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582章 干了龌蹉事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既然你弄不清自己的心,凭什么碰我?你把我当什么了?任由你消遣,耍流氓的下贱女人?”

    杜芊芊知道,此话一出,必定会惹恼冷陵风,可是,她能怎么办,她如果不这样,她就会控制不住死死抓住冷陵风不放。

    她不想给他时间和空间,只想野蛮地要求他,爱她,不要放弃他。

    她和他之间,她是先爱上,爱得深沉的那一个,注定了,她会失去傲娇的尊严。

    她想爱冷陵风,却又想保住自己的尊严,矛盾又无奈之下,只有说狠话攻击对方。

    冷陵风整个脸庞都涌动起怒容。

    他从来没有把杜芊芊看成了下贱女人,之所以,他想亲吻她,不过是情不自禁而已。

    他冷陵风也没有堕落到对一个女人耍流氓的程度,他不过是想改变一下两人的相处方式。之所以这么做,他还不是害怕自己伤害了她?

    她竟然不理解。

    她和他想不到一处,他们到底适不适合?

    “杜芊芊,你的眼睛是瞎的吗?如果我是一个专门玩弄女人的流氓,你为什么要爱上我?难道你就爱流氓?”

    杜芊芊:“……”

    “既然要这么认为,那就随便你。”冷陵风生气了,因为杜芊芊不理解他而生气。

    只是他这种人就属于那种不善于把自己的内心剖白出来的人,他需要的就是善解人意的人。哪怕他不说,也希望她清楚明白。

    杜芊芊忽然就后悔了,冷陵风这是要和她决裂的意思吗?眼圈猛地一红,她忍不住哭喊自己的委屈。

    “冷陵风,你口口声声说只是和我改变一下相处的方式,我依旧是你女朋友,可是,都一个星期了,你对我不闻不问,没有个电话,也没有个只言片语,你有把我当你女朋友吗?”

    冷陵风心里忽地一揪。

    最开初两天,他是想要给她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的,后来,想着她走的时候很生气,他怕自己的电话信息会更让她生气,琢磨着,等她消气了再说。

    谁知,后来,家里宴请,他妈妈和夏小玖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夏小玖那边是处理好了,可是他的父母的关系却没有处理好。

    安丽华不再提离婚的事情,可是从此没有好脸色对冷承泽,整天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以泪洗面。冷承泽起初都很耐心地哄着安丽华,后来,怎么都哄不好,冷承泽也干脆不哄,夫妻两全面陷入冷战。

    冷陵风放心不下,天天守在家里安慰了母亲,又去劝慰父亲,一个头两个大,哪里还有时间去想着给杜芊芊打电话发短信。

    杜芊芊这么哭喊出来,他立时就愧疚了。

    “芊芊……”他正想过去哄杜芊芊两句。另一个声音传来,“芊芊,我来接你回家了。”

    一个温润好听的男声。

    冷陵风抬眸过去就看见裴慕轩高大挺拔的身影,他穿着一件黑色立领大衣,灯光下五官线条深刻俊逸,一看就气度不凡。

    杜芊芊听闻声音,转身看见是裴慕轩,他正温柔地看着她,心里的委屈更加膨胀了。

    她爱的男人,太冷,对她太狠,还不如一个外人对她好。鬼使神差,她一头扑进裴慕轩的怀里,嚎啕大哭。

    裴慕轩的眉头不悦地轻拧,只是轻轻看了冷陵风一眼,拍抚着杜芊芊的后背,温柔的声音,在夜风里让人心窝子一暖,“不哭了,我带你回家。”

    冷陵风拳头捏得卡卡作响,额际青筋突突乱跳。

    那个男人,有几分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他有什么资格搂着他的女人?看他哄杜芊芊的动作,看她的眼神,完全不像普通朋友。

    杜芊芊就这么耐不住寂寞,离开他转身就找到了另一个男人?她不让他碰,却愿意让这个男人搂着,几个意思?

    心里忽然间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原本冷陵风还想上去把杜芊芊抢过来,终究,一双脚死死定在地上,裴慕轩和杜芊芊乘坐的车消失了,冷陵风眼眶红透,一个拳头砸在了路灯柱上。

    好几年前那种被爱人背叛的感觉涌上心头,痛得他几乎不能呼吸。

    “已经被抢走过一次女人,过了几年又被抢走一次,冷陵风,你还真是个奇葩,这都能忍。”沈少炜不知什么站在冷陵风身后。

    路灯柱的阴影印在他的脸上,看不见他的表情。

    冷陵风站着没动,忽地转身,一个拳头直直地冲着沈少炜的面门砸去,“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干

    了龌蹉事,你还有脸说?”

