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355章 疯狂的嫉妒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355章  疯狂的嫉妒

    “怎么,没事就不可以和你聊聊吗?”苏茉莉握紧手心,掩饰住心底的刺痛,几乎贪婪地看着霍翌铭的俊脸,却又不敢太明目张胆,她笑容淡淡的,表面坦然的仿佛对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坏心思。

    “我只是很忙。”

    霍翌铭冷冷地答着,烦躁地耙了把头发,想甩手走人,又想到这段时间,因为家中两位老人病了,苏茉莉作为大哥的女人,虽然身份从来没有被公开,可是还是跟着操劳了不少,对霍家付出的人,他不好让她太难堪。

    苏茉莉叹了声,表面依旧端庄大方,举止有度。他说他很忙,跟夏小玖那个贱人聊天就不忙了?那个贱人也不知道给他下了什么蛊,竟然让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为之倾倒。

    她与其说是恨夏小玖,大不如说是嫉妒,疯狂地嫉妒霍翌铭与夏小玖聊天时,笑得那样幸福。是的,幸福,她从他的笑脸上读出了这两个字。

    怎么可以?他的幸福应该是她给的才可以,为何偏偏是夏小玖那个勾三搭四的贱女人?

    心里波涛汹涌的恨意翻滚,可苏茉莉表面平静得如湖水。

    她看向霍翌铭,有些心疼地道,“翌铭,这段时间你辛苦了。白天在公司里忙,晚上在病房还要加班,一日三餐每个定时,真的……”

    苏茉莉突然顿住,感觉自己的语气不对,她赶紧笑着补充道,“连我这个做大嫂的都心疼了。”

    霍翌铭看了苏茉莉一眼,眸光转向手机,淡漠地道,“谢谢。我是霍家的男人,辛苦是应该的。大哥不在,倒是让你辛苦了。”

    翌铭这是在关心她吗?

    苏茉莉心口的位置狠狠地跳动两下,鼻子里竟然有些酸酸涩涩,默默守候了他这么些年,翌铭终于看见她了吗?翌铭终于心疼她了吗?

    这是她认识他以来,他第一次对她说这么好听的话。她激动得脸颊迅速染上粉色,好想紧紧抱住眼前这个男人,躲在他温暖坚实的胸膛上哭诉自己守候的辛苦。

    然而,她不能,双手只能死死捏着衣服布料,掩饰住自己激动的内心。

    “翌铭,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只要爷爷和妈能快点把身体养好,我能替你多分担一点,我再苦再累都不觉得辛苦。”

    霍翌铭有些怪异地看向苏茉莉,他,有关心她吗?只是说了句客气话而已,误会有那么大?他是情商不太高,可是这话听起来怎么都不对味。

    苏茉莉根本看不懂霍翌铭心里在想什么,因为他今晚没有直接甩手走人,到现在还在耐心听她说话,她就欢欣雀跃。

    “翌铭,公司里有没有很棘手的事情?”苏茉莉的声音越发的温柔了,脸上的笑意甜腻娇羞。

    呃,这女人,自作多情地以为她终于要守的云开见月明了。

    霍翌铭瞬间有些烦躁,眼睛盯着手机,连头都懒得抬了,“没有。”对他来说,再棘手的事到他手上都不是事。

    “呵,你是商业奇才,再难的事都难不倒你。”抓着栏杆,苏茉莉喟叹一声,“假以时日,你必将成为全球最顶尖最年轻的企业家。”

    “你过奖了。”霍翌铭越来越烦躁,已经忍不住想走掉了。

    “翌铭,听说你总裁室秘书团里的秘书全是男人对吗?”

    “嗯。”

    “其实,你也不能太偏激,女人做秘书未必比男人差,有时候,女人的心思反而更细腻……”

    这都聊的什么?

    看这样子,苏茉莉打算和他没完没了聊到地老天荒?

    霍翌铭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和苏茉莉客套不下去了,“我进去了。”他突兀地插一句话,然后,就在苏茉莉惊讶,难堪的神情里,直接转身,离开,推门进病房。

    苏茉莉嘴巴张了张,眼圈倏的红了。他走得那么急,分明是厌烦她了。感觉刚刚那个关心她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怎么会这样?是她话太多,所以惹到他了?

