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565章 死给你看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爸爸,他不是畜生,他对我很好,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杜芊芊哭着,冷陵风在她的心里是最好最好的男人,也是她最爱最爱的男人,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哪怕是他父亲都不行。

    “到现在你还在为那个畜生说话,杜芊芊你到底傻到了什么程度?”杜天明痛心疾首,一连声地说,“好好好,你不说是不是,我自己去查,就是翻遍整个禹城我也要把那个小畜生找出来。”

    没有为人父母,永远不会体会,心肝宝贝被人欺负那种痛,即便是把人弄死,也难消心头之恨。

    杜天明气得掉头就往客厅外面走。

    杜芊芊慌了,一把扑过去抱住她父亲的腿,“爸爸,求求你别这样,他真的没有欺负我,如果你真的敢对他动手,我也不活了。”

    杜芊芊是真的护冷陵风心急,用自己的命威胁亲爹这样的话她都说出来。她知道冷陵风是多么强悍存在的男人,地位显赫,权势滔天,即便是他父亲贵如禹城市长,也轻易伤不到他分毫。

    但是。

    如果他父亲,是以冷陵风占有了她的身体去找他算账,那就不一样了。

    冷陵风是个敢作敢当的真男人,如果杜天明要对他动手,他指定不会还击。杜芊芊不敢冒险,让她父亲去找冷陵风。

    “你敢!”杜天明震惊,悲伤的情绪爬上了脸庞,“真是我养的好女儿,你的命是我给的,为了一个男人,你竟然用生命来威胁我,很好!非常好!”

    这样他更不能放过欺负他女儿的人了。

    杜天明气得一脸苍白,伸手将杜芊芊的手指根根掰开,大步走向门口。

    “芊芊!你干什么?”身后沈丽君大吼一声,杜天明反射性地回头,就见杜芊芊已经抓了茶几上的水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刀子在灯光下闪着寒光,锋利的刀刃已经压在肌肤上,已经出了一条血痕。

    她泪水连连,看着杜天明,“爸爸,如果你真要去,我就死给你看。”

    杜天明气得浑身颤抖,嗫嚅着唇角说不出话来,一双脚死死定在地上,再也挪不动半步。

    那是他的女儿,唯一的宝贝女儿,他真能看着她就这么一刀子割断自己的血管?

    沈丽君则是哭喊着扑过去,想要拿下杜芊芊手里的水果刀,谁知杜芊芊往边上避开了几步,“别过来,过来我就马上就割断我的脖子。”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拿自己的生命威胁亲爹妈,着实不应该,但是,杜芊芊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沈丽君吓住了,抖动着双手,站在原地不敢动了,“好好,妈妈不过来,芊芊,你小心点,千万别冲动。”看向杜天明,她冲他哭喊,“杜天明,你给我过来,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也不活了……”

    杜天明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拳头捏得卡卡作响,终究他长长叹息了一声,回了自己的书房。

    咣当——

    杜芊芊手里的刀子掉在地上。

    沈丽君扑过去抱着杜芊芊哭得天昏地暗。

    夜深了,杜芊芊洗完澡,躺在大床上,今天晚上她太累了,哭的。

    拿出手机看了无数回,却没有来自冷陵风的一个电话,甚至是只言片语。手指抚摸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

    照片中,她抱着冷陵风的脖子,亲在他唇瓣上,冷陵风看着她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是的,她是趁冷陵风不注意的时候,抱住他拍下的这张照片。

    人不在身边,一切都成了思念。

    她想念他的味道,想念他的眼神,想念他每一个举手投足间的音容笑貌。夏小玖说,让她给冷陵风足够的时间和空间,绝对不打扰他。

    她即便此刻好想听听他的声音,也得拼命忍着不给他打电话。

    她愿意赌一把,赌赢了,她就是爱情最大的赢家。

    冷陵风,无论你需要多长时间,我都等着你,但求,你需要的时间不会是一辈子。

    翌日,杜芊芊下楼,很意外地看见父母双双在家。

    父亲杜天明坐在沙发边,他的身边坐着个气度不凡年轻男人,正在给他讲着什么。

    沈丽君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杜芊芊下楼,赶紧上前拉住她的手,“宝贝,肚子饿不饿,妈妈给你包了你最爱的海鲜饺,水晶包走跟妈妈去餐厅吃。”

