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275章 神经病,气坏了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275章  神经病,气坏了

    霍总?

    夏小玖立即僵直了身体,霍翌铭找她干什么让公司的同事来叫人?他一定要闹得这么人尽皆知吗?

    事实证明,她想的多了。

    那个喊她的同事见她走过来,立即笑着道,“夏组长,新来的霍总让你去汇报一下近段时间你们组的工作。”

    “新来的霍总?”夏小玖直拧眉。

    “是啊,夏组长你这表情是不想去的意思?”叫聂燕的女同事笑话她,“你难道没见到今天早上,一众部门经理陪同着霍总过来介绍,那些个女同事的眼睛都落到霍总身上了吗?人家想去都没机会,你啊,还不赶紧去。”

    夏小玖立时明白聂燕说的是霍子栋了。

    看来,她是担心得有点过头了。

    整了整衣服,夏小玖往总经理办公室去。

    敲敲门,里面没有人应声,她看看周围,并没有看见别的什么人,立即推开门进去。

    就在她进去的下一秒,她的小身板立即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

    “啊……”夏小玖吓得惊呼一声,立即开始拼命挣扎,“子栋你干什么?”

    “子栋?”头顶上熟悉的冷冷的声音传来的同时,夏小玖也嗅到了她所熟悉的烟草味道,立即明白她刚刚误会了。

    “啊,翌铭,怎么会是你?”夏小玖转过身去看霍翌铭,“不是子栋让人去叫我吗?”

    “……”霍翌铭薄唇抿得紧紧的,犀利的眼眸盯着女人娇艳如桃花的脸庞,一张俊庞黑得彻底。

    子栋,子栋。

    他怎么听着这称呼从她女人嘴里出来,怎么就变了味儿呢?

    “我找你,你很失望吗?”他的声音透着冰冷的醋意。

    “翌铭,你,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夏小玖被男人的眼神盯着浑身发毛,她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夏小玖,你分明就看见我来公司了,不主动过来找我,赖在办公室里装死,我让人叫你过来,你还满嘴子栋子栋,是怎样,你男人就让你这么不稀罕?”

    嗷……霍大总裁的醋坛子又打翻了,他怎么能这么爱吃醋呢,子栋可是他的亲侄子啊。

    夏小玖眨巴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大总裁嘴巴里说出来的。

    如果说以前他吃醋比较隐晦,那么这一次,是明明白白摆在眼前了。翌铭吃醋,说明他在乎她,那么是因为爱她,还是男人天生的占有欲?

    她男人这样完全像极了三岁小孩子,不该子栋笑话他,连她也这么觉得。

    “噗——霍总,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哦,哈哈哈……”夏小玖看着霍翌铭的样子,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夏小玖!”大boss额际的青筋都凸显了出来,他一个雄性动物征服欲满满的动作,挑起她的下颌,利眸直盯着女人的小脸,“谁吃醋了?你笑什么笑?我有说让你笑了?”

    瞧大总裁这黑着脸抓狂的样子,夏小玖更是忍俊不禁,不仅笑,还笑得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看得霍翌铭额际青筋突突直跳。

    恨不得一把掐死这女人。

    小东西,看着他越生气,她越得意是不是?

    他是不是该狠狠惩罚惩罚她嘴巴乱叫别的男人,叫的那么亲热?

    心念一动,他张嘴狠狠咬住女人的嘴。

    “嗷……”刚刚还笑得天花乱坠的女人,忍不住一声哀嚎,只感觉唇瓣上一痛,便有温热的液体流进了嘴里,立时一片腥咸。

    “霍翌铭你咬破我的嘴了。”夏小玖不满地控诉。

    “谁让你笑?”霍翌铭嘴巴里说得恶狠狠地,实际上心里已经有些懊悔了,刚刚,他只是轻轻咬而已,谁知道女人的唇瓣那么娇嫩,一咬就破了。

    “你,你你个吸血鬼!”夏小玖指着霍翌铭,他的薄唇上沾染了她的血迹,看上去邪恶无比。

    “我就是吸血鬼,专吸你的血。”霍翌铭一把捧起女人的脸,吻住她,将她唇瓣上的血迹舔舐干净。

    夏小玖有些吃痛,不过,当男人加深了吻,柔情似水地安抚她时,她秒秒钟便迷失了自己。

    挂在男人的脖子上,全靠人家的力量才不至于瘫软在地上。

    “以后,不准叫别的男人叫那么亲热。”他放开她,磁感的嗓音有些暗哑。

    “好……”女人被吻傻了,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秒秒钟变成乖乖兔。

    霍大总裁终于圆满了,捏捏女人染着红霞的小脸蛋,“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

    “谁?”夏小玖抬起头来,她所知道的,霍翌铭除了几个哥们,并没有什么朋友。

    “马上你就知道了。”

