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180章 玖儿,我是谁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180章  玖儿,我是谁

    陷于欲海的他怎么知道夏安安给他下了两倍的药?

    夏安安要的就是男人彻底失去理智凶猛得就像野兽,夏小玖那么弱,怎么抵抗得了

    她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再说夏小玖。

    刚才电梯里被宋亦玄压住,她真的吓死了,连滚带爬逃出电梯,一路跌跌撞撞,泪水狂飙,手不受控制地抓扯着自己的领口。

    “霍翌铭……呜呜……霍翌铭……”

    尚存的理智让她唯一能想到可以救她的人只有霍翌铭。

    霍翌铭的房间在1818房,她必要去那里。

    努力聚集意志,看清这里是15楼,还有三层楼就到了,心里一阵喜悦,她擦了把模糊的眼睛,开始努力奔跑,她不能停下来,她一定不能让宋亦玄抓到。

    一路歪歪斜斜沿着走廊走,看见有楼梯就手脚并用往上爬。

    “夏小玖加油,你可以的!”她一边爬着一边喃喃自语,脚下发软,手来不及去攀旁边的栏杆,骨碌碌,弱小的身板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嗷……好痛,呜呜,霍翌铭……”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疼痛,焦急让她从呜咽开始痛哭。

    幸亏她只爬了五个梯子,加上身体娇小,摔下去只是擦伤了手臂和背部。

    不行,她不能停,宋亦玄那个混蛋要来了。

    顾不得哪里痛,她费力爬起来,再次往楼上进发。

    “夏小玖加油……加油……霍翌铭……霍翌铭你到底在哪里呜呜……”

    好不容易爬上了16楼,她已经浑身颤抖,汗水早就湿透了她的衣服,布料紧紧裹住了她的身体,缠住她的脚,让她的行动更加困难。

    “哇……”她瘫软在地,嚎啕大哭,身体里的涌动又让她拼命地撕扯自己的衣服,哼唧的声音夹杂着哭声形成了一种怪音。

    “玖儿……”

    身后似乎有人在叫她。

    宋亦玄?

    夏小玖涣散的眼眸滑过惊恐,她砰砰砰地往地上撞了几下,额头上立即有血迹往下流,意志再次聚拢来,借助墙壁撑起自己颤抖的身子往楼梯上爬。

    脚步声越来越近,夏小玖崩溃地大喊,“霍翌铭,霍翌铭……”她不要被宋亦玄那个畜生糟蹋啊,可是她爬不动,逃不掉……

    霍翌铭怕脏,她更怕自己脏。

    她爱霍翌铭,她不能让自己脏了,即便是死她也要守住自己的身体。

    瞳孔一阵紧缩,忽然她不上楼了,18楼那么远,她肯定是去不了了,折回身她往16楼的阳台而来。

    呵,她其实不想死的,更不想用跳楼的方式去死,她怕痛,更怕血。

    但是,她真的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霍翌铭,如果有下辈子,你可以也爱我吗?

    嘴角勾起决绝的笑意,血流进眼里,她伸手擦了一把,攀住阳台往上爬,可惜阳台太高,她上不去,四下看了看,阳台的角落正好有只装酒的箱子,大概清洁工还没来得及拿走。

    使劲把箱子推出来,她颤巍巍地爬上箱子,再往阳台上爬。

    “夏小玖!”

    看到夏小玖惊险的举动,霍翌铭的心脏仿佛被人一把捏住,瞬间停止了跳动。

    事实上,刚刚夏小玖听到的声音,那是霍翌铭在急急奔跑着寻她的声音。

    本来他听到保镖的各种汇报,早就抓狂,莫枫一个电话给他说她突然不见了。

    他端着的架子,彻底坍塌,疯了一般出来找人,他甚至想过,找到夏小玖这个女人,他要怎么狠狠收拾她,让她记住,她一辈子都是他的女人,她不能让别的男人乱碰一根头发丝。

    然而当他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夏小玖要跳楼的举动时,心底的怒火瞬间变成惊恐。

    是的,是惊恐。

    他这一辈子唯一一次深切感受到的惊恐。

    什么都顾不及想,颀长的身形一下子窜到夏小玖身边将她一把抱住,紧紧地抱住。深怕一松手,她的小身板就这么飘下楼。

    “啊啊啊……放开我,滚开,我死都不要你这个畜生碰。”

    夏小玖陷入了疯狂的混乱中,她以为抱住她的是宋亦玄。凭着最后一点力气挣扎,哭喊。

    “玖儿!玖儿”

    霍翌铭的心痛得扭曲。

    她还是那么恨他,她说死都不要他碰。她就真的,真的那么在意他对她的隐瞒?

    然而,他怎么能让她死?他怎么允许她死?他宁愿她恨死他也不许她死!

    狠狠地抱住女人,将她放下来,他被她满脸的血迹吓得面色大变。他的大脑暂时失去了思考。

    “玖儿!”

