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156章 拧断胳膊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156章  拧断胳膊

    “但是,我却不能证明你说的事情是不是真实的。事情真不真也不重要,名字身份也不过是个代号,关键看我孙子的态度,只要他喜欢,哪个女人都一样。”

    老爷子是这个意思:只要他孙子不是gay,只要他是个正常男人,能让他在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抱上曾孙,他就心满意足了。

    夏安安突然间就浑身寒意四起。

    看孙子的态度?只要他喜欢?

    呵呵,这还用说吗?霍翌铭当然是恨不得掐死她的态度,霍翌铭当然喜欢夏小玖。就凭她现在还在他身边。

    “爷爷,夏小玖可是欺骗了你们所有人……”

    夏安安一点都不甘心,她今天到这里来并不是再做回霍翌铭的女人,她只是不想让夏小玖好过。

    听老爷子的话,倒不是护着夏小玖,他只在乎他的孙子。她还想再游说,但见老爷子面色露出厌烦,已经别开了脸,不想再看她。

    夏安安只得寄希望于霍翌铭的父母。

    “霍先生,夫人,我,我……”

    “夏安安你还想演戏到什么时候?”霍翌铭嚯地站起身,低啸的声音带着无形的震慑力,震得夏安安狠狠一抖。

    瞪着大大的瞳仁,男人向她走过来。

    他想干什么?

    忽地森林别墅里他掐得她差点断气的画面闪过,她立时噤若寒蝉。

    “你,你别过来啊……”

    伴随着一个野蛮的拉扯,夏安安一声惨叫,觉得整条胳膊都快被卸下来,手腕上更是钻心的痛,惊恐地看过去便见霍翌铭的手上拿着一个绿得通透的翡翠手镯。

    那是她从夏小玖那里抢来的。她不知道那手镯代表的含义,来之前忘记取下来了。

    她的胳膊看似还挂在肩头,然而夏安安知道,已经脱臼了。

    额际迅速渗出汗珠,一张脸白得像鬼。

    “给我丢出去!”

    一双眼眸里寒光乍现,低沉的嗓音仿佛夹着冰碴子,瞬间刺入人的耳膜,霍翌铭像来自地狱的阎王。

    从夏安安进门的第一秒,他就想把她扔出去了。她的胆子还真是够大,上一回的事情没弄死她,她居然还敢出现他眼皮子底下,他是不是对她太仁慈了!

    夏安安浑身抖得像筛糠,一双眼眸里染满了恐怖。

    她看向苏茉莉,后者也因为霍翌铭这一声低吼,吓得身体轻颤,她闯祸了,带了个不该带的人进家门,怎么办?下意识更加靠向旁边的霍竣丞。

    本以为当着霍家所有人揭穿夏小玖欺瞒身份的事,最少她也该落个被赶出霍家的下场。

    然而,事情到最后,倒霉的居然还是她。

    啊啊啊,她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转眼两个警卫走了进来,直接拽起夏安安就往屋外拖。

    立时呼天抢地的惊叫声传来,没多一会儿就消失了。

    屋子里终于安静了。

    所有人都沉默着。

    夏小玖狠狠抠着自己的手心,她站起来面向屋里所有人,夏安安来闹这么一出,她总得给人一个交代。

    “对不起,我不叫夏安安,我叫夏小玖,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们,我是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你有什么错?”不等夏小玖把话说完,霍翌铭就护犊子地拥住她的腰,“真正错的人还没吭声你抢什么功劳?”

    一双黑眸冷飕飕地瞄向苏茉莉。

    接收到霍翌铭利剑般的眸光,苏茉莉抠着指甲的手一颤,她企图抓住霍竣丞,后者同样丢给他一个凉凉的眼神,一把拿开手,嫌弃得什么似的。

    寻求不到男人的庇护,苏茉莉的娇艳的小脸蛋儿龟裂。

    眼眶一红,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滚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多管闲事,都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带她进家门……”

    “明知道是多管闲事你还管?”霍翌铭的声音更冷冽无情,咄咄逼人的眼神让苏茉莉浑身汗毛倒竖。

    “翌铭,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

    “不是故意的?你身为霍家大少奶奶,在这里住了那么久,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见个人都敢带她进来?”

    霍翌铭第一次在这个家里说这么多话,发这么大火,所有人都有些怔愣。

    苏茉莉更是吓得不行,平时霍翌铭沉默寡言,冷漠疏离,她也习惯了,可是他突然间凶得像一头豹子要撕了她似的,她真的吓坏了。

    呜呜地哭泣着,小身板控制不住颤抖,梨花带泪地样子,看着都可怜。

    夏小玖可是看得清楚,刚刚苏茉莉是想拽霍竣丞,寻求他的庇护,可是他躲开了。

    也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又出了什么问题。

    再怎么说眼睁睁看着自己女人被亲弟这么凶却无动于衷,是太无情了点吧?

    霍家的男人都这样无情,还是只有霍竣丞这样?

    这个高官大哥,她着实看不透。

    “翌铭,我错了,对不起,我真的错了……”苏茉莉哭得泣不成声。

    霍翌铭的父母,还有霍老爷子就这么看着,谁也没有出声。

    难道他们都觉得是苏茉莉错了?

