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424章 骨子里是下贱的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夏宏德眸光里一凝,看向夏小玖。夏安安的的身世,是他亲口告诉她的,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夏小玖气得一脸通红,宋妍玲这个奸诈小人,太狡猾了,她有种想要撕了她的冲动,深呼吸两口,她眸光森寒地看着她

    ,“宋妍玲,你早就将我和我爸的话偷听去了,如果不是你提前告诉我姐她的身世,我回家的时候,她又怎么会追问我?”

    宋妍玲红着眼睛一个劲儿装委屈,“老夏,我好冤枉啊,我从来就没有偷听过你们说了什么,我也是今天上午才从夏小玖嘴里知

    道安安的身世。”

    “宋妍玲,你不要再狡辩了。你以为我爸会轻信了你的谎言?好,不承认偷听到我和我爸的话就算了,那你告诉我,我姐怎么会

    知道我的股份比她多和我签署了我爸公司的继承权?这段时间我一直没回家,不是你,难道会是我爸自己告诉她的?”

    夏宏德一听股份和继承权猛地看向宋妍玲,一把钳住她的手腕,通红的眼睛盯着她,“你动了我的文件?”

    “我没有。”因为手腕疼痛,宋妍玲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老夏,你冤枉我,你保险柜的密码都没告诉过我,我怎么会动你文件

    ?”

    “哼。”夏宏德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更大,“你没动,怎么知道我文件是放在保险柜里?”

    吓?

    宋妍玲自以为精明过人,想不到夏宏德竟然给她挖了个坑在前面,她一时不察,竟然口快地将自己暴露了出来。

    脸上僵了僵,她瞬间恢复了委屈和可怜,她这人就是证据在面前摆着,也不会乖乖承认自己的罪行。

    “老夏,我真的没有,我也不知道你文件放保险柜里,只是那么贵重的东西,我理所当然地认为你放在里面而已,你不能因此就

    认定是我动了文件,除了我,难道,就不可能是夏安安自己偷看了文件吗?”

    横竖现在夏安安精神病了,也相当于死无对证,她偏不承认,看他们拿她怎样?

    “宋妍玲!”夏宏德额际青筋突突跳,他使劲一推,宋妍玲立即跌坐在地上,他受伤的手因为用力过大,血迹瞬间浸透了纱布。“

    你真把我夏宏德当傻子了?我的两个女儿并不知道我保险柜的密码!”

    “爸爸,你的手。”夏小玖担心父亲,过去抓夏宏德的手。

    夏宏德手上的痛,哪里能比得上他心里的痛?女儿都弄出精神病了,是他这做父亲的失职啊。

    宋妍玲的屁股猛地着地,痛得她龇牙咧嘴,眼睛一眨,泪如泉涌,“宏德,我也不知道你保险柜的密码。”

    “你知道!”

    宋妍玲怔怔地看着夏宏德,心里开始发虚,“老夏我真的不……”

    “闭嘴!”夏宏德低吼了一声,“昨天晚上在滨湖酒店,你真当我喝醉了?早知道你问了保险柜密码去会将我女儿害成这样,我就

    是死也不会告诉你!”

    宋妍玲彻底瘫坐在地上。

    昨天晚上在滨湖酒店,宋妍玲花言巧语,哄开心了夏宏德,两人一边喝红酒,一边聊,之后夏宏德有了醉意,一番翻云覆雨过

    后,夏宏德有些累了昏昏欲睡,宋妍玲撒娇说他不拿她当家人,连保险柜的密码都不告诉她。

    夏宏德懒得听她叨叨叨,便随口一说,耳边安静了,他便睡着了。

    于是,宋妍玲以为他是酒醉,才套出他的话,事实上,却不是这样。

    “老夏,我错了,请你原谅我。我承认,保险柜是我打开的,文件是我拿的,可是我并没有故意要拿给安安看,是她碰巧看到,

    自己抢过去的。老夏,对不起……”

    都到这个时候了,宋妍玲即便认错,还是不肯老实。总之她不可能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承担。

    “宋妍玲,你说再多的对不起有用骂?我姐都被你害成这样,你一句对不起,她的病就能好起来?”夏小玖眸光猩红,对于这个

    恶毒的女人,她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宋妍玲阴狠的眸光在一闪而逝,她恨透了夏小玖,如果不是她,夏宏德定然会听她的话,什么都相信她。

    现在不是收拾她的时候,重点是求得老东西原谅。

    “老夏,我看到那些文件,不说安安心寒,连我都觉得心寒。好歹我是你妻子,而你,把所有东西都给了你的两个女儿,却什么

    都没有留给我。虽然我没有给你生个孩子,可是,我们的孩子……还不是被你女儿给弄没了……呜呜……”

    说到这里,宋妍玲悲从中来,哭得肝肠寸断。

    “爸,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害过她的孩子,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她自己摔掉的。”这个恶毒的女人,这会儿又旧事重提,她

    是想让她父亲再一次将她赶走吗?哼,想都别想。

    “爸爸,这个女人就是个祸害,你趁早给她离了,让她滚,不然,我们这个家永远不得安宁。”

    “夏小玖!我到底是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落井下石?”宋妍玲水雾蒙蒙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夏小玖,恨不得将她凌迟处

    死千百遍。

    她爬过来抱着夏宏德的腿摇晃,“老夏,你千万别听她的,不要赶我走,一日夫妻百日恩,求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原谅

    我的无心之过吧,我不在意你什么财产都不给我,只求你让我继续留在你身边,我一定好好照顾你,好好照顾安安,直到她的

    病好……”

    “哼,宋妍玲,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以为我爸会听你的鬼话?你和我爸爸结婚,分明就是冲他的钱来的!”夏小玖丝毫不退

    让,打铁就要趁热,她一定要让爸将这恶毒的女人扫地出门。

    “爸爸,这个女人,不守妇道,有了你还和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都说江山难改禀性难移,她的骨子里是下贱的,一辈子也改不

    了,和她离了吧,爸。”

    “夏小玖,你太恶毒了。你怎么可以如此污蔑我?为了赶走我,你简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你在骂谁?”蓦的一个森冷的声音响起,宋妍玲看过去眸光瑟缩,整个人瞬间没了气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