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390章 那一晚,桂花树下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390章  那一晚,桂花树下

    “承诺?负责?”霍翌铭不太明白秦欣暖的意思,“小暖,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对你做承诺?我为什么要对你负责?”

    秦欣暖眼眶都红了,“翌铭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难道要对我始乱终弃吗?”

    始乱终弃?这都是什么跟什么,霍翌铭莫名烦躁,在他的记忆里,完全找不出与这相关的事情。

    秦欣暖没出国的时候,确实是经常在霍家进出,可以说,一年有大半时间都在霍家。

    她和霍晴晴同一年出生,霍秦两家有意让两个小丫头作伴,两个小丫头在一起玩很开心。

    不过更多时候,秦欣暖是围着霍翌铭打转。

    霍翌铭不爱说话,加之年纪大了她们许多,所以,根本不搭理两个小丫头。霍晴晴公主病重,哥哥不搭理她,她也懒得和理睬他。

    而秦欣暖就像个话唠,总是在霍翌铭身边吧啦吧啦个没完,无论霍翌铭拧眉,沉思,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她依旧自说自话,就这样过完她的童年时代。

    这就是秦欣暖所谓的他和霍翌铭青梅竹马。

    十五岁的少女情窦初开。

    秦欣暖出国前夕,在霍家待了一段时间。

    她怕她出国再回来,霍翌铭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所以,在离开前夕,她要和他许下承诺。

    霍翌铭很喜欢一个人在后院的一棵桂花树下,组装他的各种科技模型。那晚,月色很好,秦欣暖支开了霍晴晴,便在桂花树下找到了霍翌铭。

    “翌铭哥,我要出国了。”秦欣暖说。

    霍翌铭垂首认真捣鼓着自己的东西,没搭理秦欣暖,也没抬头看她一眼。

    “翌铭哥,我走了就没有人陪你了,我真舍不得离开你,你是不是也舍不得我离开?”秦欣暖仰着稚气的脸庞看着霍翌铭俊朗的脸庞。

    “……”

    “我明白了,翌铭哥也舍不得我离开。”从小到大,秦欣暖总把霍翌铭的沉默当成是默认,赞同。他不需要言语,她明白他的心意。

    秦欣暖靠近霍翌铭在他身旁说,“翌铭哥,等我留学回来,就做你的新娘,一辈子陪着你好不好?”

    霍翌铭一颗心完全陷进了模型组装中,他也早就习惯了,这丫头在他面前嘀嘀咕咕,自说自话,而他也自己做自己的,两人虽然相隔不远,可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互不干涉。

    他压根儿没有听清楚秦欣暖说什么。

    “耶,没反对就是同意了。”秦欣暖又自动地把霍翌铭的默不出声,当成了默认,她欢呼雀跃着,忽然,凑近霍翌铭,在他的薄唇上印下一个吻,“翌铭哥,你都吻过我了就要对我负责,等我回来,你一定要娶我。”

    秦欣暖既开心又不好意思,她得到了翌铭哥的承诺,她和翌铭哥还亲吻了,不等霍翌铭抬头,她就害羞地逃掉了。

    霍翌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唇瓣上有些凉,抬头望过去的时候,秦欣暖已经不见了影子。

    十五岁的秦欣暖就这样,一厢情愿地,把这个夜晚当成是她和霍翌铭爱的承诺的夜晚,那样美好,幸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

    以至于后来,她一直这样固执地认为。

    等秦欣暖回国时,她还没有来得及见霍翌铭,便暴出他是gay的消息。秦家怎么可能把疼爱的女儿嫁给一个有缺陷的男人,即便,霍秦两家关系特殊,也不会做出这种牺牲。

    直到后来,得知霍翌铭是gay的消息是假的,秦欣暖已经来不及,因为他有了夏小玖。

    而现在,机会再一次到她面前,她怎么可能放手?

    看着秦欣暖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霍翌铭头大,他从来没对她做过什么,什么叫做始乱终弃?

    “小暖,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霍翌铭拉开抽屉,拿了一支雪茄放在鼻尖上嗅着。

    “我没有误会。”秦欣暖吸了吸鼻子,曾经在桂花树下那一幕,在她的记忆是那样美好。“翌铭哥,你是真的忘记了吗?我出国前夕,那一晚,月色很美,我们在桂花树下……那么美好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忘记?”

    桂花树下?

    美好的事情?

    霍翌铭眉头越锁越深,秦欣暖说的什么,他完全听不懂。在他的记忆里,他压根儿就没有过和秦欣暖在桂花树下发生过什么。

    “夫人,霍总在里面,你怎么不进去。”蓦的,莫枫的声音从门外清楚地传来。

    刚刚霍翌铭进门时,看到秦欣暖在这里面坐着,太惊讶,根本就没有把门关严,只是顺手推了一下,门留了好大一条缝隙。

    玖儿在外面?她什么时候来的?来多久了?