    “霍总。”彼时,莫枫带着保镖赶到,看到夏小玖触目惊心的样子也被吓了一跳。

    只不过到底是旁观者,他还是清醒的,只一眼就发现夏小玖流血的源头。

    “霍总,夫人伤在额际。”

    莫枫提醒,霍翌铭理智回笼,拂开夏小玖额际的发丝,果然看到她的撞伤。

    不对!

    他很快意识到怀里滚烫的女人不对劲。

    “嗯……”女人混沌间,喉头不自觉发出一声哼唧。

    草!

    竟然有人敢给他女人下药,活腻了?

    霍翌铭一张脸铁青,赤红的双眸散发出嗜血的光芒,“给我彻查是谁对她下药。”

    “是。”莫枫带着一众保镖灵敏而去。

    霍翌铭抱着夏小玖快速回房。

    夏小玖所有的意志彻底涣散,靠在男人的怀里,只感觉舒服。

    身体不停地往男人身上蹭,一双手开始奋力撕扯自己的衣服,“嗯哼……”喉头的哼唧声越来越大。

    “玖儿,等下,我们马上到了。”纵有滔天的怒火,在看到女人这副惨状时,即便是是铁打的心也被融掉了。

    霍翌铭低声安抚着女人,他想把女人放在沙发上。

    可是女人就像牛皮糖一样,死死黏着他不撒手。主动凑上红唇,吻住男人。

    “唔……玖儿等等……”

    被下药那种痛苦的滋味他亲身经历过,虽然有些不忍心,他还是推开了夏小玖,拍拍她的脸颊,试图让她清醒,“玖儿,再忍耐一下,你的伤口在流血,我得先把你的伤口处理好。”

    钳住她的小手不让她乱动,他干脆直接将她抱进浴室去,放坐在洗手台上,拧了毛巾,去给她擦脸,他能说这是迄今为止他做过的高难度的动作吗?

    好不容易把女人的脸擦干净,两人一路出了浴室。

    霍翌铭的专属套房该有的设备设施都有,你想象不到的也有。医药箱就在书架旁。

    女人这样乱动着实在不方便处理伤口。霍翌铭迅速扯了脖子上的领带,将她的双手从脖子上拉下来绑住,拿了医药箱,快速找出消炎的药和纱布。

    夏小玖哼哼唧唧,在地上不停地扭动,身体超级难受,可是又找不到发泄点,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只能嘤嘤哭泣着,奋力滚动着,想靠近霍翌铭。

    霍翌铭心疼得一颗心纠作一团。

    手脚麻利地给她处理伤口,她就像一个要糖糖吃的小孩子,嘴巴里吚吚呜呜,小脑袋努力扬起来往霍翌铭身上拱。

    实在看不下去,他怕她再憋下去憋坏了。

    哪里还顾得及给她洗澡,洁癖也突然间消失了,解开她手上的领带,主动亲吻她。

    “玖儿,玖儿……”

    “呜呜……”

    “玖儿,我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女人的体温似乎没那么烫了,霍翌铭扳起女人的小脸,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汗珠和泪水的混合物,轻声低语。

    夏小玖的脑子清明很多,她看着男人的脸,小嘴委屈的嘟着,“呜呜……霍翌铭……我好怕……”

    “乖,我在……不怕……”

    低声安抚着女人,其实他也是怕的。

    之前看到她要跳楼的时候,看到她一脸血的时候,他无法形容心里的恐慌。

    现在想想都还后怕,只有狠劲儿抱住女人,狠劲儿爱她,他才觉得安心。

    体内的药效消散了大半,女人终于不那么激动了。

    霍翌铭心疼地亲吻着她的眉眼,将她抱去浴室泡澡。

    被热水一泡,她一张小脸红扑扑,水汽氤氲间,她一双眼眸又发生了变化。

    霍翌铭知道这时候冲热水不好,可是他更舍不得用冷水激她,她的小身板再次缠上来,他稳稳地将她抱住。

    男人宠溺地摸摸她的小脸,“乖……先休息下唔……”

    本来他是想让女人休息了,他真的怕她累坏,然而女人这么主动积极,他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直到天明时分,女人终于累趴,昏睡了过去。

    一天很快过去,夜晚再次降临。

    大床上的女人,蓬乱的小脑袋拱了拱,终于睁开了眼眸。

    “嗷……嘶……好痛……”刚刚醒过来,清醒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喊出声来。

    “乖,哪里痛?”

    头顶忽地想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还是那么熟悉的声音。夏小玖浑身一僵,心脏忍不住狂跳了几下。

    不不不!

    她一定是做梦了,她怎么会听见霍翌铭的声音了?她和他早就不在一起了。

    使劲闭上眼睛,她伸手去拍自己的脑袋,她不要梦见他,只要想到他不要她了,她就心如刀绞。

    忽地小手被人拉住,她没有成功地拍到自己的脑袋,这强烈的触感让她倏地睁开双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