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252章 蛇咬屁屁,大乌龙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252章  蛇咬屁屁,大乌龙

    他冷陵风的人品至于这么去偷窥一个女人?

    真不应该答应老大管她的闲事!

    黑着脸,迈步往前走,一下子走出去二三十米远。

    杜芊芊终于满意了,这才慌忙解决个人内急。

    “呼……”终于解决完,杜芊芊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一时感觉好幸福,只是这种幸福还没有维持多久,她准备起身之时,屁屁上似乎被什么东西啄了一下,凉凉的带着刺痛。

    什么鬼东西咬她?

    在这荒郊野岭的,她一下子就想到了毒蛇。

    “啊……”惨叫声不受控制地飙出喉头。

    听闻杜芊芊的叫声,冷陵风眼角狠狠一跳,想也不想地直接冲向她的身边。

    “怎么回事?”

    “蛇,蛇……”杜芊芊吓白了一张脸,惊吓让她忘记了羞耻,裤头都还没拉好,看见冷陵风,一个劲儿向他扑过来。

    “蛇?你被咬到了?”冷陵风不淡定了,心里一紧,立即将扑过来的女人一把抱起来。

    这野外蛇很多,如果是被最毒的蛇咬了,可就不太好了。

    明亮的手电照向草丛里,锐利的双眸搜寻着蛇的踪迹。

    来回寻了几圈,地上除了一根翘起的枯枝外,根本就没有看见蛇的影子,心里立时有了疑惑。

    眉头拧了拧,看向杜芊芊,“你确定是被蛇咬到了?”

    “是……”

    “我看看。”

    他看看?

    杜芊芊狠狠咽了口唾沫,艾玛,那个位置……她纵然再大胆脸皮厚,也不敢给他看啊。

    “不。”她一口拒绝,下意识揪紧了自己的裤头。

    冷陵风眉头一拧,忽然生气地吼,“你不给看我怎么知道是被什么蛇咬了?如果是最毒的蛇,秒秒钟要了你的小命!”

    “……”杜芊芊有些被吓到了,她果真是流年不利啊,白天没被野蜂蛰死,现在又被蛇咬了,啊啊啊,要不要这么倒霉?

    小命和脸面比起来,她当然是要命啊。

    “那,你,你看吧……”她的声音细弱蚊蝇。

    冷陵风抱着杜芊芊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直接将她在怀里翻转趴在他腿上,扒下她裤头。

    白嫩的肌肤上,没有红肿的迹象,只是有点破皮,这情况分明就不是被蛇咬的,冷陵风想起地上那根枯枝,想来,她只是被那跟枯枝划伤了。

    将女人的裤头往上一拉,一把将她放到地上,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杜芊芊,你玩我呢吧?被蛇咬伤了还是被树枝划到了你都不清楚?”

    呃?

    这个男人在说什么?被树枝划到了?她,她不是被蛇咬到了吗?

    杜芊芊眨巴了下眼睛,立时明白了冷陵风的意思,但是她还是想确认一下,“你,你的意思……我没有被蛇咬?”

    “没有。”冷陵风别开了眼,一张俊脸竟然有些发热。

    她没被蛇咬,只是被树枝划到了!

    杜芊芊一张俏脸忍不住腾得一下子烧红。

    她,她这是感觉出错,闹了个大乌龙?哎妈呀,她的脸啊,要去哪里找回来?

    没有被蛇咬伤真的很庆幸,可是她的小屁屁都被看光光了,呜呜……

    “那个,那个对不起,是我惊吓过度,感觉出错……”杜芊芊咬唇,自觉没有脸面对冷陵风,逞强地往帐篷的方向走。

    冷陵风轻咳一声,粗着声音对一瘸一拐的杜芊芊低吼,“腿都扭伤了,你还想弄到骨折吗。”

    长臂一伸,直接将女人拦腰抱起来。

    “啊……”杜芊芊惊呼一声,怕摔下地,赶紧搂住男人的脖子。不敢看男人的脸,一颗小脑袋死死埋在人家胸前。

    死男人,总是吼她,就不能对他温柔地说一次话吗?

    不过……杜芊芊就是见鬼地爱惨了冷陵风这个冷冰冰,硬邦邦的样子,被人吼了,心里还像喝了一罐蜜一样甜。

    气氛有些尴尬。

    脸颊贴着男人的胸膛,两人都不再说话,回到帐篷前,冷陵风将杜芊芊放下地,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帐篷。

    杜芊芊躺下,想到自己闹的大乌龙,一把捂住脸,好想一把卡死自己。不过,她现在和冷陵风的关系更撇不清了。

    冷陵风,被你吻了,还被你看光了,你这只妖孽,只能我杜芊芊收了。

    霍翌铭一路背着夏小玖回到帐篷,静夜里除了秋虫啾啾的叫声,还夹杂着轻微的鼾声,大家都睡着了。

    呼——

    夏小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幸好没有人发现他们出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想到刚刚的激情缠绵,夏小玖的心尖儿还忍不住颤抖。