    可是夏小玖却不这样认为,分明错的人是她,苏茉莉不过是觉得是她姐姐,便把夏安安带进来而已。

    让别人无辜受过,不是夏小玖的风格。

    她拽了拽霍翌铭,悄声道,“翌铭,其实错的人……”

    “闭嘴,有你什么事?”

    霍翌铭黑着脸直接堵住了夏小玖的话。

    苏茉莉“咚”一声跪在地上,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爷爷,爸爸,妈妈,翌铭,对不起……我错了……”

    夏小玖心里一惊,差点就要窜过去拽苏茉莉,却被霍翌铭紧紧拉住。只听老爷子长长叹了一声,“你确实是错了!自己好好反省吧。”

    爷爷也觉得大嫂错了?

    这一个个都觉得大嫂错了,可夏小玖真的不明白她到底错在哪里。

    “爷爷,我不会再犯了……”看着苏茉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夏小玖真是干着急。

    这个家里就没有一个人是站在苏茉莉身边的,想想都可怜,难怪她希望她每个周五都回老宅来。

    她是想帮帮苏茉莉,然而霍翌铭却霸道地拽着她不允许。

    “竣丞,把她带下去,安安劝导吧。”霍翌铭的父亲霍煜凯发话了。

    霍竣丞冷冽的唇瓣抿了抿,放下手中的报纸,拽着苏茉莉就回房间了。

    门一关上,霍竣丞立即松开了苏茉莉的手。冷着脸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苏茉莉抹了把通红的眼睛,更加悲从中来,“竣丞,我错了,对不起……你别这样,不要不理我,你可以打我,骂我……可是刚刚你真的让我心寒,我是你老婆,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看着我被你亲弟欺负……”

    “苏茉莉!”霍竣丞咬牙,一双眸子里瞬间染上火焰,“你还觉得今天不够丢脸,闲事没管是吧?我亲弟欺负你,我可没觉得他有多过分!”

    “你,你!”苏茉莉抬起一双泪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霍竣丞,“你不护你老婆居然护着你弟弟,难道你忘记了,他和你只是同父异母,是他妈逼死了你妈妈唔……”

    苏茉莉还没有吼完,脖子已被霍竣丞掐住。身为某部秘书长的他,成熟稳重,修养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然而此刻,他却怎么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怒意对女人动手。只因她触碰了他的底线。

    “苏茉莉,你想死么?”霍竣丞的低啸染着狂怒,浑身嗜血的样子完全与平常判若两人。

    “咳咳咳……你放手……”苏茉莉瞪着两颗眼珠子哭诉,拼命去抓霍竣丞的手,“为了你弟,你竟然要掐死我,呜呜,霍竣丞,你好狠,要不是你这个畜生,我死也不会登你霍家的门。”

    “……”霍竣丞的眸底快速闪过种种晦暗不明的情绪,最终他松开了女人的脖子,吐出一句话,“我没有逼着你留在这里,你随时都可以走。”

    “我不走!”苏茉莉抹掉脸上的泪珠,“我死也不要离开,是你糟蹋了我,毁了我的清白,还有谁会要我?”

    忽地,苏茉莉眼眸里闪过一道精光,她像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霍竣丞,“霍竣丞,你现在让我走,是不是……和你前妻还暗中来往?”

    “苏茉莉,你……”

    男人闭眼,深呼吸,再次睁开眼眸,里面盛满了疲惫,他已无力再和她纠缠下去。

    “如果你还想待在这个家里,就安分点。”丢下去一句话,霍竣丞转身进了书房。

    看着紧闭的房门,苏茉莉滑坐在地上哭得昏天黑地。

    夏安安一出闹剧,整得霍家人心里都不爽快。

    晚餐桌上,谁也没有吭一声。

    夏小玖悄声地扒拉着碗里的饭粒味同嚼蜡。

    苏茉莉就坐在她对面,垂着脑袋瓜子,捧着饭碗,木偶一般往嘴里塞着饭粒,看得出来,她回卧室又哭了,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

    苏茉莉伸手去夹菜,她眼尖地发现,她的脖子上竟然有类似于掐痕一样的红色印记。

    这个发现如同一个惊雷在夏小玖的脑子里炸响。

    霍竣丞动的手!

    霍竣丞竟然对一个弱小的女人动手!

    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大领导吗,长得玉树临风,器宇轩昂的,只是看着样子挺冷漠而已,可是怎样也不像是个有家暴倾向的人啊。

    忽然间,夏小玖就愧疚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苏茉莉也不至于被连累成这样。

    放下碗筷,她站起身来,“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了,爷爷你们大家慢用。”

    所有人抬起头来看向她。

    霍翌铭瞄了眼她的碗里,饭菜根本都没怎么动,墨眉一拧,拽着她坐下,“吃完再走。”

    “我,我吃不下,真不舒服。”

    不用猜霍翌铭也知道这女人心里那点小九九,不就是为了苏茉莉的事,心里过意不去吗?

    她还想得真多。

    他哪里容许她不吃饭就离开?紧紧拽着她,逼着她吃饭。

    夏小玖眼眶一红,一个使劲推他一把,“我都说身体不舒服了,你还让我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