    沈少炜快速地闪身躲避冷陵风的拳头,终究迟了一秒,鼻尖被冷陵风的拳头擦到,顿时鲜血直流。

    沈少炜擦了把鼻子,冷笑一声,飞起铁拳也往冷陵风招呼过去。“我为什么不敢说?女人在你身边待不住,你不找自己的原因,却是将所有怨气怪到别人身上,你这个孬种。”

    几年了,冷陵风心里的伤都还没有好,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杜芊芊是真的爱冷陵风,而冷陵风畏首畏尾,不敢前进一步,作为兄弟,他是真的不愿意这么好的姑娘被打击得心灰意冷,然后转身另投别人的怀抱。

    横竖他都是一个恶人,再做一次恶人也不嫌多。

    “你他妈才是孬种!”冷陵风眼睛都红了。

    他冷陵风从来都是顶天立地,什么时候是孬种了?

    愤怒的火焰几乎就要从他的眼睛里喷出来,铁拳长腿呼呼生风。沈少炜冷笑一声,“你不是孬种是什么?就因为几年前一个女人的背叛,你就藏头缩尾做乌龟,不敢大胆爱一个人,人家女人都不顾尊严,不顾脸面,死活跟着你了,你却偏偏要将人推开,你这种人活该被

    抢走女人!”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兄弟的女人你都抢,你还是不是人?”冷陵风大声地吼出积压在心底几年的愤怒。

    三年前,冷陵风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原本双方家长都开始筹备婚礼,两人就快步入结婚礼堂。

    有一天,他去女朋友的公寓找她,见门虚掩着,便轻手轻脚进去,想给女朋友一个惊喜,谁知道到处没有看到人,却听见卧室里传来声音,他乐呵呵地推开卧室的门,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惊呆了。

    卧室的大床上,一对男女交缠在一起,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女朋友,和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沈少炜。

    冷陵风受不了不这个打击,当天和女方取消婚约,连夜坐飞机离开了禹城,一出国就两年多。

    自从回国,他从来没有给个沈少炜好脸色,两人因为霍翌铭不得不见面,见面也形同陌路,你不理我,我也不屑搭理你。

    他是个男人,被自己的女朋友和好朋友同时背叛,那是何等的切肤之痛?

    心里的伤没有彻底愈合,他哪怕是再鼓起勇气投入了一段新的感情,也是不能全身心投入。与其说他是怕伤害杜芊芊,不如说,其实他也怕自己再受到伤害。因为他发现杜芊芊在他心里的地位越来越重,他几乎可以确定,他爱上她了,越来越离不开她了。可是他怕背叛,三年前那种背叛若再来

    一次,他承受不起。

    于是,他就和杜芊芊拉开距离,想让自己的感情冷却一些,让自己变得理智。

    他和杜芊芊突然间分开,作为兄弟没有谁不知道,沈少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看见有另一个男人来接杜芊芊回家,他在暗处根本就不会出来。

    两人就像有血海深仇般,你来我往,往死了揍。

    沈少炜擦了把眼角,也冲冷陵风吼,“不爱你的女人,就算没有人抢她也会走。真正爱你的女人,你不知疼惜硬要往别人的怀里推,迟早也会离开你!”

    “你放屁!”

    兄弟两个,一边打,一边吼,平日的斯文儒雅不见了,全是愤怒的宣泄。

    “女人的感情是脆弱的,经不起你折腾,你他妈是个男人,有话就直说,憋在心里让女人猜,女人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猜得烦了,再出现个疼她的人,她不跟着走她傻!”

    冷陵风忽地怔住,忘记了躲避,“噗”的一声,嘴角出血了。沈少炜收住手,冷嗤一声,“冷陵风,刚刚带走杜芊芊的那个男人,他是市长大人的秘书,京都身份显赫的裴家的大少爷,不要以为你多优秀,杜芊芊非你不可。你应该看到了,他对杜芊芊有多好,你尽管

    在这里当缩头乌龟,要不了几天,就只能喝杜芊芊的喜酒了。”

    冷陵风:“……”

    “你如果再被抢走一次女人,我瞧不起你,我也不屑与你做兄弟!”撂下一句话,沈少炜掉头就走。

    夜风中,冷陵风就像雕塑一般,双拳紧握,眉头拧成疙瘩,一双黑瞳深不见底,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

    夏小玖和霍翌铭吃着西餐,四只眼睛,脉脉含情,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气氛实在浪漫得不像话。

    灯光柔和,琴声悠扬,女人肌肤莹白如玉,星眸皓齿,美好的如同一个瓷娃娃。霍翌铭所有的情绪都上来,他吻着夏小玖的眉眼低语,“我们去楼上的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