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388章 只有他有资格送婚纱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388章  只有他有资格送婚纱

    以老爷子的性格,完全有可能把以前逼迫她和霍翌铭在一起的手段重新来一遍。

    那么,秦欣暖这会儿给霍翌铭送的参汤,会不会就是老爷子之前让霍翌铭喝到流鼻血的大补汤?他们会不会一起被锁在房间里,被逼着看那种片子?

    霍翌铭的自制力,她还是很相信,可是,她不相信老爷子,老爷子老奸巨猾,想逼霍翌铭就范,他能给他弄个大补汤,难道就不会给他再加点什么别的料?

    啊啊啊……如果霍翌铭和秦欣暖真的发生点什么,她该怎么办?

    不,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得提醒霍翌铭,那个参汤喝不得。

    快速地在床上抓起自己的电话,立即给霍翌铭拨过去。可惜那边霍翌铭也在不断给她电话,两人都忙线没法接通。

    最终,夏小玖生气地将手机扔了出去。

    此刻的霍翌铭,一张俊庞彻底黑沉了。连着拨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是忙线,他抓狂地将电话扔在桌上。

    “翌铭哥,对不起,我,我是不是影响了你讲电话?”秦欣暖端着参汤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着霍翌铭。

    可怜巴巴的小样儿,无辜单纯,让人根本不忍心责怪。

    霍翌铭瞄了她一眼,冷着声音说,“没有,你出去吧。”烦躁地拉开抽屉,他拿出一支雪茄点燃走到窗前。

    那丫头生气了。

    她真的生气了。

    可是,她到底是在给谁讲电话?讲那么久,秦天吗?

    无论多信任的人,有了距离,互相就会产生猜疑。

    想到那件精心打造的价值连城的婚纱,霍翌铭连眼睛都红了。

    竟然是疯癫三少的作品!

    婚纱上虽没有吊牌,但有疯癫三少的专属标记。他给夏小玖购置过他设计的衣服,对那个标记过目不忘。

    据他所知,疯癫三少从来不涉足婚纱,他只是设计时装,而且全球限量发售。

    秦天,到底是有多大背景,才能请动疯癫三少亲自出马,为夏小玖量身定做婚纱?

    夏小玖那个少根筋的女人,她到底知不知道那件婚纱的价值?她到底知不知道只有他才有资格送她婚纱?而她,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接受秦天送的婚纱?

    想到今天,夏小玖因为婚纱不见了那紧张的神情,还有怕他知道是秦天送的,竟然撒谎骗他,一颗心都揪痛了。

    那丫头的心里……是不是有个位置为秦天而留?

    忽地,烟头烫到手,霍翌铭手上猛地一抖。

    “翌铭哥,你是不是被烫到了?”

    秦欣暖声音响起,霍翌铭才发现她一直都没有离开。

    “你怎么还没有走?”霍翌铭拧眉,秦欣暖没有答话,已经走到他面前,白皙的手抓着他的手指仔细查看。

    “翌铭哥,你的手指烫伤了。”

    “没事。”霍翌铭不习惯秦欣暖的触碰,抽出自己的手,眼神冰冷,“你先离开,我要忙了。”此刻的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应付秦欣暖。说出的话,完全让秦欣暖感觉自己的被嫌弃得彻底。

    “可是,翌铭哥,你的手……”

    “我都说没事。”他不耐烦地语气加重了。

    “那你把参汤喝了吧,你工作太累了,需要补补身体。”看霍翌铭一副巴不得她马上消失的样子,秦欣暖心里一阵钝痛,不过,她温柔贤惠地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放那里。”霍翌铭伸手耙了把头发,眉头已经拧成疙瘩。

    每当这个时候,他已经忍耐到了极点,秦欣暖自然了解的。

    “翌铭哥,你别忙太晚。”秦欣暖不敢多做停留,赶紧退出书房,把门给他关上。

    秦欣暖一离开,霍翌铭再次拿起电话,打给莫枫。

    “霍总。”

    “你去滨江路那边看看她是不是在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好的,霍总。”莫枫不用问也知道霍翌铭口中的她是谁。

    一个小时后,莫枫回电话,“霍总,夫人在家里好好的,没什么事。我亲自上去确认过。”

    “嗯。”

    霍翌铭深幽的眼眸微眯,抬手,揉着太阳穴。

    夜深了,而他却没有睡意,没有夏小玖在身边他的失眠症又犯了。

    楼下静悄悄,所有人都休息了吧。想到夏小玖软绵绵的,带着馨香的身体,他就像毒瘾上来了似的。

    他必须立刻马上见到她,将她狠狠,狠狠搂进怀里。否则,他今晚没法过了。

    浑身突然充满力量,拿了电话,快速出了书房下楼,直奔大厅门口。

    当他从车库里开了一辆车,驶向大门口的时候,想不到竟然被警卫拦住了。

    “你们,什么意思?”霍翌铭的声音冷的,完全像来自千年的冰窖。他有很不好的预感。

    “二少爷,首长有规定,十二点过后,大院里禁止出入。”警卫队长垂首向霍翌铭解释。

    十二点过后大院里禁止出入?

