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201章 米利竟然是它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201章  米利竟然是它

    她早就犯困得不行了,可是,见鬼的,她都不知道在床上翻滚了多少次,突然没有男人的温暖怀抱,她竟然睡不着。

    听着女人撒娇的声音,霍翌铭冷硬的心,瞬间软得不行,对着女人说话,语气暖了不少。

    “乖,你先睡,我……还有事情耽搁,你不用等我。”其实,他有想把林慕兮出事的事告诉她,可是,这丫头就只有两个好姐妹。

    她对她们在意的程度,有时候让他觉得超过他。

    以他对她的了解,如果现在把林慕兮的事一说,这丫头定然会激动得立即马上杀过来。

    林慕兮受伤情况不明,他没有办法看着她哭哭啼啼,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噢……”夏小玖抓着手机,骚骚脑袋有些失落。

    还想说什么,霍翌铭已经挂断了电话,耳边只有嘟嘟的忙音传来。

    他是真的很忙。

    夏小玖这么告诉自己,放下手机,抱着霍翌铭盖过的被子,强迫自己入睡。

    e.k国际总裁办公室,霍翌铭嘴里叼着的雪茄,临窗而立,莫枫推门进来。

    一看莫枫的脸色,霍翌铭心里一沉,一把拿下嘴里的雪茄等着他汇报。

    “霍总,属下无能,人无端消失了。”

    “真是见鬼!”追了大半夜人居然消失了,霍翌铭咬牙,一拳捶在办公桌上。“继续追查。”

    在他的地盘里,什么人可以这样来无影去无踪?

    戾气布满整张俊庞,他森冷得吓人。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莫枫开门出去。

    霍翌铭重重地吸了口雪茄,吐出烟圈,把烟头狠狠掐灭。

    到底是谁?

    有何目的?

    总感觉暗中有神秘人在注意着他的举动。

    记得一个多月前,他和夏小玖一起在回别墅的半路上遭人袭击,被抓住的人咬毒自尽,而逃掉的人也是追查到一半便无端消失了。

    那么是说,今晚袭击林慕兮的人和上次是同一伙?他们的目的是他,他们抓了林慕兮想以此要挟他?

    眼角一跳,霍翌铭狠狠掐灭烟头,往垃圾桶里一扔,拨通了安靳宇的电话。

    “宇,帮我查一件事……”

    挂了电话,莫枫推门进来。

    “去医院。”霍翌铭扔下三个字,往门外走。

    “霍总,都这么晚了,林秘书的事情交给我,你回家休息吧。”因为自己失职,让林秘书出事,还连累自家boss跟着受累,莫枫心里愧疚。

    霍翌铭剜了莫枫一眼,声音低沉冷冽,染满不悦,“我的话你是没听懂?”

    “是……”莫枫赶紧恭敬地垂首。他家boss的话就是圣旨,他不应该企图改变他的决定,尽管他是为他着想。

    两人赶到医院,已经是凌晨三点多。林慕兮已经被送进了贵宾房睡着了,四个保镖正在门外守着。

    霍翌铭驾到,院长赶紧过来汇报林慕兮的情况。

    “霍总,林小姐小腿粉碎性骨折,其他都是些皮外擦伤,过两天就好了,只是她的腿怕是要修养一段时间。”

    “嗯。”霍翌铭心里着实舒了一口气,幸好只是骨折,他对着院长吩咐,“好好治疗她的腿,我要她完好如初。”

    “是,一定全力以赴。”院长擦了擦额际,霍总这么在意这位小姐,想必这位小姐对他很重要,他可不敢疏忽大意。

    “还有,安排最好的看护,一天二十四小时照顾好她,她要有一点不舒坦,拿你是问。”

    “好的,霍总请放心。”

    “莫枫,吩咐下去,加派人手保护好林秘书。”

    “已经吩咐过了。”作为霍翌铭的贴身保镖,莫枫的脑子还是够用的。他也敏锐的嗅到这今晚的神秘人和上次袭击他家boss的是同一伙,怎敢再掉以轻心?

    同样的毛病他不会再犯第二次。

    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四点多。

    推开卧室的门,床头昏暗的壁灯没有关。大床上,小丫头怀里抱着被子撅着嘴,睡得正香。

    没良心的小东西,他不在,她竟然睡得像猪。

    嘴角微微上扬,垂首轻轻在夏小玖的额际印下一吻,轻手轻脚去浴室快速冲了个澡,再回到床上,将女人捞进怀里。

    “你回来了……”夏小玖其实睡得并不沉,霍翌铭一将她搂进怀里,她就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嗯,赶紧睡。”宠溺地捏捏女人驼红的小脸,他换了个姿势,更好地拥着她。

    夏小玖打了个哈欠,小猪一样拱了拱身体,在男人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立时放心的呼呼大睡。

