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168章 蛊惑,秦天犯病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168章  蛊惑,秦天犯病

    “啊啊……”看着秦天也被她拉扯得倒下来,夏小玖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秦天这么一大男人压下来,她还不成肉饼?

    然而,就在她绝望地闭上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到秦天长臂裹着她的腰,一个翻转,她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垫底的立时变成了秦天,她直接着陆在男人强健的身体上。

    两人就这么毫无缝隙地密切贴合。

    温热的体温,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四目相对,两人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男人鼻子英挺,淡粉色的薄唇线条清晰无比,桃花眼里仿佛盛满了清酒,让人看得醉了。

    女人惊讶的粉唇微张,一双大眼睛水漾清澈,干净透着灵气,娇俏的脸蛋儿就像一个熟透的大苹果。

    周围的气氛变得旖旎,温度在逐渐升高。

    躲在暗处的张泽本来在两人发生意外的时候,想立即冲出去救人,然而他到底是隔得远了点,等他靠近时,他家爷和夏小玖已经重叠在一起了。

    他震惊得睁大了眼眸,随即笑了。

    如果他家爷和夏小姐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嗯嗯,那他就不用担心爷了。心下想他得去附近替他家爷清场了。

    苹果树下,密切贴合的男女,隔着薄薄的布料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身体线条,他们就这么怔怔地僵持了好几秒。

    男人的眼眸里涌起别样的情绪,体温迅速飙升,骨节分明的手指情不自禁抚上女人的红唇。

    一只大手自然而然地扣住了女人的后脑勺,薄唇贴近。

    就在四片唇即将贴上的前一秒,夏小玖猛然清醒,当她发现秦天的薄唇在向她靠近,眸子里涌动着别样的情绪,滚烫的体温炙烤着她,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她太熟悉了,心里大惊,条件反射地翻身一滚,直接从秦天身上翻下来。

    顾不得撞痛的小身板,她立即弹起来就开跑。

    “哇哈哈哈,秦天,这里有一个更大的苹果……”她急急地寻找话题,想要掩盖刚刚那一刹那的尴尬。

    心里却在雷着鼓点。

    秦天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有那么两秒钟,她竟然不小心被蛊惑到了。

    她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心已经弄丢了,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对这个男人动心。

    跑出了几棵树远,自言自语的夏小玖没有听见秦天的声音,她好奇地回头一看。

    秦天还躺在刚才的地上没起来,艾玛,这个臭男人是怎样,跟她耍赖皮?

    仔细一看,她才发现他有些异样。身体微微卷缩着不停地扭动,两个拳头捏的死紧,还不停往地上捶,一张俊庞潮红一片,上面布满了汗水。

    天妈妈!

    他这是怎么了?

    夏小玖心里一跳,立即扔掉刚刚摘下的苹果往秦天奔了过去。

    只是张泽比她快了好几步,抢在她前面已经将秦天从地上扶坐起来。

    “张泽,秦天这,这他这是怎么了?”一看张泽严肃的神情夏小玖直觉问题有些严重。

    “我家爷……他……病了。”

    病了?

    可是,她和秦天同事了那么久,从来就没听说过他患了病的事,而且他在公司也没犯过病啊。

    一看张泽眼神闪烁,夏小玖觉得他定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好吧,既然人家想瞒她,她也没必要苦苦追问,就像她现在在这个地方一样,知道这个农场是秦天的地盘,能想到拥有这个农场的人那身份肯定不一般,何况他背后到底还有多强大富有,她根本无法想象,然而,他不说,她就乖乖地不问。

    正如秦天只字不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样。

    “张泽我来帮你。”

    张泽想把秦天背上背,看他有些费力的样子,夏小玖伸手去帮忙。

    “你不要碰我家爷!”张泽紧张得吼,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尖锐。

    夏小玖被吓住,伸出的手僵在空中。

    不让她碰他家爷?

    她是病毒吗?

    夏小玖眨巴着眼睛,不懂,但还有那么点点委屈。她只是想帮个忙而已,不想竟然遭到如此嫌弃。

    张泽一时反应过来,看到夏小玖委屈的神情,他轻咳一声道,“夏小姐,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太紧张反应过度了,还请您不要介意。”

    “……”

    太紧张反应过度?如果秦天的病不严重,张泽何至于这么紧张敏感?而且似乎女人碰不得。

    这倒是奇怪了,她就没听说过患了哪一种病女人不能碰。

    “夏小姐,其实我家爷这病……”张泽冲动地差点将秦天的实情和盘托出,耳边猛地想起他家爷的警告,他立即刹住了话头。

    “你家爷这病怎么了?”

