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219章 是你买的,毒药也好喝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219章  是你买的,毒药也好喝

    高见这话,真是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他的意思是,林慕兮是他老大女人的好姐妹,他老大那么宠爱女人,定然会照顾好她的姐妹。

    而林慕兮想的是,高助理这么说分明含义深刻啊。

    他这是暗示霍总对她……真的有心?

    心里忍不住扑通扑通乱跳,激动,让她一张小脸倏地涨红,“高见助理,谢谢你,我得去工作了。”林慕兮急急地说着,往总裁办公室跑去,。

    高见一个人愣在原地,惊愕地微微张着嘴。这丫头是怎么了,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活力四射啊,哪里像刚才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摸着下颌,高见摇摇头,捡起资料回办公室。

    哎,他这把年纪,二十有八,真的搞不懂这些年轻小姑娘的心思。

    “霍总。”林慕兮敲敲门,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霍翌铭已经在位置上了,只听手下键盘,咔嚓咔嚓,一双指骨分明的大手不断飞舞。

    林慕兮习惯性地走向架子,准备为霍翌铭泡茶,抬头的瞬间才发现架子上空了,她精挑细选的那些东西不见了踪影。

    她转身问霍翌铭:“霍总,这架子上的润肺果片还有一些花茶是挪到别的地方了吗?”

    霍翌铭头也没抬,手指没有做任何停顿,眉头微微挑起回道:“嗯,过期了,扔了。”

    过期了?扔了?

    林慕兮有些被打击到了。

    那是她特意去给霍翌铭精挑细选的东西,不知跑了多少地方,花了几天时间才买齐全,日期品质都是最好的,就是再吃三两个月也不会过期。

    现在这情况……到底怎么回事?

    林慕兮拧紧了眉头,想再问仔细些,她知道霍翌铭认真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咽下了肚子。

    所有东西全都扔掉了,她只有默默地进去厨房给霍翌铭煮咖啡。分明她的东西就没有过期,为什么霍总说过期了?

    嗯,林慕兮也不是傻丫头,脑子挺灵活,一时就想到像霍翌铭这种干大事的人,怎么会去过问什么花茶之类的东西,定然是他听人说过期了,然后让扔了。

    那么,这个人是谁?

    玖玖?

    除了想到夏小玖,林慕兮再想不出别人来,之前因为高见的话兴奋不已的林慕兮,此刻又心痛得淋漓尽致。

    她宁肯从霍翌铭办公室走出去的女人是别的任何人,都不愿意她是玖玖。

    “啊呀……”一边神游太虚,林慕兮一边伸手去端咖啡,滚烫的咖啡流到手背上,立即给她烫红了一大片。

    “呼呼,不痛不痛。”泛红的眼睛里,水汽不断上涌,她赶紧把烫伤的手背用冷水冲洗。

    冲了好一会儿,疼痛缓减了,可惜那么一片红肿却没法消除。

    离开了冷水,手背上再次一片火辣辣的刺痛。

    这样也好,手背再痛也没有她的心痛。

    如果扔掉她东西的人,和她抢霍翌铭的人真的是玖玖,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姐妹这么多年,玖玖对她的好,她这辈子都无法回报。

    在她最艰难的日子里,是玖玖和芊芊拯救了她,带给她希望,不仅如此,她们还不惜花高价给她开了家美容店,让她有了固定的收入,不会再因为经济的事情,一天要兼职几份工作。

    这么善良的玖玖,她根本不要相信她真的会和她抢男人。

    “霍总,因为没有别的花茶,就给你煮了咖啡。”林慕兮把咖啡放霍翌铭伸手可以触到的地方,“还有点烫,你小心点。”

    “嗯。”霍翌铭哼了声,扭头,过去端咖啡。

    林慕兮只以为他看见她置于身前烫红的手背了,她赶紧往后面一缩。

    霍翌铭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轻轻吹了吹咖啡,抿一口,回头,继续工作。

    呵!突然间林慕兮就很想哭。

    霍总那么细心的人,怎么会没有发现她手背烫伤了呢?是他没发现,还是他发现了不屑过问?

    啊哈,霍总,之前对她那么关心照顾,难道都是做假的吗?是不是因为有了玖玖,他就不屑看她一眼了。

    她可是他带去参加宴会的第一个女人啊,为了惩罚两个纨绔子弟对她的羞辱,他不是还雷霆震怒,断绝了那两家在商场的后路?

    霍总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有了玖玖,就不想要她了?