    杜芊芊简直受宠若惊,记忆中也不知道最后一次吃妈妈给她包饺子吃是什么时候了。

    “沈总,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怎么有时间给我做水晶包了?”杜芊芊打趣着她母亲,母女俩亲密随性的样子,引得杜天明和沙发上的男人都看了过来。

    “宝贝,你能不这么说妈妈吗?妈妈知道错了……”沈丽君拉着杜芊芊的手道歉,一副惭愧又后悔的样子。

    杜芊芊浑身爬满鸡皮疙瘩,忍不住抖了抖,无意间,视线,和看过来的男人相撞。

    男人冲她微笑点头,明月清辉般的脸庞,让人有种惊鸿一瞥的震撼。

    这男人,太俊了。

    一句话本能地窜进脑子里,杜芊芊立即摇头摒弃,俊个屁,根本没有她家冷陵风帅。

    这世界上的男人,她家冷陵风第一帅,夏小玖的霍翌铭第二帅,除此之外,她父亲杜天明还算是中年美男子,其他男人通通入不得眼。

    杜芊芊这么违心地想。

    看着自家女儿傻乎乎地摇头点头的样子,杜天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原本还是个天真浪漫的丫头,花样的年纪,怎么就……

    杜天明不敢想下去,收回目光,就见他的秘书裴慕轩视线落在女儿身上,心里忽然一动。

    “丽君,多备点吃点,我和慕轩吃过早餐在家里办公。”

    沈丽君哈哈笑道,“已经备好了,走吧,可以吃了。”

    “那个,杜市长,我还要回办公室去一趟,拿点资料,就不在这里用餐了。”裴慕轩有些拘谨地站起身,一早跑到上司家里来用早餐,实在是不太好。

    “慕轩,别找借口,一顿早餐而已,别客气。”杜天明言辞里是不容拒绝的威严。

    “是啊,一顿早餐而已,多人多双筷子。”沈丽君热情地说,晃晃了杜

    芊芊的手臂,“还有,我们家芊芊最喜欢家里来客人,她喜欢人多热闹。”

    喵呜,亲爱的老妈,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家里来客人了?

    杜芊芊哀怨地看向她母亲,却又不得不对着裴慕轩点头陪笑。

    “那就打扰杜市长和市长夫人,还有杜小姐了。”裴慕轩温润有礼,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全是优雅与矜贵。

    “小裴啊,看你这大串称呼,怪复杂的,像是在绕口令一般。”沈丽君打趣着提建议,“你还是叫我沈姨,叫我女儿芊芊吧。”

    “不太好吧。”裴慕轩当即耳根子微红。

    “有什么不好?”杜天明当即拍板,“就这么决定了,以后来我家啊,也别叫我什么市长了,直接叫杜伯伯。”

    “这……”裴慕轩震惊不已,他知道杜市长平易近人,可是他只是他的一个秘书,这么一换称呼,总觉得不太礼貌。

    杜天明眼睛一瞪,“有什么不好,难道,你不服从组织安排?”

    得,组织都搬出来了,裴慕轩还能说什么?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杜伯伯,沈姨,芊芊。”他挨着招呼了一遍。“好好好。”杜天明哈哈大笑,似乎爱女被欺负的事情已经忘记了。看着杜芊芊介绍一遍,“芊芊,这是我的秘书裴慕轩,他今年二十七岁,小伙子人长得俊俏,工作能力特别强,你整天无所事事,有空多给

    慕轩学习。”

    裴慕轩当即被夸得脸红。

    杜芊芊对着他父亲直打哈哈。

    让她跟裴慕轩学?学什么鬼?他会教她数学还是英语?只可惜,大小姐她功课倍儿棒,什么都不差,到底要学什么?

    一行人当即走进餐厅,坐下吃早餐。

    家里忽然来了个陌生男人,杜芊芊觉得怪怪的。总觉得爸爸看着裴慕轩的样子,像在看自己儿子一般,心情好得不得了。

    杜芊芊忽然一个激灵,苍天,他父亲不会是想把裴慕轩介绍给她做男朋友吧?

