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346章 一辈子见不得光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346章  一辈子见不得光

    宋亦玄在霍翌铭面前实实在在成了个透明人,他过往的一切包括他和夏小玖之间的纠葛他了若指掌。

    对于调查结果霍翌铭是震怒的。

    宋亦玄竟然敢打着爱的旗号接近他妹妹,真的是活腻了。

    而夏小玖竟然有眼无珠地暗恋宋亦玄那个渣男几年之久,他气到没话说。气恼之余,他又不免会想,夏小玖心里是不是还有点忘不了那个渣男?

    只要想到或许有那个可能,傲娇自尊,独占欲特强的他,就会愤怒得想杀人。

    对于宋亦玄,他有的是办法收拾他,可是对夏小玖,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收拾她。

    在他的心绪没有平复之前,他不敢面对她,他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掐着她的脖子质问,又丢自己的脸,还要伤害到她,所以出事了,他一直躲避着,实在禁不住煎熬了,便夜里回去与她缠绵。

    只有狠狠地拥有她,他心里才能平衡。

    “这事儿在我这里过去了。”霍翌铭眸光有些悠远,暗暗叹息了声,他吻着夏小玖的额际,“长辈那里,可能一时半会儿还没法接受,我们暂时不能同时出现在他们眼里,你有事电话联系或者找莫枫,老爷子的病……受不得半点刺激了。”

    “翌铭,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爷爷和妈……”虽然她是被人算计了,可她也推卸不了责任。往男人的怀里挤了挤,夏小玖愧疚得不行。

    她知道,霍翌铭表面冷漠,事实上对他的家人极其在乎。而她,一直都在伤害他最在乎的人。

    “都过去了,你也不用自责。”

    夏小玖抬头看他,“翌铭,我,我想我被人算计了。”

    “脑子不傻,还有救。”霍翌铭宠溺地捏了捏夏小玖的脸。

    “我本来就不傻。”夏小玖不满地噘嘴,倏尔,抬眸看向霍翌铭,“你早知道了?”

    “你说呢?”霍翌铭瞪着夏小玖,使劲揉了把她的发顶,这个问题太侮辱他的智商。

    “嗷……”夏小玖哀嚎了一声,倒在男人怀里撒娇。

    沉郁了几天的心情,终于放晴了,真好。

    不过,总觉得霍翌铭有烦心事,眉头纠结,这和两人以往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或许,他是担心爷爷的病吧。

    夏小玖这样想。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儿,不得不分开。

    父亲还在家里等着呢,夏小玖又打了车直奔家里。

    回到家里,就见宋妍玲敷着面膜,躺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双脚搭在茶几上不停晃动,手里翻看着时尚杂志,嘴里哼哼着小曲儿惬意的不行,哪里是之前哭得梨花带泪的那个宋妍玲?

    这个女人还有良心吗?丈夫卧病在床,她却这样开心。

    夏小玖心里顿时就窜起一股火气,深呼吸,深呼吸,她不想和她吵架,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抬腿就上楼。

    可是宋妍玲却不打算让她舒坦,从沙发上坐起身来,阴阳怪气道,“哟,二小姐回来了呀,怎样?被你父亲逼着放人,心里肯定不舒坦吧?”

    “……”夏小玖咬牙,狠狠瞪了宋妍玲一眼,噔噔噔上楼。

    夏宏德见她开门进来,赶紧要坐起身来,夏小玖立即过去按住他,“爸,你别动,好好躺着,一会儿又头晕了。”

    “我没事,一些老毛病而已,躺了这会儿,已经没事了。怎样,你姐姐的事处理好没有?”夏宏德眼眸满满的急切。

    “爸,你放心,已经处理好了,他不会再对夏安安动手了。”

    夏小玖话音刚落,宋妍玲阴阳怪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哟,说的这么好听,我可不敢相信,别不是当面放了人,背后又使什么阴招吧。”

    “宋妍玲,我爸生着病呢,你胡说八道什么?”夏小玖有些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她就是故意找茬。

    夏宏德一听宋妍玲这话,心里立即不安了,挣扎着爬起来,抓住夏小玖的手,急切地说,“玖儿,你,你不会那样做的,对不对?安安是你姐姐,你不会对她那么狠对不对?”

