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370章 不准再踏进夏家一步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370章  不准再踏进夏家一步

    挂断电话,夏小玖立即翻身起床,换好衣服。保温壶里,饺子都成一团糊了,夏小玖原本想等着霍翌铭一起吃,所以,她晚饭都没吃。

    拿了勺子舀起饺子往嘴里送,到底是什么滋味,她也不知道,只是麻木地一大勺,一大勺往嘴里发狠地塞,直塞的一张小脸撑得溜圆,连咀嚼都很困难,她使劲往下咽。

    终于,被噎得扑向垃圾桶一阵呕吐。连带着胃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浑身瘫软无力,她跌坐在地上,伸手抹嘴巴,才触到脸上一片湿意,她这是……哭了?

    呵,夏小玖你真没用,为什么要哭,他又不是故意放你鸽子,你明明知道他工作那么忙,他是个男人,他有自己的事业,不可能一天到晚围着你打转,你如果爱他,就应该谅解他。

    自我调节好了,夏小玖冲着自己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拿了包包离开金帝大酒店。她不能整天只顾着和霍翌铭你侬我侬,她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夏宏德醒过来已经十天了,身体各方面都在快速地恢复。夏小玖回到医院,正巧看见夏安安在和父亲有说有笑。

    她心里一动,忍不住推开门走了进去。

    “爸,姐,你们在聊什么呢,聊这么开心?”爸爸不愿理睬她,她却不能不争取他的谅解。

    父女俩,同时看向夏小玖。夏安安像往天一样,扯了扯嘴角,和夏小玖并没有多话说。

    而夏宏德拧了拧眉,冷声说道,“你来干什么?”

    夏小玖心里抽痛了两下,双腿一弯,她直接跪到夏宏德的床前,“爸。我是你女儿啊,你不会真的不要我了吧?”

    “……”夏宏德别开脸,也不去看夏小玖。

    夏小玖伸手抓住了夏宏德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求道,“爸爸,求你原谅女儿一回行吗?所有的事情,并不像你看到的那个样子,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伸手推宋妍玲,是她自己扑过来扯我头发,借着拉扯的时候,她自己摔下楼去……”

    “夏小玖,亏你说得出口!”夏宏德突然间就怒了,用力将自己的手挣脱,“到现在为止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对吗?是谁教你变得这么狠?你再不待见宋妍玲,她肚子里的孩子总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吧?你居然下得去手!”

    夏宏德闭上眼,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抖动着,一脸哀恸,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在乎那个孩子。

    “爸爸,我没有,真的没有。”夏小玖趴在床前泣不成声,“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她,是她自己故意摔掉孩子嫁祸于我,她就是想让将我赶出夏家,爸爸,宋妍玲那个女人……”

    “你给我闭嘴!”夏宏德睁开红透的眼睛,瞪着夏小玖,“都说虎毒不食子,她宋妍玲再狠,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吧?倒是你比较狠!我夏宏德养了你二十几年,没想到养出个白眼狼来!”

    “爸爸,不是这样的……”夏小玖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有这么严重,爸爸根本就不相信,她该怎么办?

    身后夏安安扯了扯她的衣服,示意她别再说了,可夏小玖不想就这样算了,她迫切地想要得到父亲的谅解。

    扑在床上,抱住父亲哭喊,“爸,求你原谅我,求求你别不要我,我已经没有妈妈了,不能再没有你……”

    “夏小玖你干什么?”忽然,门口响起宋妍玲一声呵斥,紧接着,她快步扑过来,一把将夏小玖从夏宏德身上扯开。

    “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还想害死你爸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哪,我知道你恨我,害我的孩子我也没话说,可是,这个人他是你爸啊,他才从阎王爷那里死里逃生回来,你就这么折磨他,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夏小玖被宋妍玲甩坐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宋妍玲抱着父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着她的罪恶。

    “宋妍玲,你怎么可以这样厚颜无耻?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孩子究竟是不是你自己害死的?”夏小玖狠狠抹了把眼睛,盯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宋妍玲,举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

    “我夏小玖,如果碰你半根手指头,故意推倒你摔掉你的孩子,我愿意天打五雷轰,出门被车撞死!”

    “宋妍玲,你敢发誓吗,你敢说如果孩子是你自己害死的,你不得好死吗?”

