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420章 这笔账老娘记下了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420章  这笔账老娘记下了

    冰冷的眼神,似要将她五脏六腑穿透一般。

    她吓得一颤,手包“啪”的一声掉地上。

    霍翌铭眼睛危险地眯了眯,转身大步离去。

    即便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那么危险地看宋妍玲一眼,个中的含义也已经让宋妍玲心胆俱裂。

    霍翌铭的人都消失在走廊尽头好久,宋妍玲才感觉到自己活了过来。

    霍翌铭,夏小玖,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给我等着,今天老娘所受的一切,改天一定十倍百倍讨回来!

    妈的,如果让别人看见她宋妍玲被霍翌铭吓成这熊样,她还怎么在世上混啊?

    左右看了看,幸亏这里并没有人走动,她赶紧捡起地上的包包拍了拍,捋了捋波浪卷发,迈步走向夏小玖,脸上的神情又恢复了往日的倨傲,妖娆。

    只是,今天她这张脸实在是看不得,饶是她再怎么矫揉造作,扭腰摆臀,只能让人觉得更加恶心。

    夏小玖一眼就看见宋妍玲一张青紫变形的脸。她眸光凝了凝,对宋妍玲完全没有半分同情。

    一切全都是她咎由自取。

    “你来做什么?”夏小玖冷声看向宋妍玲,凭她的经验,这个女人这会儿出现在这里,一定包了一肚子坏水儿。

    宋妍玲阴狠的眸光射向夏小玖那张娇俏的脸蛋,恨不得即刻给她划出几道血痕,“夏小玖,今天这笔账老娘记下了,来日,一定加倍奉还!”

    “哼!”夏小玖冷哼一声,丝毫没有惧怕,“有什么狠招,尽管使出来。宋妍玲,久走黑路要闯鬼,我姐今天被你害成这样,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不会放过我?”宋妍玲眉头一挑,“夏小玖,不要以为有霍翌铭给你撑腰,就可以血口喷人!夏安安这样不是你害的?你休想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夏安安这样是她害的?

    夏小玖捏紧了手心,她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会这样,自己有胆子没胆子承认。又开始玩栽赃嫁祸。

    “宋妍玲。你真把我夏小玖当白痴了?你以为一次得逞,你永远都会得逞?你放心,等我姐醒了对质,看你还怎么狡辩,你就等着我爸将你扫地出门!”

    “哟哟,口口声声你姐,这会儿就跟那个野种姐妹情深了,你抢走人家的男人的时候,你怎么没记得你们是姐妹?想等夏安安醒了对质,好啊,我等着,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被扫地出门,还是你!”

    宋妍玲嘴里分毫不让人,厉害的很,实际上心里还是有些发虚。

    她最怕,夏宏德知道她把男人带回家里的事情。

    家里那个老佣人不敢管说她的半句坏话,现在只有夏安安知道实情。夏安安啊夏安安,你个小野种最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宋妍玲还想说几句话狠话,却见夏宏德从走廊另一边走过来,她心里一凝,立即收敛自己狠厉的模样,眼睛一红,哭着就奔向夏宏德,抱住他的脖子,“宏德,安安……有没有危险?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啊?”

    夏小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宋妍玲这个女人变脸的速度让人惊叹,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可怜她老父亲,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欺骗了一次又一次。

    “宋妍玲,你少猫哭老鼠假慈悲!所有事情不全都是你一手策划的?怎么,又想来蒙骗我爸?”夏小玖冷声呵斥宋妍玲,看向她父亲道,“爸爸,宋妍玲这个女人真不是一般的恶毒,她竟然将我姐的身世透露,我姐伤心过度……”

    “不,不是这样的。”宋妍玲哭喊着揪了夏宏德的衣袖晃,“老夏,都是夏小玖,是她告诉夏安安不是你生的,只是一个捡来的野种,所以,夏安安就崩溃了,生无可恋,割腕自杀……”

    “宋妍玲,你太不要脸了,分明就是你,你又想污蔑我……”

    “都给我闭嘴!”夏宏德怒了,一把推开宋妍玲,斥责着她,“安安还在里面生死未卜,你哭哭啼啼做什么?”

    “老夏?”宋妍玲盯着夏宏德的脸,感觉有些不妙,老东西怎么不骂夏小玖,只骂她一个?这是在偏袒夏小玖的意思?

    眼珠转了转,宋妍玲再次过去,抱住夏宏德的手臂,“老夏,你要为我做主,安安今天这样,真的是夏小玖害的。她仗着有霍翌铭撑腰,不顾你已经将她撵出家门的事,上门做尽了坏事,还挑唆霍翌铭打我,呜呜……”

    说道伤心处,宋妍玲悲从中来,眼泪鼻涕齐下,指着自己变形的脸给夏宏德看,“老夏呀,我差点都没命见到你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夏宏德看着宋妍玲变形的脸,眉头蹙了起来。霍翌铭竟然动手打了宋妍玲?

    霍翌铭这个人,霸道狠厉是不假,可是,凭他的身份地位还不屑对一个女人动手。

    他要打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绝对也不会是因为谁的挑唆,只能说明,宋妍玲这个女人太过分,真的惹怒了他,她确实该打!

    夏宏德再次一把将宋妍玲推开,黑着脸吼,“等安安出来了,我再给你算账!”

    “宏德?”宋妍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东西一点都不同情她被打得惨不忍睹,反而还要找她算账?

    到底怎么回事?以为,她只要一哭二闹三上吊,这老东西对她一定百依百顺,今天他这是吃错什么药了?

    等等,一定是哪里不对……

    咬着唇瓣,憋着哭声,宋妍玲表面伤心凄惨,垂下的眸子里闪着阴狠的光芒。

    夏宏德早就来了,霍翌铭又刚刚才走,莫非……霍翌铭与夏小玖恶人先告状,反咬了她一口?

    对,一定是这样,不然这老东西不会这样对她。

    不行,她得想法子,绝对不能让霍翌铭和夏小玖那对奸夫淫妇得逞。

    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急急地走出来。

    “医生,我女儿怎样?”夏宏德眼睛泛红,赶紧追上去问道,“护士小姐,我女儿在里面……是出了什么事吗?”

    护士看向夏宏德问道,“你是病人的父亲?”

    “是。”夏宏德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你女儿失血过多,现在需要输血,只是因为刚刚高速路上发生大巴车和十多辆车追尾的连环车祸,血库里的血已经被紧急调过去,所以……”

    “抽我的血。”不等护士小姐说完,夏宏德便打断了她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