    苏茉莉迅速调节情绪,她不能失控,她不能太着急,太着急了会让他反感,毕竟她是了解他的。

    深呼吸几口,优雅端庄重新回到脸上,苏茉莉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霍翌铭正让霍子栋回家休息,叔侄两人你谦我让的,谁都不愿意走。

    苏茉莉笑道,“你们叔侄两人不用谦让了,今晚我在这里留守,你们都回家休息。”

    霍翌铭和霍子栋齐刷刷看向苏茉莉。

    后者,立即寒了一张脸。

    霍子栋从来不会和苏茉莉说一句话,根本也不会领她的情,他厌恶和这个女人在同一个空间待着。

    眉头一皱,看了他二叔一眼,抓了外套就走人。

    苏茉莉也不在意,横竖她也没心情讨霍子栋的欢心,她只要讨霍翌铭的欢心就够了。

    “翌铭,你回去吧,好好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才有更好的精神工作。”

    感觉苏茉莉今天晚上不是一般的热情,霍翌铭心情烦躁,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不用了,你回去吧。”

    霍老爷子心疼大孙子,当然也不会愿意苏茉莉在这里守着他,开口道,“你们都回去吧,有警卫在,你们不用担心。”

    “爷爷,这怎么行呢?警卫哪里有自己家人照顾仔细,你要觉得不方便,我去照顾妈,让爸过这边来照顾你。”苏茉莉笑着讨好老爷子。

    老爷子不是个罗里吧嗦的人,苏茉莉不断叽叽歪歪,他就烦了,“我说让你回去!”

    苏茉莉是个聪明人,老头子生气了呢,语气那么重,虽然心有不甘,可她也不得不走,“那,我走了,爷爷,我明天再来看你。”

    房门开了又关了,老爷子睁开眼睛,见霍翌铭仍旧坐在沙发上没动,沉声道,“你还不走?”

    “我就不走了。”霍翌铭继续用手机处理着邮件。

    老爷子知道自己孙子的脾气,由着他,闭眼睡觉。

    日子就这么马不停蹄地走动,e.k国际海外有个大项目要启动,霍翌铭不得不和高见莫枫一起飞去了国外,一走就三四天,白天忙得焦头烂额,晚上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时分,再把白天遗留的事情稍作处理,已经到了后半夜。

    霍翌铭怕打扰夏小玖休息,便没有给她打电话。

    第五天,也就是到了夏宏德做手术的日子。

    夏小玖原本以为有霍翌铭在,什么都不用怕,谁会想到,他一出差就去了好几天,除了他离开的那天在机场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出差了,之后再没有收到只言片语。直到父亲要做手术了,他还没有回来。

    其实所有的专家团队霍翌铭已经早就安排好了,今天只要送父亲去手术就行了,然而想到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五,夏小玖就心里慌乱的不行。

    一大早,走起路来总是磕磕碰碰,心跳快的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夏小玖,你出息一点,爸爸一定会平安无事。做手术的全是技术一流的肿瘤专家,你怕什么?

    她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可还是没法平静,如果翌铭在就好了。

    她捧着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但是她不能,是他太宠腻她了,宠得她失去了自我,忘记了自己从前的样子。她不能太软弱,她必须独立坚强,变回从前那个冷静沉着的夏小玖。

    手机被捏得发烫了,她还是狠心地放进了包包里。

    夏宏德的手术安排在下午两点。

    越接近手术时间,夏小玖越是感觉不能呼吸,梗着脖子透过玻璃看见夏安安紧紧抓住父亲的手,眼泪不停往下流,她在外面也跟着哭得稀里哗啦。

    好想推开门进去,和父亲好好说会话,这……很有可能是和父亲最后一次说话,可是,她不能。在手术前父亲更是受不得一点点刺激。

    终于手术室来人接夏宏德过去做手术了。

    好几个护士将夏宏德推出来,夏安安红着眼睛,紧紧抓着父亲的手跟着推车走,宋妍玲晃着一头波浪卷发,装模作样地抓着夏宏德另一只手假哭。

    夏小玖在门口,对上了父亲的视线,哪怕她死死咬住唇瓣,还是忍不住抽泣出声,眼泪如同金豆子扑簌簌往下砸。

    夏宏德突然眼眶红了,他别开视线,紧紧闭上眼睛。

    夏小玖紧紧地一路跟在推车后面跑着,直到把父亲送到手术室门口。当手术室的大门打开,推车在不断往里行进的时候,她崩溃了。

    如果父亲正好成为那百分之六十五的不幸,她该怎么办?她已经没有妈妈了,要是再没有爸爸,她真的承受不了。

    “爸爸……”夏小玖崩溃地扑过去抓住夏宏德手,“爸爸,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在外面等你出来……”

    “家属退后,不能影响病人情绪。”一个专家走过来说。

    夏小玖的哭声戛然而止,她有些惊恐地赶紧捂住嘴,深怕自己真的影响到了父亲,赶紧退到手术室门外。

    大门关上,“手术中”的红灯亮了起来。

    天色渐渐暗了,夏小玖觉得自己两条腿已经麻木得不像自己的了。

    她用手捏捏,活动活动,揉揉揪着一团的心口,她开始来回走动。时间越长,她就越是心急如焚。

    宋妍玲靠在椅子上悠闲地看完了一部小说,打了个哈欠,起身对夏小玖和夏安安道,“你们在这里守着,那么我就回去休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