    心里仿佛破了一个洞,痛得她无法呼吸,她怕自己忍不住在霍翌铭的眼前掉眼泪,准备退出办公室,然而,就在她经过沙发边无意识的一瞟,沙发上一个用蓝色丝带编制的手环,却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个手环她认识,因为是她亲手编制的,那是大学毕业的时候,她编制了两条同款不同色的手环,蓝色的给了玖玖,粉色的给了芊芊。

    这一刻,她再想要否认从霍翌铭办公室出去的女人是夏小玖也不行。

    摁着胸口的位置,林慕兮拉开门冲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林慕兮去总裁办公室,发现了架子上新买的花茶果片,抓着罐子的手,太过用力,以至于骨节泛白。

    “林秘书,嗯,今天就和花茶吧。”霍翌铭见林慕兮手上拿着罐子随意交代了一句。

    那是昨天晚上,小丫头软磨硬泡,拉着他一起去挑选的。

    她的那么用心,他可得好好喝,不能辜负了他女人的心意。

    “好的,霍总。”林慕兮心痛如刀绞,拿了花茶进里间的厨房。

    下午,还没到下班时间,林慕兮借口身体不舒服,早早离开了e.k国际,直奔夏小玖的公司。

    鼻子上架了副墨镜,她静静地候在夏小玖的公司附近。

    下班点到了,没多久便看见夏小玖急急匆匆出来,一边走,一边讲电话,虽然她听不见她讲了什么,可是那一脸的小幸却像刀子戳进林慕兮的心窝子。

    紧紧跟着夏小玖的脚步,转了个弯。

    街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夏小玖走到车前,左右看看,然后迅速拉开车门,一只脚刚跨上去,霍翌铭立即倾身过来,抓着她的肩头,将她提上车置于怀里。

    这一幕,林慕兮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她早就猜到夏小玖和霍翌铭关系不单纯了,可真正亲眼看见,她再一次被打击得彻底。

    玖玖,你怎么能够这样?

    玖玖……

    林慕兮控制不住,眼泪哗啦哗啦砸出眼眶,泪水模糊了视线,她一把扯下鼻梁上的墨镜,拔足狂奔。

    夏小玖根本就不曾想到,她一个善意的隐瞒,会直接造成她和林慕们姐妹翻脸。让她纵容有七八张嘴也说不清。

    此刻她还毫无所知地赖在霍翌铭怀里,享受着男人的温柔宠溺。

    “翌铭花茶喝了没有,好喝吗?”她撅着小嘴儿,把玩着男人的纽扣,软声问道。

    霍翌铭习惯性地捏一把她的鼻尖,嘴角忍不住上扬,“好喝,只要是你买的都好喝。”

    “骗人。”夏小玖明明心里甜得不要不要的,却故意说反话,“那如果我买毒药呢,毒药也好喝?”

    霍翌铭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睛,然后再一次点头:“嗯,只要你买的,毒药也好喝。”

    “哈哈哈,霍总你傻不傻啊,毒药能喝吗?你的高智商呢,啊?”夏小玖已经忍不住笑倒在霍翌铭的怀里。

    霍翌铭有些气恼,总感觉自己的脸被这小丫头丢到脚底狠狠的踩呢。刚刚,他真是疯了,怎么能说出这么掉价的话?

    不过转瞬,夏小玖止住了笑声,吧唧一口亲在他脸颊,“翌铭,谢谢你的甜言蜜语,我喜欢听。”

    “……”

    霍翌铭抿紧薄唇,突然间心里就愉悦了,他女人说喜欢听他这样说,嗯,既然如此,那天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说,然后哄得女人高兴了,给自己多争取点福利呢?

    单纯的小白兔还在开心地玩着男人的大手,某腹黑的大boss,深幽的眼眸眯起,已经在算计着怎么诓骗这只可爱美味的小白兔了。

    秦天已经收到消息,霍翌铭在收购婚庆公司了。

    不想猜,他也霍翌铭打的什么算盘。

    呵呵,看来霍翌铭还真把他当成对手了,为了玖玖,居然可以做到如此。

    指尖在琴键上跳跃,清脆的音符荡漾了正个房间,只是前一秒还貌似欢快,下一秒就悠远绵长,如泣如诉,动人心弦。

    “爷。”张泽走了进来。

    “说。”修长的手指依旧跳跃着,秦天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看了眼自家爷,张泽恭敬地回道,“爷,上次想置夏小姐与死地的人已经抓到了。”

    咚——

    大手在琴键上奋力一敲,秦天站起身来,“人呢?”

    “在下面。对了前两天夏小姐被劫持,也是她们把她的行踪透露出去的。”

    “哼,想死吗?”秦天冷哼一声,转身往门外走,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染着嗜血的狂怒。

    夏小姐一大早赶到公司,就听到好些同事窃窃私语。

    看样子,激动又兴奋。

    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好事了吗?夏小玖拧眉,这些八卦女人就是这样,她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坐回自己的位置,准备开机工作。

    一个女同事猛地一把拍在她的肩头,声音大得像打雷,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