    爱女心切的夏宏德,听不得宋妍玲挑唆。

    “爸,我保证不会,你相信我。”夏小玖举手发誓。

    “好,好,爸爸相信你,那你姐姐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老夏,你这就相信她了。”宋妍玲插嘴,“她的保证你也相信?她之前不是说安安与她和霍翌铭无关么,可事实怎样,就是他们干的。你这个女儿啊,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了。”

    “宋妍玲,你故意这样挑拨我和我父亲,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夏小玖生气地怒斥。

    夏宏德立即不高兴了,“玖儿,你说话怎么这么狠?她还怀着宝宝,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

    “爸,不是,我,我……”夏小玖真的很委屈,现在宋妍玲有了护身符如此嚣张,而她父亲又护着她,即便有理也说不清。“爸,你歇着,我去给你熬粥。”

    她不想再和宋妍玲待在一起,这个女人是存心找茬,气她倒没什么,她不想气坏父亲。

    “你不许走。”夏宏德一把抓住夏小玖,转头对着宋妍玲说,“妍玲你出去一会儿,我和玖儿有话说。”

    “老夏——”宋妍玲噘嘴撒娇,死老头子,有什么悄悄话要说,居然还要撵她走?

    “听话,先出去。”夏宏德累得有些微微喘气。

    “好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宋妍玲一甩手,走出去,还不忘把房门狠狠关上。

    狠狠跺着地板离开,走了一段儿,她拧了拧眉,转身,又轻手轻脚倒回去,将耳朵紧紧贴在门板上。

    “玖儿,你去把门锁上。”夏宏德吩咐。

    还锁门?

    宋妍玲整个眉毛都竖了起来。老东西,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支走她,凭什么呀,她是他老婆。

    父亲让锁门,夏小玖也有些讶异,不过,她什么话都没说,起身去锁上门,再坐回床边。

    “爸,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玖玖啊……”夏宏德微微叹息,看向夏小玖的眼睛,染上湿意,“其实,其实你姐姐夏安安,她并不是我亲生女儿……”

    “什么?”夏小玖惊得差点跳起来,门外,宋妍玲也惊得睁大了眼眸,死死贴着门板,竖起了耳朵。

    “安安……刚满月就来到了我身边,她是一个朋友托付给我照看的,二十几年了,她都没有来领回去,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是不是……”

    夏宏德颤抖着,别开了脸,抹了把眼角。

    夏小玖直觉,父亲这个朋友肯定是女人,而且她对于父亲肯定有特殊意义,不然,他怎么会孑然一身多年,而且那么宠爱夏安安?

    有的时候,父亲很偏向夏安安,夏小玖甚至觉得,她不是父亲亲生的,谁想到,夏安安才不是他亲生的。

    对别人的闺女,都可以宠溺到如此,夏小玖真的很嫉妒。

    “爸爸,你那个朋友是夏安安的妈妈?”

    夏宏德收敛着自己的情绪,并没有答话,夏小玖便明白自己是猜对了。一时很心疼父亲。

    “爸爸,我想,夏安安的母亲,她可能……没事,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出现而已,你不用太担心。”

    “爸爸不担心她,只是担心万一有一天,她来要回自己的女儿,而我却没有保护好她……我只怕要背负歧视养女,袒护亲生女儿的罪名了。”

    话到这里,夏小玖什么都明白了,她抓住父亲的手,“爸爸,你放心,我保证,夏安安她会好好的,霍翌铭已经答应不会再动她了。”

    “真的吗?爸爸可以相信你吗?”夏宏德小心翼翼地问着,一张脸蜡黄,原本五十岁不到,只比霍竣丞大几岁,可和人家的脸比起来,仿佛老了十几岁。

    夏小玖突然间就心疼得不行,抓了父亲的手,她声音哽咽,“可以的,爸爸,我一直都没变,我还是你之前那个女儿。”

    “好,好,爸爸相信你。”夏宏德微微叹息了声,话锋一转,“玖儿,你是公司的大股东,什么时候来公司接替爸爸的位置?爸爸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了。”

    “爸?你,你说什么大股东?”夏小玖大吃一惊,“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傻丫头,你之前不是签了字吗?”

    签字?

    夏小玖心里咯噔一跳,努力在脑子里搜寻,她想起来了,记得那是宋妍玲进夏家前,有一次在书房里,爸爸让她签字,说是什么股份之类的,她当时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签字了,难道就是那个?

    她记得爸爸当时说过,夏安安也有份,但是不知道,自己竟然是最大的股东。

    “想起来了吧?安安闲散惯了,不适合管理公司,你聪慧过人,又细心,将来,公司只能是你接班了。”

    “爸爸,你快点好起来,明天我们就去医院看病,公司必须你管,我做不来。”

    门外站着的宋妍玲一听这个消息,瞬间一把火从心里烧起来,老东西什么时候把公司给了夏小玖,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他把公司给了夏小玖,那么她呢?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呢,将来让她们娘儿俩喝西北风去啊?

    心里翻涌着怒火,宋妍玲抬脚就想踹门大闹,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睛眯了眯,打铁就趁热,今天的火候也差不多了,看来某些计划,她得提前了。

    屋子里,夏宏德和夏小玖丝毫不知道他们的谈话被宋妍玲听去了。这个夜晚会发生什么大事,谁也无法预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