    他们实在是太大胆了,竟然在野外就……

    捂了捂滚烫的脸颊,正时,霍翌铭已经从保温壶里倒出了开水,用冷水调和到适宜的温度端到夏小玖旁边。

    “你将就着洗洗。”这里没有浴室,只能这样了。

    “好……”夏小玖红着脸,想到自己的大胆和开放,不敢去看她男人的眼睛,咬着唇含糊地道,“你出去回避一下……”

    “我们俩,是还需要回避的关系?”霍翌铭捏了把女人的脸蛋,却又忍不住顺从她,“好,我去小溪边洗个冷水澡回来。”

    夏小玖收拾完自己躺下,腰和背有些隐隐作痛,想来是之前石头上太硬了。都怪霍翌铭那个臭男人,简直太禽兽了。

    没过多久,霍翌铭回来了,躺下直接将女人的小身板捞进怀里。刚刚洗过冷水澡,他的身上还透着凉意。

    夏小玖不适地往后面退了退,手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腰背。“怎么了,不舒服?”霍翌铭立时发现女人的异样,大手跟着立时抚上她的后背。

    夏小玖没好气地嘟唇嗔怪,“还不是怪你,那种地方也敢……”

    霍翌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是,怪我不好,没有选好地方,明天我们重新换个地……”

    夏小玖一拳头捶在男人的肩头,“霍翌铭你是不是人?你明天还想……没门!你以为我就真的那么好骗?”想到今天晚上他提议出去看夜色,根本就没安好心,被这头大野狼给骗惨了。

    明天她如果还被骗,那她夏小玖真的就是头蠢猪!

    “玖儿,我哪有骗你?不过是月色太好,你太诱人,所以控制不住也是人之常情……”霍翌铭狡诈的把自己的撇得干干净净。

    “霍翌铭,你……”

    “好了好了,不闹了,夜深了,赶紧乖乖睡,我给你揉背……”

    男人哄着女人睡觉,眨着狭长的眼眸,眸底满满的算计。嗯,今天晚上太美,明天可得好好想想去哪里了,不能再伤着他女人的背了……

    翌日,天大亮了,大家都起床了,只有霍翌铭和夏小玖的帐篷里还没有动静。

    沈少炜熬了一锅粥,准备了火腿和面包,早餐就做好了。

    “开饭了。”沈少炜喊。

    “玖儿怎么还不起床?我去叫她吃早餐了。”杜芊芊嘀咕着,瘸着腿就想过去夏小玖的帐篷。

    安靳宇笑道,“外甥媳妇儿,不用去了,估计两人累坏了,休息够了,自然会起来。”

    安靳宇总是这样没个正经,他话里的意思,大家都懂。

    冷陵风狠狠地瞪了眼自家小舅,冲着杜芊芊没好气地道,“腿都瘸了你还不能安分点?”

    “……”杜芊芊红着脸咬唇,懊恼的不行,她怎么忘记了那个帐篷里,除了玖儿,还有她的男人。她这样冒失的过去叫人起床,怎么合适?

    不过安靳宇嘴里那句外甥媳妇儿,叫得她心花怒放,看了眼冷陵风拉长的黑脸,她只得乖乖坐下吃早餐。

    这边早餐吃过,夏小玖和霍翌铭才从帐篷你钻出来。

    对上大家审视的目光,夏小玖一张脸早红成了一个大苹果。别开眼,跟着霍翌铭走过去吃他们的早餐。

    “你们,还要再吃点吗?”夏小玖没话找话,她的脸已经没有了,索性放开了。

    “不用,嫂子你多吃点。”安靳宇接口。

    “咦,怎么不见那只火鸡?”夏小玖瞄了眼安靳宇的身边,脱口道,那只火鸡不是一直挂在安少的身上么。

    “火鸡?”安靳宇并不知道杜芊芊和夏小玖给苏拉改了个绰号,一脸的疑惑。

    冷陵风冷冷地瞄了眼他小舅,“就是你带来的那个爆炸头。”

    “噢!嫂子是说她啊?”安靳宇眨眨眼,玩笑道,“火鸡飞了。”放在身侧的拳头不自觉紧了紧。

    悄悄瞄向霍翌铭,幸亏他昨晚及时赶到,否则,他都不知道要怎么给老大和嫂子交代。

    老大,嫂子,对不起……

    “火鸡飞了?她还长上翅膀了?飞了好啊,哈哈……是不是玖儿?”杜芊芊笑着看向夏小玖。

    “呵呵,当然。”

    大家都以为安靳宇在开玩笑,不过后来,一整天都没有再见到苏拉,他们才相信火鸡真的飞了,不过,她为什么飞了,大家都懒得去过问。

    霍翌铭和夏小玖吃过早饭,安靳宇提议去攀岩。

    他在勘察地形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特别适合攀岩的山崖。

    一行人到了安靳宇所说的山崖下,杜芊芊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在杜芊芊看来,这个悬崖陡峭得不行,中间长了些杂草,小树,根本难以攀登。

    夏小玖见识过霍翌铭别墅外面的悬崖,那真的叫看一眼就会吓掉魂,眼前这个悬崖,虽然没有那么恐怖,可还是让人胆战心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