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356章 我来迟了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h3 class=”read_tit”>第356章  我来迟了</h3>

    亏她说得出口,这么云淡风轻的,仿佛里面的人跟她一丝一毫关系都没有。

    宋妍玲的狼心狗肺,夏小玖早就已经见识了,她闭闭眼,紧抿唇瓣,都懒得搭理她。

    眼不见为净,她要走就赶紧走,省得看着心里堵得慌。

    夏安安也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把拽住宋妍玲,“爸都还没有出来,你就要回去休息了?”

    尖锐的棱角被磨掉的夏安安,完全看不到以前刁蛮跋扈的样子。对宋妍玲说着话,轻轻的,冷冷的,似乎情绪也没有多大起伏。

    “对啊,有你们姐妹俩在这里守着他就够了,横竖我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不如回去休息。”宋妍玲笑着摸摸自己的脸,“你们姐妹比我年轻,身体比我好,我可熬不得夜,不然,明天这张脸就没法见人了。”

    抽出手,宋妍玲拍拍夏安安的手要走。

    夏安安再次抓住她,这一回,眼睛里清楚地跳动着火苗,“宋妍玲,别忘了,你和里面那个人是夫妻!你吃他的住他的用他的,现在他病倒了,你拍拍屁股就走人,你到底是不是人?”

    第一次听夏安安说出这么大义凛然的话,夏小玖着实惊讶,夏安安变了很多,怎么都和那个经常抢她包包,霸占她衣服,为了霍翌铭不择手段的夏安安划不上等号。

    夏小玖突然间就很不了解她了。

    宋妍玲被夏安安几句话噎得有些尴尬,不过,秒秒钟她便恢复了厚颜无耻的本性。

    大波浪卷发一甩,她软着声音道,“安安,别这么说嘛,我知道你爸对我好,可是,他做手术不是得十几个小时吗?我去休息一会儿再过来也不迟啊。”

    “好啊,你走吧,千万不要后悔。”夏安安定定地盯着宋妍玲,眸子里散发出的冷意,令宋妍玲忍不住皱眉。死丫头,神经病了吧,怎么突然间对她这么放狠话?

    迈出去的脚原本要收回来,她的电话突然间响了,瞄了眼屏幕,她嘴角一勾,挂断电话假意安抚夏安安,“安安我不回去休息了,你们先在这儿守着,我去接个电话就回来。”

    转身,蹬着恨天高扭动着腰肢,急切地走人了。

    夏小玖心里明白,宋妍玲这么急不可耐的样子,定然又是和某个野男人要去幽会了。

    闭上眼睛,有水珠滑了出来。

    父亲啊父亲,你怎么就不听劝,偏要让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进门呢?

    宋妍玲说的接个电话就回来,当然是假话,时间过去快两个小时了,依然不见她的人影。

    突然,夏小玖的肚子里发出咕噜一声叫,她饿了,一整天担心父亲手术的事情,根本就没好好吃饭,中午就只吃了个小笼包,现在都晚上十点多了,胃里早就空了。

    夏安安,抬了抬眼睑,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去。

    夏小玖不断看着手机,依旧什么都没有。突然间,她就忍不住去想,霍翌铭这几天都没有半点消息,会不会出事了?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担忧就越发不可收拾。

    爸爸在手术室里没出来,如果翌铭再出点事,她光是想想就觉得活不下去。

    手脚发软,连椅子上都坐不住了,她无力地靠着墙,瘫坐在地上,心里不断乞求神灵保佑。她从来都不迷信,可是人在彷徨无助的时候,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本不存在的神灵。

    夏安安再回来,手上多了两个食盒。

    “吃点吧,不然没力气等到爸爸出来。”丢下一句冷冷的话,夏安安将一个饭盒放在夏小玖手边的椅子上,自己坐到一旁,开始吃饭。

    夏小玖是真的没有想到夏安安会去给她买饭过来,不说心里有多感动,横竖就觉得怪怪的。

    从小到大,夏安安就没这么友好地对过她,夏小玖很不适应。

    她虽然很饿,但其实一点胃口都没有,本来想把饭盒推给夏安安,但她没这么做,夏安安说得对,不吃饭,怎么有力气等爸爸出手术室?

    默默地拿过食盒打开,木讷地往嘴巴里塞着饭菜,也尝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勉强吃了些,夏小玖实在吃不下了,便放下了饭盒。夏安安也吃好了,姐妹俩就这么沉默地看着手术室的大门。

    突然,夏安安开口了,“爸爸,其实并不是真心想赶走你。”

    “啊?”夏小玖明明听清楚了夏安安的话,只是心里太过激动,不敢相信,“爸,爸爸,他对你说的?”坐直了身体,她连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不是。”

    “不是?”夏小玖刚刚充满的希冀的心瞬间又跌入黑暗。

    “我感觉出来的。”

    感觉出来的……

    这是有多么不靠谱?原本夏小玖还以为是父亲悄悄告诉夏安安的,却原来根本不是。

    夏安安,逗着她玩的吧?

