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594章 打成筛子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大门关上来,门外传来他疯狂的声音,“把所有的人手都给我调派过来,把这个房间给我围成铁桶,连一只苍蝇也别飞进去。今天晚上,等那个孽种一来,把他给我打成筛子!”

    夏小玖瘫坐在沙发上,捂住嘴巴呜呜哭泣。

    怎么办,怎么办,她不想秦天来送死,秦洛就是只疯狂的禽兽,六亲不认,她到底要怎样才能阻止秦天过来救她?

    宽敞的书房里,墙上挂着欧洲大师的著名油画,红木做成的精致书架上,第一排摆满了金融一类的书。

    下面几排,全是名品杂志周刊。

    整个书房古色古香,奢华却不张扬,就像它的主人。

    一抹修长的身影坐在办公桌前,一双白皙如同钢琴家一样的手,捏着笔,迅速在洁白的纸上勾勾画画。

    俊美清冷的面庞带着冷意,似乎整个书房的气温也跟着冷了好几度。薄唇紧抿成一条线,黑翟石般的眼瞳专注地看着稿纸,一件时尚优雅女款长裙,已具雏形。

    房门开了,张泽走进来,恭敬地说,“爷,所有事情已经安排妥当,只等入夜就可以行动了。”

    秦天手上的铅笔一顿,嘴角勾了勾,继续在稿纸上勾勾画画。

    张泽嘴角抽动,欲言又止。

    “说。”秦天没有抬头,只是薄唇里挤出一个冰冷的字。

    张泽咽了口唾沫,赶紧说,“只怕那边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等着我们自投罗网,我们要不要……”

    秦天猛地抬头,寒芒射向张泽,张泽头皮一麻,错开眼眸不敢和秦天对视。

    “哪怕是阎王的地狱,也必须去闯!”手上猛地用力,绘画笔已经折成两半。

    张泽站在一边,还有话没有说完,却又不敢,他家爷现在看似平静,事实上,心里早已经像大海波涛汹涌。

    “还有什么?”秦天咬着牙床,黑眸里犹如千年冰霜。

    张泽强忍住伸手去擦额际的冷汗的冲动,嘴角抽动了几下,还是硬着头皮回话,“佳瑜小姐在书房外,给你准备了燕窝粥……”

    秦天不悦地拧眉,那就表示不吃了。

    其实,张泽是想劝秦天多少吃一点,他从老爷子那里回来,滴水未进,如果身体撑不住,还怎么去救夏小玖?

    从禹城回来,这张脸就不会笑了,似乎,夏小玖将他所有的阳光都带走了,整日在书房里不停地画服装稿子,张泽一看,全都是属于夏小玖的风格。他为自家爷心疼,可惜,他什么忙都帮不到。如果他家爷需要,他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也要帮他把夏小玖抢回来,只是,他家爷不会舍得伤害心爱的女人,心甘情愿放她在爱的人身边,看着她幸福,他却

    独自咀嚼痛苦。

    天渐渐黑了,夏小玖在房间里着急得不行,她知道哪怕这里是刀山火海,秦天一定会来救她,明知道他来有生命危险,她却无力阻止他来,她无比挫败。

    她也想离开这里,可是如果是以秦天的命作为代价换她离开,她宁愿不走,她会坚持到等霍翌铭来带她走

    。

    肚子好饿,咕噜咕噜已经不知道叫了多少遍了。

    秦洛那个疯子,今天一整天都不给她饭吃,就想饿得她没有力气逃走。事实上她此刻已经,饿得有气无力了。

    肚子饿叫了,她就喝水,希望暂时缓解一下饥饿,现在水壶里还剩下最后半杯水,肚子里实在饿得没办法,她抱起水壶,把最后那点水也喝干了。

    “宝宝,最后的水都已经被妈妈喝干了,对不起,对不起,你一定要挺住……等有吃的了,妈妈一定多吃点给你补充营养。”

    斜靠在沙发上,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忽地,外面似乎有打斗声响起。夏小玖惊得坐起身来,仔细聆听,还真是,声音似乎还在楼下。她撑着绵软的身子,爬上飘窗台,脸贴在护栏上,却什么都看不见。

    “秦天,你这个傻瓜,明知道危险,你为什么要来,如果你死了,我拿什么赔给你,呜呜……”

    打斗声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声音逐渐上楼,夏小玖缩在窗台的角落里,一颗心扭做一团,默默祈祷秦天平安无事。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过来,夏小玖一惊,慌忙从飘窗台上爬下来,摸了摸自己藏在衣服口袋里的碎瓷片,还在。

    房门开了,几个保镖进来,“夏小姐,赶紧跟我们离开这里。”

    “不,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看这情形是要将她转移地方,让秦天扑空。

    秦洛对她有企图,如果她在这里,秦天还能多一线生机。

    几个保镖对望一眼,上来拽着夏小玖就往外面走,她头晕眼花,脚下绵软,哪里是几个保镖的对手?

    像小鸡仔般被人拎出门,快速往楼下而去,夏小玖企图去抓住栏杆,被保镖一掌劈在后颈上,顿时晕了过去。

    等夏小玖醒过来,发现自己又被扔进了第一天的那个地下室里。仔细听了听,外面一片寂静,似乎秦洛与秦天的打斗早就过去了。

    靠在床头,她浑身无力,想到秦天真的可能被秦洛打成了筛子,她无声落泪。

    这辈子,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秦天,但愿下辈子,秦天再也别遇到她,那样的话,她就不会欠他太多,他也会过得很好。

    蓦的,外面又响起脚步声,很急,向地下室的防盗门靠近,夏小玖挣扎了好几次也只来得及坐起身来,秦洛已经开门进来,关门,一群保镖立即守在门外。

    他头发依旧油光可鉴,华贵的西服上不曾沾染上一点污迹,丝毫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嘴角噙着胜利者的笑意,足以让夏小玖崩溃。

    缓步走向夏小玖,每一步都像踩在她的心上。

    “小乖,你知道吗,那个孽种太不经打了,砰砰砰——”秦洛做了个打枪的动作,“没几下就便成了筛子,哈哈哈,那个孽种死了,没有人再和我争夺家主之位,也没有人和我抢你了,我接你回家。”

    夏小玖瞬间泪流满面,歇斯底里地咒骂,“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去死……”“乖,我们回家了。”秦洛走到床边俯身去抱夏小玖,手还没有触碰到她,夏小玖发疯了一般,捏着碎瓷片往秦洛的脸乱划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