    想到秦欣暖刚刚的话,霍翌铭直觉不妙。

    从位置上起来就往门外走。

    “翌铭哥,你不许走。”起身赶紧起身,抱住了霍翌铭的胳膊。她听清楚了,夏小玖就在门外,那么是说,刚刚她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这样也好,霍家长辈本来就不会让她做霍家的媳妇,而她才是霍家媳妇的首选,她拉着霍翌铭不让她出去,只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已。

    “你干什么?”霍翌铭一张俊庞冷冽黑沉,抓住秦欣暖的手,要将她推开,恰好,门被夏小玖一脚踹开了。

    夏小玖终究心里挂念着霍翌铭和秦欣暖昨晚上的事情。

    从霍子栋那里没问出什么,她也没有心情继续工作,便找了个借口请假离开公司,直奔e.k国际。她必须亲自来问霍翌铭。

    谁想到,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她听到了什么?秦欣暖要霍翌铭对她负责,因为出国之前,他们在桂花树下经历了美好的事情,霍翌铭对她做出了承诺。

    月色很美……美好的事情啊,到底是什么呢?

    她几乎用头发丝都能想到他们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他们早就有过什么,加上昨天晚上……

    心好痛啊,仿佛有人拿了钝刀,不断地割锯,连呼吸都是痛的。

    他们是青梅竹马,他们曾经花前月下,郎情妾意许下承诺,她好怨恨,为什么,她才认识霍翌铭几个月,为什么和他青梅竹马的,不是她?

    她再也听不下去了,想找霍翌铭问清楚,一觉踹开房门,她看到了什么?

    秦欣暖抱住霍翌铭的胳膊,而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此刻正抓着秦欣暖的手腕,黑着脸看着她。

    在她的眼里,这何尝不是一幅郎情妾意的画面?

    以前她毫不犹豫地相信霍翌铭,是因为,她一直和他在一起,而他的身边,只有她一个女人。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身边出现了另一个女人,而她还不能在他身边守着她。他做什么她都不知道,只能靠想,靠猜。

    但凡她爱他,嫉妒吃醋,再正常不过。

    听到暧昧的字眼,看到眼前亲密的画面,夏小玖的理智彻底远离了她的头脑。秦欣暖是他的青梅竹马,他们早就……发生过美好的事情,而他们现在的亲密举动,是不是证明昨天晚上也发生了什么好事!

    果真,霍翌铭终究还是个普通男人,他不是神。

    夏小玖嘴角扯了扯,她为什么要踹开门,如果不踹开门,这种残忍的画面就不会看进她的眼睛里抠都抠不出来。

    她为什么要来e.k国际?如果她不来,她就不会听到秦欣暖和霍翌铭之间的美好往事。

    她也就不会那么心痛。

    眼前水雾升起来,视线变得模糊,她怕自己丢脸地在这里落泪,让秦欣暖笑话。

    她那可怜的自尊,不允许她在秦欣暖面前落泪。

    猛地转身,她飞快地跑掉,逃进了总裁专属电梯,急急地按上开关,她好想立即生上一对翅膀,飞到天边,飞到没有人的地方,然后在那里痛哭一回。

    父亲不要她了,夏家她回不去了,霍翌铭也有秦欣暖了。而她,该何去何从?到最后,还是只剩下她孤家寡人一个。

    “玖儿!”霍翌铭见夏小玖转身跑掉,眼角狠狠一跳,他有些粗鲁地推开秦欣暖,赶紧追出去,可惜还是迟了一步,电梯已经关上了。

    他立即转身跑向员工电梯,员工电梯门开了,里面有好几个人。看见霍翌铭火急火燎地跑进来,一个个生生愣住。

    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招呼,“霍总好!”

    霍总从鼻子里“嗯”了一声,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电梯里不停变换的数字。

    电梯下行,一会儿又停住,有员工不断进出。实在太慢,最后,霍翌铭等不及了,干脆出了电梯,直接跑楼梯。

    等他像个电动马达般冲下楼,跑到总裁专属通道的出口,早没有了夏小玖的影子。

    该死!

    霍翌铭狠狠地在地面踹了一脚,他从来没有这么气急败坏过。不断地拨打夏小玖的手机,电话响了几声过后,却关机了。

    玖儿误会了。

    她误会他和秦欣暖。

    他心里也真的好气愤。

    夏小玖这个女人脑子里塞豆渣了吗?看到的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她怎么能误会他?她怎么能够不相信他?

    她为什么就不能理智地给他问个明白?

    只是,大总裁不懂的是,最不能理智的就是情情爱爱的感情纠葛。

    他就没有想想自己,他看到夏小玖和秦天在一起的时候,是个什么反应。

    夏小玖冲出e.k国际,世界离她远去了,她拼命地跑啊跑。

    吱——

    忽地,一阵刺耳的刹车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