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423章 让我去死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夏宏德和夏小玖见夏安安醒了,也赶紧围了过去。

    “安安,我的女儿,你感觉怎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告诉爸爸,好不好?”夏宏德关切地看着夏安安苍白的脸,眼睛红了。

    “姐,爸爸在问你话呢,你说话啊。”夏小玖捂住了夏安安另一只手。

    夏安安眼睛眨了眨,并没有过多的反应,眸光有些呆滞,神情怪异。

    夏安安傻了?

    宋妍玲心里窃喜,不过,她可不敢掉以轻心。现在夏宏德和夏小玖都在,如果夏安安将她那件丑事揭穿,她就真的玩完了。

    眯着眼睛,仔细地观察着夏安安的反应,她试着靠近了些,“安安,你这个傻孩子,没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你怎么可以割腕

    自杀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你爸爸可怎么办啊?”

    “宋妍玲!”夏小玖一把将宋妍玲推开,她咬牙低声斥责她,“你这嘴里能不能有句好话?赖在这里不走,就想再害我姐姐?”

    夏宏德一张脸也黑了。

    宋妍玲目光一闪,委屈地转向夏宏德,“老夏,我没有……我之所以留下来,就是想看着安安平安无事。我哪里有小玖说的那样

    歹毒……”

    “闭嘴吧你。”夏宏德不想听宋妍玲废话,坐到了夏安安的病床上。

    “安安,口渴吗?爸爸给你倒水喝?”

    “姐,你说话啊。”夏安安一点反应都没有,夏小玖着急得眼圈都红了。

    宋妍玲站在旁边,冷眼看着这父女三人,心里烧了一把火,有朝一日,等她发达了,看她怎么收拾这些不拿她当人看的东西。

    忽然,夏安安猛地抱住自己的脑袋,开始一把一把地揪扯子的头发,夏小玖和夏宏德吓到了,赶紧过去制住她。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死。”夏安安崩溃地一个劲儿乱晃头,整个人剧烈挣扎。

    “玖儿,快叫医生。”夏宏德抱住夏安安,冲着夏小玖吩咐。

    “哦,好。”夏小玖往门外奔。

    只是她还没有跑出门,夏安安以惊人的力气挣开了夏宏德,一把扑向床下,抓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

    手背上输液的针头被扯掉了,血流了出来。

    “安安!”

    “姐!”

    夏宏德和夏小玖吓坏了,两人同时扑向夏安安。一个抱住夏安安,一个去抢她手里的刀子。

    夏安安身体虚弱,可不能再发生一点意外了,夏宏德顾不得自己会受伤,锋利的刀刃被他捏在手心里,顿时鲜血直流。

    “爸爸——”夏小玖心痛得眼泪滚了出来。

    “我没事。”夏宏德安慰夏小玖,冲着站在一旁看戏的宋妍玲吼道,“快叫医生。”

    “哦。”宋妍玲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赶紧去喊医生。

    被夏宏德和夏小玖两人止住的夏安安歇斯底里,拼命地挣扎着,就像疯子一般,抓扯着自己的头发。

    一会儿,医生到了,立即给夏安安注射了一支镇定剂,她才安静下来。

    “医生,我女儿怎么会这样?”夏宏德用纸巾按压住自己的手上的伤,一双眼睛都红透了。

    医生重新替夏安安插上输液的针头,起身看向夏宏德,“夏先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女儿应该是精神方面出现了问题。如果

    我猜得没错,她是抑郁了,可能有点严重了,所以,才一心想要寻死。”

    抑郁了……

    一心想要寻死……

    “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夏宏德脸色一白,脚下一软,差点一个跟头栽下地。

    “爸爸。”夏小玖惊呼着扶住夏宏德。

    “夏先生,你女儿这情况应该是很久了,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医生安慰夏宏德,“她这病也不是治不了,就是她不能再受到刺激

    ,需要静养,北郊有所环境不错的疗养院,等你女儿出院了,可以去那里疗养一段时间。”

    见夏宏德手上的纸巾都被血浸透了,医生说,“夏先生,我还是先替你处理一下手上的伤口。”

    因为霍翌铭的交代,医生做什么都不用护士帮忙,全是亲力亲为。

    伤口包扎好,医生离去,夏宏德看向宋妍玲和夏小玖,“你们……给我出来。”

    走出了病房,他坐在门外的椅子,捂住了脸。

    夏小玖和宋妍玲也跟着出来,轻轻掩上了门。

    老东西这是要开始算账了吗?宋妍玲心里思忖着。哼,夏安安这个小野种竟然抑郁了,除了想自杀,哪里还有心思告她的状?

    哈,真是连老天爷都站在她宋妍玲这边。算账就算账,难道她会怕?

    “爸爸,你别太担心了。”夏小玖蹲在夏宏德的脚边低低地安慰。

    夏宏德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拿开,眼睛上明显有湿润的痕迹。他转向宋妍玲,“说吧,宋妍玲,你到底对安安做了什么。”

    宋妍玲嘴角一抽,眼睛一红,立即趴在夏宏德一只腿上喊冤,“老夏,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我?我什么都没有对安安做,

    真正做坏事的,是她,你的好女儿。”

    宋妍玲一根手指头,指向夏小玖。

    夏小玖眸底里差点冒出火星来,她一把挥开宋妍玲的手,“宋妍玲,你这又是故技重施,恶人先告状了是不是?世界上怎么会你

    这种无耻不要脸的女人!”

    “我没有恶人先告状。”宋妍玲瞪着夏小玖,矢口否认,“分明就是你跑回家来,告诉夏安安,她不是你爸的亲生女儿,只是一个

    捡来的野种,才刺激了她。”

    “你胡说!”夏小玖差点被宋妍玲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给气笑了,“宋妍玲明明就是你告诉她的,你还有脸赖我。”

    “我没有说。”宋妍玲打死不让认账。

    “你有,就是你。是你先刺激了我姐,才用我爸的手机给我打电话通知我回家,我回家的时候,我姐的情绪已经不对了,吴妈可

    以作证。”

    “好啊,我也觉得吴妈可以作证。”宋妍玲理直气壮,挺了挺腰板,一双阴狠的眼眸里全是算计,“那你可得好好想清楚了,从你

    进家门起,你可有听到我说半句,夏安安是捡来的话?是你,你和夏安安说,血缘关系不重要,你和老夏都拿她当一家人,是

    不是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