    耷拉着脑袋,夏小玖再次变得没精打采。

    不料,她又听夏安安说,“爸爸一直都知道你守在门外,每天晚上,你身上的毯子都是爸爸让我给你拿过来的。”

    “真的?”夏小玖还以为是吴妈过来给她盖的毯子呢。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原来爸爸并没有真的抛弃她。“可是,爸爸依旧不肯理睬我。”

    “一条小生命没了,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消气?”

    对哦,夏小玖叹了声,“可惜,我是被冤枉的。如果爸爸知道是宋妍玲故意摔掉肚子里的孩子,嫁祸给我,不知道爸爸会不会想掐死那个女人。”

    “你说什么,嫁祸你?”夏安安惊讶地看向夏小玖,那天她不在家,根本就不知道具体情况。

    夏小玖苦笑一下,“很难让人相信是吧?所以,这个锅我是背定了。”

    “我相信。”夏安安低低地说。

    她相信?夏安安居然相信她?

    夏小玖惊讶于自己听到的,转过脸去看夏安安,她已经别开脸看向别处。似乎刻意表现对她的冷漠。

    心里某个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发生变化,姐妹俩这么平静地讲话,沉默地相处,夏小玖觉得很诡异。

    人,往往都是在不断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中成长。

    或许,夏安安和她一样,褪去外表的稚嫩任性,心智变得成熟了。

    午夜十二点了,手术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夏小玖一颗心仿佛沉入了冰窖。时间越久,她就越发担忧。

    她甚至已经坐不住了,起身,来回地在手术门口走动。一颗心紧张都开始痉挛。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在走廊里响起,宋妍玲晃动着一头卷发,神清气爽地出现。

    那满足欢心的表情,看得夏小玖恨不得给她戳上一个血窟窿。

    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也不知道又被那个野男人滋润了。

    “哟,还没出来啊?安安,你辛苦了。要不要回去歇歇,我在这儿替你?”宋妍玲妖娆的声音令夏小玖倒胃口。

    宋妍玲已经和她撕破了脸皮,根本就不可能讨好她,对着夏安安,她就像个关心小辈的长辈。

    夏安安鼻子里冷哼一声,和夏小玖一样,甩了个冷脸给她,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宋妍玲无所谓地耸肩,坐在椅子上,二郎腿一搭,吧嗒一声,火光一闪,点燃一支烟。

    “宋妍玲,你有没有常识?医院里禁止吸烟。”夏小玖终于忍不住冲宋妍玲低吼。

    “我知道啊?”宋妍玲漾着一张调色盘似的脸庞,“不是要我来守你们爸吗,不抽烟我怎么熬得住?两分钟就睡着了。”

    “你回去,这里不需要你。”夏安安用力推了宋妍玲一把,一想到这个女人摔掉肚子里的孩子,让爸爸伤心,她就有种替爸爸掐死她的冲动。

    宋妍玲一听夏安安的话,瞬间眼睛一亮,“你说的哦,我真走了,可别又骂我不是人。”傻叉,她正求之不得呢。谁愿意在这里守这个老不死的?

    “滚滚滚!”夏小玖烦躁地直吼。

    “哼!”宋妍玲冷哼一声,阴毒的眸光狠狠瞪了夏小玖一眼,踩着恨天高,扭着风骚的腰肢走了。

    手术室门口终于安静下来。

    接近凌晨两点,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夏安安和夏小玖以为手术做完了,激动地上前,却看见里面走出好几个护士,她们还来不及问一声,几个护士便神色慌张地匆匆跑掉了。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爸爸……

    不不不,爸爸不能出事,不能!

    夏小玖心里一阵惊心的狂跳,眼泪大滴大滴滑落,双脚发软,眼前发黑。她死死地扣着自己的双手,掐着自己的手心,她不能倒下。

    可是,手心都快掐出血来了,她感觉呼吸困难,眼神开始涣散。突然旁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玖儿!”

    紧接着,一双温热的大手抓住她的手,她摇摇欲坠的小身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对不起,我来迟了。”

    翌铭!

    夏小玖一个激灵,意识突然间清明,她扭头去看,果然看见了那张清冷俊美的脸庞。

    “翌铭,你终于回来了!”看到霍翌铭,夏小玖仿佛看到了救世主降临,一颗慌了无助的心瞬间安定,反手抓住他的手,声音哽咽着哀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乖,没事,你爸爸一定会没事。”霍翌铭的声音温柔如水,低低地安抚着夏小玖,伸手替她擦着脸颊上的泪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