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352章 美艳不可方物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352章  美艳不可方物

    以前,她从来没有发现霍子栋是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人。看着这张与霍翌铭眉眼有几分酷似的俊美脸庞,夏小玖不禁想,霍子栋的妈妈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嗯,想必一定优雅高贵美丽,不然怎么会生出这么好看的儿子?

    霍子栋买了两杯一样的奶茶,两人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边喝边聊,“玖儿,我太爷爷和爷爷奶奶他们……你别和他们计较,等过段时间,他们就消气了,所以你……”

    夏小玖知道霍子栋想说什么,她笑了笑,打断他的话,“我不会和他们计较。谢谢你信任我,子栋。”

    能对她说出这一番话,不是对她的信任又是什么?

    “真是委屈你了,害你和我二叔……”霍子栋摇着头,后面的话没说完。

    看着夏小玖暗淡下去的眼眸,他接着道,“不过玖儿你放心,我二叔的脾性我了解,他好不容易才动心的女人,不管家里怎么反对,我二叔肯定不会抛下你,你千万要对我二叔有信心。”

    “嗯,我知道。”夏小玖低低地说。其实,刚刚她很生气很生气的时候,突然间就很想霍翌铭,好想不顾一切跑去他的公司找他。

    想赖在他的怀里,哭诉她心中的愤怒,想她陪着他狠狠地批判那个无耻不要脸的宋妍玲。

    然而,夏小玖明白,她不能任性,霍翌铭有工作要忙,没有太多时间陪她哭闹,前两天他们分别的时候,他暗示过,他父亲派了人监督他,事实上就是监督他们两人,不让他们两人见面。

    见不着面的时候,两人就只有电话联系。

    长久以来,他们都是天天在一起,除非他去出差,夏小玖已经习惯了有他的每一天,突然间不能天天见面了,就感觉她的心也跟着没了。

    那种明明知道他就在不远的地方,却又够不着的痛苦,是无法言说的。直到现在,她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相思入骨。

    除了思念的痛苦折磨着她,父亲的手术能不能成功也像小虫子啃食着她的心。

    父亲倒下地的那一幕,永远都刻在她的心上,那一晚,要不是霍翌铭沉着冷静地帮她安排好了一切,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正是经历了那一晚,她突然间想到,太依赖霍翌铭的习惯不好,如果没有他,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了。

    她必须要变回从前那个坚强独立的夏小玖,即便霍翌铭不在身边,也能够沉着冷静地应对各种事情。

    “玖儿,突然间觉得喝奶茶太没意思了,我好想喝酒,陪我喝两杯怎样?”霍子栋看着夏小玖拧紧的眉头突然说道。

    “啊?喝酒啊——”夏小玖声音拉长,脑子里快速地转动着,唉,霍子栋这孩子,分明就不是他想喝酒,不过是想陪她喝,让她发泄心中的郁闷而已,只是她不会说破。

    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好啊,事先申明,太便宜的酒我可不喝,省长大人的少爷请喝酒,必须得喝最贵的,才能不失你的身份。”

    “没问题。二婶想喝什么都可以,随便你点。”霍子栋爽朗地笑着,“要是我让你喝太便宜的酒,回头我二叔还不劈死我?”

    唉,他就没有想过,带自己二婶去喝酒,不管喝什么酒,二叔会不会都想劈了他?

    这个世界上,见过夏小玖醉酒后的媚态的人,只有霍翌铭。他怎么肯让她那份独有的美好被别的男人看见?

    她今天,是真的需要喝点酒,纾解下心中的苦闷,夏小玖也没多想,直接坐上霍子栋放在地下停车场的车。

    一路出了医院,霍子栋左拐右拐,穿过好几条街,最后在一家名叫“自由港”的酒吧门前停了下来。

    “怎么来酒吧了?”夏小玖轻声问,他以为霍子栋要带她去的至少是什么高级会所之类。毕竟在她的印象里,霍子栋就是个乖孩子,从来就不会混酒吧迪厅什么的。

    霍子栋一眼看穿了夏小玖的心思,笑道,“喝酒嘛,还是要这种地方才有味道。”

    两人下车,把车交给泊车小弟,夏小玖跟着霍子栋往里面走。

    “现在才下午三点多,白天酒吧也营业吗?”夏小玖这种从来没有泡过吧的乖乖女,哪里知道还有全天候营业的酒吧。

    霍子栋但笑不语,带着她往里面走。走到里面,夏小玖才知道自己的 问题多么可笑。

    酒吧现在不但营业,里面的客人还不少。

    喧嚣的音乐声震天吼,夺目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着,远处的舞池里有很多少男少女像磕了药一样,摇头晃脑,醉生梦死。

    酒吧中间很多桌子空着,夏小玖环视了一圈,才发现,这里的客人年纪都偏小,像她和霍子栋这种年纪的还不太好找。

    “来吧,喝什么?”霍子栋领着夏小玖走到吧台边,给她指指,示意她坐高脚凳。

    夏小玖也不拘束,坐上高脚凳,答道,“随便吧,你做主。”刚刚她说不喝便宜的酒,只是和他开玩笑而已。

    霍子栋转头,直接对着酒保说,“一瓶法国mouton rothschild。”

    酒保点头,拿出一瓶mouton rothschild,开了盖子递给霍子栋。

    霍子栋给两人一人倒一杯,举杯,轻轻碰向夏小玖的杯子。

    夏小玖轻抿了一口红酒,晃动着杯子里红得如同鲜血似的液体问霍子栋,“为什么请我喝这个,你真怕便宜的我不会喝吗?”