    这个想法涌上脑际,杜芊芊惊吓得一个水晶包滑在喉头卡着,咽不下,吐不出,她哽着脖子半天发不出声音。

    坐在她对面的裴慕轩当即起身,在杜天明和沈丽君都惊讶得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就见他,走过来从背后一把抱起杜芊芊,臂力箍住她的心口处上下抖动了几下。

    “咳咳……”杜芊芊一颗水晶包子吐了出来,终于能呼吸了,红着一张脸,大口大口地呼气吸气。

    杜天明夫妇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傻女儿,你猴急什么,多大的人了,吃个水晶包还能被卡住?你这不是让慕轩看笑话吗?”沈丽君又心疼,又忍不住责怪女儿。

    杜芊芊懒得搭理她老妈,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怎么被卡住。抓了水杯,毫不顾形象,咕咚咕咚直往嘴边里灌水。

    喝得急了点,她再一次呛咳起来。

    裴慕轩好脾气地扯了纸巾,递给杜芊芊,声音温润如玉珠坠落盘子,“慢点喝,我不会跟你抢。”

    噗——

    杜芊芊差点一口喷出来。

    啊啊啊。

    这个男人,她有怕他给她抢水喝吗?她是故意这样没形象好吗?

    “芊芊,你这丫头一点形象都没有,你这不是让慕轩笑话?”杜天明故意板起脸说。

    裴慕轩却爆出惊人之语,“芊芊这样很可爱。”

    杜芊芊差点吓尿了。

    裴慕轩说她可爱?

    可爱就是可以爱的意思?

    苍天啦,不可以不可以,她不可以爱,她已经有人爱了。原本,她还想在裴慕轩面前出尽洋相,不管他父母有没有别的意思,她首先让裴慕轩讨厌了她再说。

    谁知道,出师不利啊,首战完败,还赚了个可爱的头衔回来。

    宝宝心里好苦。

    “我饱了。”杜芊芊不想在这里继续耍猴戏了,直接甩手走人。苏茉莉苏醒过来,赫然发现,她并没有在霍翌铭别墅的地下室里了。明亮的灯光下,房间不大,一眼就看出,这是普通平民之家,房间里有个简陋的梳妆台,还有个一衣柜,地上不是明晃晃的地板,明显

    是水泥地面,

    房间扔着些衣服,显得脏乱。一股子霉味混合着酸味窜进鼻孔。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来到这里?

    苏茉莉拧起了眉头。下意识想伸手去捂住鼻子,骇然发现,她竟然被绑住了双手双腿,而她的身下是一张只够两人睡下的简单双人床。

    惊吓之余,苏茉莉微微输了一口气。

    她这是脱离了霍翌铭的魔掌了吗?真好,只要不用生不如死,那么她在哪里都无所谓了。

    只是苏茉莉想不到的是,她太天真 了,真正的生不如死,才刚刚开始。

    “有人吗?”她大着胆子喊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她咽了口唾沫润喉。没有人回答她。

    隔了一会儿,她又提高声音再喊,“喂,外面有人吗?”她看到卧室里有一个门,门外还有一个房间。

    吱呀。

    外面有开门的声音响起,苏茉莉立时激动了,连声音都打着颤,“来人,放开我,我饿了。”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直往卧室的方向而来。苏茉莉直直地盯着门口,几秒钟后,一个佝偻着背,头发花白的老头进来了。

    这老头很矮,身高只怕不及苏茉莉的胸口。

    他进来,带进来满室的烟熏味。

    苏茉莉激动得差点掉下眼泪,忍住鼻尖处难闻的气味,一看这老头子就面慈心善,他应该会放她走的吧?

    “大爷,快点放开我,我手脚都麻木了。”苏茉莉眼巴巴地望着老头子来给她松绑。

    谁知道,老头子却只回答她之前的问题,“饿了?”张开嘴,一口老黄牙,黄中带黑,也不知道吸了多少烟给熏黑的。

    苏茉莉当即差点给恶心的晕过去。深呼吸,深呼吸,故意忽略不去看老头子的牙齿,她看着他的头顶点头,“我饿了,大爷,快点放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