    真是笑话,这大院竟然设置门禁?老爷子这是故意针对他吧。他是三岁小孩子么,竟然要这样限制他的自由?

    霍翌铭俊庞黑透,耐着性子压低声音,“把门打开。”

    “对不起少爷,没有首长的命名,我们真的不能私自开门。”警卫队长依旧面无表情地说。

    霍翌铭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怒气。

    他果真要出去,难道还有人能够困住他?

    嘴角勾起一抹呲笑,他开门下车,走到门口,声音冷得吓人,“让开。”

    “二少爷请别为难我们。”警卫队长依旧不让,眼神示意几个警卫小心谨慎。

    “你们……”霍翌铭伸手摸了摸眉心,以速雷不及掩耳之势,拳头迅速攻向警卫队长。

    警卫队长见霍翌铭来真的,一边伸手敏捷地应对,一边指挥几个警卫一起上来拦阻。

    拳来脚往,院子里的打斗声尽管不是很大,可在寂静的夜里,还是很清晰。

    几个警卫自然没敢对霍翌铭真的动手,只是抵挡而已,没一会儿就都挂彩了。而霍翌铭拳头长腿挥踢的虎虎生威,狠厉冷漠的像当年那个大战恐怖组织的铁血兵王。

    “住手!”忽地一声沉喝,老爷子拄着拐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围墙下,路灯照着他威严的面容,白色的发丝在冷风中晃动。

    “首长。”和霍翌铭打斗的一队警卫立即住手,恭敬地向老爷子垂首。

    霍翌铭,一脸冷冽,额际青筋突突跳,两个拳头捏得像铁锤,如果不是霍老爷子及时赶到,他恐怕已经闯出了大院。

    “你们退下。”霍老爷子走过来,对着警卫吩咐。

    几个警卫恭敬地退下,老爷子一双锐利的眼眸瞪着霍翌铭,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可见,他此刻有多么生气。

    什么话都没说,猛地,霍老爷子,抬起手里镶金的拐杖,砸向霍翌铭。一下又一下,霍翌铭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黑着脸弓着背,任由老爷子的拐杖狠狠地砸在他的脊背。

    老爷子是老了,可是拐杖打在霍翌铭身上的力气却不小。霍翌铭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瞪着老爷子。

    终于老爷子打的累了,拐杖着地,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这扇门就能关住我?”霍翌铭冷眼看着老爷子。

    “你,你这个不孝子孙,你是真的要气死我。”老爷子气的咳咳了几声,抬起拐杖又打向霍翌铭。

    “爷爷,你不要再打翌铭哥了。”秦欣暖穿着睡衣,快速跑过去,一把抱住霍翌铭。

    “小暖?你让开,今天我非打死这个臭小子不可。”霍老爷子气红了眼。拐杖高高举起,不肯罢休。

    “爷爷,你如果真的要打,那就打我吧。”秦欣暖不肯让开,带着哭腔喊着。

    “你让开。”霍翌铭的心里已经抓狂得不行,秦欣暖还出来捣乱。她不知道看见她,他会更来气?

    霍翌铭将秦欣暖一把推开,手上力有些大,秦欣暖没稳住,直直地摔倒在地上。

    霍翌铭眯了眯眼眸,他并不是故意想推倒她。

    “你,你竟然敢对小暖动手?”霍老爷子心里的气简直不打一处来,情绪激动着,举起拐杖又来打霍翌铭。

    “爷爷,别打翌铭哥。”秦欣暖从地上起来,又来阻挡。

    老爷子高高举起的拐杖猛地落下,他身体晃了晃向后倒去。

    “爷爷!”秦欣暖惊呼一声,霍翌铭眼角狠跳,健步迈过去,在老爷子落地之前,将他稳稳接住。

    “爸!”大厅门口,霍煜凯,蒋凤梅跑了过来。

    “快让医生准备!”

    屋子里的灯大亮了,把整个霍家大院照得如同白昼。

    霍子栋帮着霍翌铭将老爷子送进了病房,霍煜凯夫妇,秦欣暖,苏茉莉全都守在外面。

    幸亏,老爷子只是情绪太过激动,气晕了过去,并无大碍,没多一会儿就醒了过来。

    闹腾了大半夜,霍家大院才安静下来。

    霍翌铭坐在书房里,雪茄一支接着一支,旁边的烟灰缸已经堆成了小山。

    房门推开来,霍煜凯走进来,黑着脸将霍翌铭狠狠训了一顿离开。

    霍翌铭至始至终没有回答一句,只是不断地吸着烟,一双眼眸似乎都被烟雾熏红了。

    霍子栋拿了两瓶白酒走进来,看了自家二叔一眼,将一瓶酒放到霍翌铭面前,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