命,不惜承认这女人肚子里的孽种是你的?”

    “她肚子里的不是孽种!是我的孩子咳咳咳……”秦天这辈子,最听不得的就是孽种这两个字,拼着力气,吼完一句,他已经累得呛咳。

    更多的血迹渗出纱布,他的露在外面的白衬衣上都已经染红了。

    “秦天,你别再说话了,你的伤口裂开了,呜呜……”夏小玖的眼泪稀里哗啦砸出眼眶,秦天为了保她的命,又在拿自己的命来拼,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秦政吼,“你要掐死我就快点,省得气坏了秦天。”

    “老爷子。”

    “家主。”

    “老爷子。”

    缇娜,张泽,还有医生齐齐出声求情。

    “老爷子,你再这么刺激七少爷,他的伤口一旦裂开发炎,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之前替夏小玖检查身体的老医生站出来说话了。

    秦政的眼风扫过一张张,再看向秦天的胸口,触目惊心的红,让他心脏猛地一阵紧缩。

    “赶紧给他处理伤口,其他人滚出去。”秦政最终松开了夏小玖,冲着医生暴吼。

    屋里只剩下秦政盯着医生为秦天处理伤口。

    门外,张泽拿了一支散瘀膏递给夏小玖,“夏小姐,你的脖子擦一下这个比较好。”

    “谢谢。”夏小玖接过散瘀膏,缇娜一把抢了过去,也懒得和她说话,直接给她涂抹。

    “谢谢你缇娜。”夏小玖由衷地给缇娜道谢,她算是看出来,这个姑娘真的是个好姑娘,虽然凶巴巴的样子,可是她对秦天的忠心真的让人感动。

    屋子里,秦天的伤口很快处理完毕,秦政把所有人赶出门外,只剩下他父子二人。

    犀利的眼眸看向秦天苍白的脸,这张脸上,那双眼睛,哪一张线条清晰的嘴巴,还有眉宇间凝结的气质,都和他心爱的女人那么相似。

    对着秦天,他仿

    佛又看到了心爱的女人还在自己身边,他将对心爱的女人的宠爱,全都转移到了秦天身上。

    只是这个小儿子,却因为他妈妈到死,他都没有给她一个名分,他恨他,从小到大,从来不肯承认他这个父亲,却在他生辰宴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喊了他一声“爸”。

    当时,他是那么激动,高兴,现在他完全明白了,秦天之所以那个时候肯叫他一声,全是为了夏小玖。

    “天儿。”秦政坐到了秦天的床边,“你老实告诉我,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是!你要我说几遍?”秦天生气地盯着秦政,眼前的人老了,头发花白,脸上的沧桑都让他有种莫名的酸涩,人倏然别开脸。

    “你还不说实话?那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秦政生气了,一下子站起身来怒瞪着秦天,“我可以纵容你的任何事情,却不可能放任你乱认我秦家的种。”

    秦天阴鸷着一双眼睛,与他家父亲对视,四只眼睛,全是愤怒,良久,他冷笑一声。

    “你还真是好笑,你又凭什么认定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你以为你是秦家家主就什么都知道?那我从禹城回来的路上,差点被你大儿子弄死永远回不来,你怎么不知道?”

    “你!”

    秦政被噎得瞬间说不出话来。怒瞪着自己的儿子,最后他愤愤地丢出一句,“既然硬要承认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你的,那行,一个月后你乖乖接任秦家家主之位,并迎娶乔家的千金,我就不动这个女人,等她生下了孩子就做dna,是你

    的孩子她可以活,否则,她就等着死,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让她死。”

    秦天惊了一下,一张脸更显得苍白了,“秦政,你如此狠毒,还是不是人?”

    因为太愤怒,他便直呼了父亲的名字,迎娶乔家千金他绝对没有兴趣,至于接任秦家家主之位,之前他同样不感兴趣,可是现在他改变想法了。

    秦洛争来夺取,不仅祸害他,还连累他最心爱的女人,除了秦洛,家族里其他外戚,蠢蠢欲动的人不在少数,大家都对秦家家主之位虎视眈眈。

    横竖他们都瞧不起他这个孽种,暗中帮着秦洛给他使了不少绊子,如果家主之位不在他手里,等老爷子与世长辞了,所有的炮口都会对准他。

    这就是个肉弱强食的社会,既然如此,他索性接任了家主之位,把大权揽在手里,他来做那个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人有何不可?

    至于夏小玖的孩子,出生验dna什么,那是太遥远的事情了,他相信霍翌铭,很快就回来了。

    短短的几秒钟,秦天思绪百转千回,已经把事情的前后厉害关系想得很清楚了。

    秦政瞪自家儿子,眸底划过一抹狠戾,“老子不狠毒就没有现在的秦家!老子不是人,就没有你。”

    秦天闭了闭眼,再度睁开,眸底里有挣扎的痛苦,“我可以答应接任家主之位……”

    秦政听闻此言,眸底里刚闪过惊喜,岂料秦天后面的话传进了他的耳朵,“但是,我不娶乔家的千金。”

    “不行!”秦政刚刚的好心情瞬间就破灭了,“让你娶乔家的千金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你不娶,你是不是傻?如果你心心念念的是这个姓夏的女人,想和他结婚,那么,她是真不能活了!”

    秦天:“……”

    拳头捏得卡卡作响,如今,他身体不好,根本没有能力和老头子反抗,严重的挫败感让秦天喉头泛起一股子腥甜。

    “从现在开始,会有人来好好照顾你和你的那个女人,在和乔家千金成亲,和接任家主之前,谁也别想走出这个房子,否则,你就等着那个女人一尸两命!哼!”

    秦政拂袖而去。

    秦天闭眼,似乎也只能如此了,只要夏小玖平安,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又算的了什么?

    禹城。

    转眼,夏小玖失踪十天了,霍翌铭从最初的暴躁,心焦,渐渐变得安静了。每天早出晚归,忙碌着公司的事情,他表面看起来正常得很,只是亲近他的人都知道他不一样了。

    除了和高见,莫枫说两句话,其余,谁也没有再听到他的声音。各方面都人脉都在积极搜寻着夏小玖的下落,他在工作的空档,对着手机里夏小玖的娇俏可爱的脸,一看就是几个小时。

    他也没有回家大院去,而是重新回到了他和夏小玖的家,森林别墅。他也不再嫌弃夏小玖的宠物狗米利了,甚至他都可以和它比和其他人更亲近,每天回家,就带着米利一头扎进公主城堡——他给夏小玖建造的玻璃暖房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