    “呵。”霍翌铭失笑。

    果真是没心没肺的小东西,也不问问他这么晚了都忙啥去了,眨眼的功夫又睡着了。

    喉结滑动,在女人粉嘟嘟的唇瓣上轻轻一吻,立即离开。他不敢仔细品尝她的味道,怕自己一发不可收拾。

    伸手关灯,嗅着女人身上淡淡的花香,他很快入睡。

    翌日早上,夏小玖正好眠。

    脖颈间沾沾湿湿,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山,感觉自己就快窒息了,她难受地睁开眼,即对上了霍翌铭的俊庞。

    “嗷……”瞌睡被打扰,她有起床气啊,恼得想咬人,霍翌铭却先一步咬住了她的嘴巴。

    她伸手就去推身上的人,男人的大手一把钳住她的小手,高高举过头顶。

    “霍翌铭唔……”刚一张嘴,男人趁虚而入,压着她来个缠绵悱恻的早安吻。

    自从中过那种药后,夏小玖对霍翌铭越来越没有免疫力。秒秒钟败在他的激吻下,化成一滩水。

    “玖儿……你好甜……”男人触着她的耳际低语,开始使坏地咬她的耳垂。

    “唔……”夏小玖浑身一阵颤栗,小疙瘩爬满全身,她不停地想要躲开男人,却怎么也躲不掉。

    “霍翌铭,大清早的,别……这样……”嗷,她痒痒的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好了。

    “大清早正好。玖儿听话……你分明也喜欢……”霍翌铭再次吻住女人。

    每次她想要拒绝,男人就用“吻”的,这法宝屡试不爽,秒秒钟让她脑子里化成一团浆糊,然后乖乖顺从他。

    一番纠缠下来已是九点半。

    霍翌铭心不甘情不愿,放开女人去浴室洗漱。

    若不是时间不允许,昨晚的事情还没有结果,他怎么舍得就这么放过她?

    夏小玖躺在床上,起床气早跑没影了,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她的心里是踏实的。

    门板上有“稀里哗啦”的响声,像是什么东西在上面划动,接着隐约有“呜呜”的声音传来。

    夏小玖凝目一听,立时听出是她的米利在门外。

    这小东西昨天一直黏着她,晚上还想进卧室里睡,夏小玖知道霍翌铭有洁癖,饶是她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它进来。

    嘴角勾笑,她正准备起身去看看。

    浴室门拉开,霍翌铭腰间系着浴巾走出来。

    颀长健硕的身材,那样完美,简直百看不厌啊,夏小玖脑子里立即当机。

    “什么声音?”霍翌铭听觉敏锐,一走出浴室便听见门外传来的响动。

    颀长的身形迅速往门口挪去。

    “哎,喂别……”夏小玖脑子恢复了正常运转,见霍翌铭要去开门她慌得想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卧室的门拉开,一团雪白的东西腾得从霍翌铭的脚边窜进了卧室。

    “什么鬼?”霍翌铭只觉得脚背被什么东西挠了两下,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东西便不见了。

    米利新换了陌生的地方,又和夏小玖分开了一晚,小东西委屈呢,冲进屋里,直往夏小玖躺的床上窜。

    “米利,不可以。”夏小玖大惊,只是她根本没法阻止,米利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和主人亲热,灵活地跃上床,窜进她怀里,小嘴巴,往她身上凑,着急着和她亲热。

    霍翌铭猛地回头。

    他似乎听到了某个熟悉得让他恨不得抽筋拔皮的名字。

    再加上床上那幅人狗亲热得不行的画面,他差点喷血。俊脸黑沉得像锅底。

    “夏小玖!”他咬牙切齿,大步走向床边。

    夏小玖一看霍翌铭的脸,立时心中警铃大作。

    “米利乖,你先下去,姐姐一会儿和你玩。”拍拍米利的狗头,她想把米利推到床下。

    米利害怕主人又把它关到屋外,呜呜地叫着,僵硬着身体赖在她怀里不肯走。

    “夏小玖,你叫它什么?”霍翌铭眼角突突地跳,如果之前他还怀疑自己幻听,那么这一刻,他已然听得清清楚楚。

    夏小玖看着阴沉着脸,无比骇人的大总裁,心里一抖,机械地重复了一遍:“米,米利啊。”

    艾玛,大总裁好久没这么凶了,她好不适应啊。

    都怪她没有及时阻止他去开门,还有,她应该事先告诉他一声,她把米利带回来了。

    看大总裁恨不得把米利抽筋拔皮的样子,她下意识伸手护住它。

    “翌铭……对不起哦,都是我不好,我马上去找绳子拴住它,不让它乱跑,还有,我一会儿就让安叔把这屋里的所有东西全换新的,然后消毒……绝对不会留下一根毛在这屋里。”

    夏小玖在喋喋不休,哪知道霍翌铭已经成了内伤?

    呵!

    呵呵!

    曾几何时,那个名字,总是在夜深人静,在他亲近她的时候,从他女人嘴里吐出来,他恨得,就差咬碎一口钢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