    “没什么。”

    张泽背着秦天脚步匆匆往别墅里赶。

    没什么?

    呵,分明就是对她有话想说,她又不是傻瓜。眼前张泽跑出好远了,夏小玖赶紧追在后面跑。

    门前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等着了。

    秦天被背上二楼的房间,夏小玖却被一个女人挡在了门外。

    嗯,这个女人她第一次见。黑色皮衣,黑色牛仔裤,黑色高跟鞋,扎着一个马尾,年纪可能和她差不多,一看就精明强干。

    见夏小玖在观察她,女人冷冷地看过来,微微颔首,唇角扯了扯,但没有说话。

    女人的直觉,这个皮衣女人对她有些敌意。

    可是,为什么?

    她们以前也没见过,她也没有得罪过她。

    蓦地,她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女人倾慕秦天。她是秦天带回来的,这女人自然对她不爽。

    没多一会儿,张泽拉开门出来。

    “张泽,秦天怎样?”夏小玖担心的上前问道。

    “夏小姐不用担心,医生会帮他处理。”张泽让人家不用担心,可是他自己却眉头紧锁,他对皮衣女人吩咐,“缇娜,带夏小姐下去休息。”

    缇娜点点头,对着夏小玖比了个请的手势,“请吧夏小姐。”

    “那个张泽,我可以不可以在这里等秦天出来?”

    “夏小姐,你还是下去休息吧。”张泽转身进门,快速把门掩上,就在那一瞬间,夏小玖还是听到了闷闷的痛苦的叫声,只是声音很快被门隔绝了。

    直觉秦天现在很不好。

    她是真的担心秦天,想要再问问,可对上缇娜的眼神,她只得作罢,往楼下去。

    一个小时过去,楼上还没有动静。

    夏小玖焦急地转来转去,缇娜陪着她下来,一直就没离开。她只是在一旁冷冷地站着,却又什么话都不说。

    她刚抬腿想往楼上去,缇娜立即挡在她前面:“夏小姐,你还是安分些吧。”

    安分些?

    这分明出言不逊啊。

    “缇娜小姐,我只是想要上楼去看看秦天。”

    “夏小姐,你只要不出现在爷的面前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

    不出现在她家爷的面前就是最大的帮助?

    这是什么道理?夏小玖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缇娜的意思她出现反而会拖累秦天?

    啊啊啊,她什么都没做。

    心里憋着好多问题,夏小玖心里真的很不爽。

    “缇娜小姐,听你的意思,对我意见很大啊,可是我实在不明白哪里惹到你了,还请你直说。”

    缇娜脸色微微一变,她是没有想到夏小玖会这么直接。如果让她家爷知道她得罪了某人,那后果她却当担不起。

    “夏小姐误会了。我怎么敢对你有意见,你是我们爷最尊贵的客人。如果刚刚缇娜的话冒犯了夏小姐,那我道歉,对不起。”缇娜弯腰鞠躬。

    嗯,是给她道歉了,可是那一张不爽的脸明显对她还是意见大啊。

    “缇娜小姐,你可以不可以告诉我,你们爷到底得了什么病?我身为他的朋友,真的很担心他。”

    “夏小姐还是不要问了,你可以直接问我们爷。”

    “……”好吧,这人的嘴和张泽一样的紧,她什么都问不出来,只是细心的她还是发现了,张泽和缇娜一提到秦天的病,对她似乎都不满。

    好,等会儿,她非得从秦天那儿逼问出来不可。

    霍翌铭那天晚上雷霆震怒,把凡是靠近他手边脚边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之后把自己关进书房一天一夜,再出来时,他穿戴整齐像没事人一样,直接往门外走。

    高点和莫枫互看一眼紧紧跟在他身旁,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霍翌铭看上去没有异样,然而两人却能感受到他自体内散发出的寒气。那种瘆人的感觉,在凉凉的秋天都有大汗淋漓的冲动。

    “霍总早。”林慕兮总是第一个到达公司,并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看见霍翌铭来了,她赶紧垂首问好。

    霍翌铭仿若没听到有人在叫他一般,径直走进办公室,林慕兮只感觉一阵冷风从面前扫过。

    她抖了抖,霍总这是怎么了?往天给他到招呼,他即便不说话也会用眼神或者一个动作示意,然而,今天他什么反应都没有,这是把她当成透明人了?这种感觉很不好。

    她还在心里觉得委屈,就听见办公室里传来“咣当”声,貌似杯子砸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