    霍翌铭打了个电话,两分钟后,敲门声响起,之前和他一起来公司的那个身正装的女人开门走了进来。

    “霍总。”

    霍翌铭点点头,对着夏小玖介绍到,“玖儿,这个是王芷萱,我们家家庭医生王英明的亲侄女。”

    “哦,王医生的侄女啊,呵,你好。”夏小玖礼貌地伸出手。

    “你好,少奶奶。”王芷萱笑着伸手和夏小玖一握。

    “玖儿,你们聊,我先出去。”霍翌铭指指门口就走了出去。

    呃……

    夏小玖不太明白霍翌铭的意思。

    她和这个王芷萱才刚认识好吗,请问他们两人有什么可以聊?

    王芷萱却一点也不觉得生疏,热情地和夏小玖聊起家常来,感觉她们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呃,好吧,不得不说王芷萱很会说话,夏小玖对着这么热情的人实在冷淡不起来。

    “少奶奶,近段时间你经常做噩梦吗?”

    “呃,没有啊?”夏小玖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那么,你有没有遇到什么让你一直想不明白的烦心事?会让你夜不能眠,甚至经常臆想着有人要害你啊,或者藏在你屋子里?”

    夏小玖惊讶地看着王芷萱,她是有烦心事,就是暗中对她下避孕药的人,她连做梦都想把她揪出来,可是……这个,她怎么知道?

    还有,她从来就没有臆想过有人害她。

    咦,她怎么这么问?

    臆想这个词……

    夏小玖转动着眼珠,盯着王芷萱的脸,忽地想到了某种可能。

    “你是霍翌铭请来的心理医生吧?”夏小玖也不回答的她的问题了,直白地问出口。

    “啊?呃,少奶奶,希望你不要生气……”王芷萱有些尴尬。

    “我没有病,你请出去吧。”呼,呼,夏小玖怎么能够不生气?她没有大发雷霆,耐着性子请她出去已经算是奇迹了。

    “对不起少奶奶。”王芷萱欠欠身,赶紧开门出去。

    霍翌铭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出来了,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么快就完了?”

    “对不起霍总,少奶奶生气了。”

    生气了?

    霍翌铭拧了拧眉,“你下去吧。”推开门办公室的门,一个沙发上抱枕直冲他的面门而来。

    “霍翌铭,你是不是有病,莫名其妙给我找什么心理医生?你以为我神经病了?”

    夏小玖气得不行,叉着腰身冲着霍翌铭低吼。

    霍翌铭眉头拧得更深了,一般有病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有病,就像喝醉酒的人一样,总不会承认自己醉了。

    他过来抱她,“玖儿,别这么激动。我们冷静一点好不好,我是发现你这几天有点不对劲,所以才想着给你找个医生和你聊一聊,咱们只是聊聊又没什么坏处,是吧?”

    “是,是没有什么坏处,可是你丫把我当神经病啊,我根本就没病啊,我干什么要装神经病和她聊?”夏小玖往后一退,一把拍掉他的手,越说越气愤啊,别人骂自己神经病还不爽呢,她这是完完全全被当作神经病了,她能不气吗?

    吼,吼……

    夏小玖气红了一张脸。

    霍翌铭见她这个样子,怕把她逼得急了,赶紧软着声音哄,“好好好,你没病,我们不和她聊就是了,干什么这么生气?”

    “呵呵,霍翌铭,我干什么这么生气,如果有人把你当了你神经病,你会很开心吗?”

    “玖儿!”霍翌铭上前,霸道地抱住了夏小玖,触着她的耳朵说,“我只是很担心你,你的一些怪异的行为说明,你已经不太好了,所以我……”

    “我有什么怪异的行为,我好的很……”夏小玖负气地吼出声,而后生生顿住,她突然间想起霍翌铭说她怪异的行为是指什么了。

    霍翌铭见她顿住,知道她想起来了,“那你能给我解释清楚你那些神经质的举动是为什么吗?”

    神经质的举动……

    呵,呵呵。

    因为并没有证据,她满屋子乱找人的举动在霍翌铭看起来确实很神经质,他要她解释,可是,她现在没法给他解释。

    “不为什么!你觉得我神经质就神经质吧,我走了。”夏小玖一把推开霍翌铭,闪身出门。

    “玖儿!”身后霍翌铭的喊声被她狠狠关在门里面。

    郁闷郁闷,明明是秋天这么凉爽的季节,夏小玖使劲用手扇着风还是觉得心里憋屈得慌。

    不行,她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快步回到办公室,拿着她的包包直接翘班走人。

    横竖这公司是霍翌铭的,她就翘班了,看他要拿她怎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