    “不是。”霍子栋再次在她杯子上碰了下,轻轻抿着红酒,拧眉的动作完全是霍家男人的标准动作。

    “为什么?你看那些酒——”夏小玖看向酒保调制的酒,“蓝的,黄的,绿的,不仅颜色漂亮,看起来也很好喝的样子。”

    “这个酒不伤身体,那些调制的鸡尾酒,喝着好喝,品质可比这个差远了,你人如这红酒,你喝这个最适合不过。”

    她人如这红酒?

    是这样吗?夏小玖可是明白,这酒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就是美艳不可方物的意思,霍子栋这是在夸她美吗?没有谁不喜欢被人夸。

    她喝了一大口红酒笑得眉眼弯弯,“你这是在夸我的意思吗,子栋?”

    “对啊,难道你没有听出来?”霍子栋看向夏小玖,被她灿烂的笑晃的心神一荡。果真,他说对了,玖儿如此酒。

    “哈哈,那我就不谦虚了,谢谢你的夸奖,这酒好喝。”夏小玖笑着一口将杯子里的红酒全干掉。仿佛所有的烦恼都随着酒下肚了。

    “喂!”霍子栋想要阻止她已经来不及了,“有你这么喝红酒的吗?”

    “怎么,心痛了?我知道这酒贵,可是你答应了请客,就不能太小气对不对啊霍大经理?”夏小玖嘻嘻哈哈笑着,一点也不客气,再次抓过瓶子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霍子栋看了眼她再次倒满的酒,有些担心地道,“我没那么小气,这红酒是用品的,你这么牛饮怎么能品出它的美味?还有这红酒后劲大,我担心你一会儿醉了回不去。”

    “哈哈,醉了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在吗?”夏小玖笑着又喝了一大口红酒,娇俏的脸蛋上已经染上了酒后的红晕。

    “你敢醉了我就把你卖了。”霍子栋开玩笑恐吓她。

    夏小玖眯着眼眸,感受着红酒从喉头一路滑下的醇香,“我不值钱,还没有你这瓶红酒有价值,你卖了我还换不来一瓶酒,还要背上人贩子的罪名进局子里吃大锅饭,这种得不偿失的事,聪明如你,你不会做的。”

    霍子栋看着夏小玖已经有几分醉意的媚态,心里暗叹,谁说你不值钱,你分明就是无价之宝,不然,二叔怎么会那么稀罕?

    两人一边喝,一边漫无天际地瞎扯,不知不觉,夏小玖第二杯红酒下肚,她还想再倒酒,霍子栋不知道她酒量,不敢让她喝多,只给她倒了半杯。最后,酒没了,霍子栋就拉着夏小玖加入了那些少男少女“群魔乱舞”的阵营。

    于是霍子栋又见识到了夏小玖的另一面——热情奔放,成熟妩媚相结合的野性美。

    两人走出酒吧回到医院,竟然已经接六点多了。

    等夏小玖走了,霍子栋这才想起他没有问她来医院干什么。现在这情况,她不可能是来看他太爷爷和奶奶的。

    转身想要去追,夏小玖已经消失在人群里了。

    夏小玖回到夏宏德的病房门口,透过玻璃,能够看见夏安安正在给她父亲喂饭,而宋妍玲则坐在一旁,对着镜子拨弄着自己的卷发,举手投足间,完全一副风骚样。

    光看着宋妍玲,她就觉得恶心。

    夏安安扭过头,看见夏小玖在门外,一会儿就走了出来,冷冷地说道,“爸爸答应做手术了。”

    “真的?”夏小玖一阵狂喜,激动地抓住夏安安的手,“姐,谢谢你。”

    夏安安抽出自己的手,不愿意和她多说话,转身进病房。

    夏小玖不敢进去惹父亲生气,只能在门外的椅子上坐着。头有些晕乎,脸颊发烫,眼皮沉重,她缩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手机发出震动的轰鸣,她迷迷糊糊,拿出手机,接起来,“喂——”睡意朦胧的娇憨,慵懒,直听得电话那头的霍翌铭全身一震。

    突然间有些口干舌燥,整整三天都没见到他女人了,他现在必须立刻马上见到她,伸手不赖烦地将领带一扯,“地下停车场,赶紧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