    宋妍玲眸底阴狠的光芒一闪而逝,她才不会傻得发这种毒誓。现在夏宏德是站在她这边的,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眼睛一眨,更多的眼泪涌了出来,她抱住夏宏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老夏啊,我是不是就不应该进你夏家的门?我错了,我错了呀,如果我不爱你该有多好,如果我不待在你身边多好。那样的话,说不定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她还好好的在我肚子里……”

    “宋妍玲,你别演戏了,你连对天发誓都不敢,你不是心虚是什么?”夏小玖看着宋妍玲这个样子,真的觉得恶心。

    宋妍玲泪眼婆娑,睨了眼夏小玖,越演越上劲,光用哭的还不行她开始使劲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老夏啊,是我作孽啊,你女儿不喜欢我,我就不该想着为你生个我们的孩子,我没有能力保护好她,我没用……”

    宋妍玲哭嚎的一抽一抽似乎下一秒就会晕死过去。

    夏宏德吓坏了,一把抱住宋妍玲,猛地摇晃着她,“妍玲,妍玲,你千万别气坏了身体……”

    “老夏啊……”宋妍玲揪着夏宏德的衣服,一双眼睛都哭红了,“我可怜的孩子就这么没了,我的心好痛啊,我是绝不能和杀害我孩子的凶手待在同一个屋檐下,请原谅我不能再照顾你了,我,我要去陪我的孩子……”

    宋妍玲开始剧烈地挣扎,连夏宏德都抱不住。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夏宏德火大地冲夏小玖吼,“我夏宏德再没有你这么个狠毒的女儿,以后不准再踏进我夏家一步!”

    夏安安和夏小玖同时震住。

    眼泪不受控制地滑出夏小玖的眼眶,如果说之前父亲在气头上对她说过一次这样的狠话不算数,那么这一次,父亲却是清醒无比。

    他对她这个唯一的亲生女儿完全没有一点不舍,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仿佛一把带刺的冰刀,深深捅进夏小玖的心窝子,痛得她不断抽搐。

    眼睛恐慌地毫无规律的眨动着,她完全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宋妍玲见目的终于得逞,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妍玲,你怎么了?”夏宏德惊呼着,拍着宋妍玲的脸,冲着夏安安吼,

    “医生,快去叫医生!”太过着急,他已经忘记了床头有呼叫铃。

    “爸,你别太着急,我这就去。”夏安安怕父亲太过激动,安抚了一句,赶紧转身跑出门。

    突然间,夏小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大大的嘲笑。宋妍玲,这回该满意了吧,终于将她彻底赶出了夏家。

    以后,那个家再也不是她的家了,小时候失去了妈妈,现在失去了爸爸,她是不是真像夏安安以前骂她的那样,她就是个扫把星,谁靠近她都会倒霉?

    呵,似乎还真是这样,她进了霍家,霍家老爷子和霍翌铭的母亲,都因为她进了两次医院,老爷子还险些丧命。

    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她明明没有去害过任何人,可是,这些人却全都是因为她受到伤害。

    抖索着从地上站起身来,她深深地看了眼了敬爱的父亲,转身仿佛灵魂出窍了般,走出病房,刚好碰见夏安安叫了医生过来。

    医生的脚步太匆忙,肩头轻轻撞到她的手臂,她像布娃娃般,没有了一丝抵抗力,直直向旁边摔去。

    医生迅速扶住她,“唉,你就是病人?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没注意,你怎么出来了呀,赶紧进去我帮你检查检查。”

    夏小玖笑出了眼泪,声音轻飘飘的,仿佛穿越古代而来,“我不是病人,病人在屋里呢。”

    “可是你……”医生想说可是你好像也病了,但夏小玖已经挣脱了她的手,她也不可能强迫给她看病。夏安安走上来看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夏小玖摇头,“姐,以后,照顾好爸爸,照顾好自己。”对着夏安安扯了抹笑,她脚步虚浮地往前走。

    突然间,好想霍翌铭。好想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哭泣。

    可是,他在忙,他今晚没有时间见她。

    出了住院部,夏小玖脑子有些发晕,她不想回家,索性就在底楼的椅子上坐着,将自己卷缩成一团。

    翌日,天放晴。

    好久不曾露脸的太阳挂在空中,世界瞬间变得明亮。夏小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浑身冰凉。

    外面的阳光看起来好暖和,她想出去晒晒太阳。

    活动活动麻木的双脚,她走出住院部大厅,走向温暖的阳光,抬眸过去,前面不远处的画面差点瞪掉她两颗眼珠子,脚死死钉在地上像生根了一样挪不动半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