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142章 没有容身之地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142章  没有容身之地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爸好好的,什么时候进过局子?别想骗我,让我觉得愧疚!”

    夏小玖是真的无语了,她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

    看来爸是对夏安安隐瞒了被关进局子里的事情了。

    总觉得爸爸真的溺爱夏安安。

    “你怎么在我房间里。”不屑和她再做无谓的争执,哪怕就是说破天,像夏安安这种自私自利,刁蛮跋扈的人,怎么可能看得到自己的错?

    “什么你的房间?哪里是你的房间?这间卧室已经正式属于我夏安安了,这里早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你这个抢亲姐老公的坏女人,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要看见你。”

    早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

    夏小玖哪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唯独听进去了这句话。

    是吗,这里早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吗?

    夏安安霸占她的卧室,爸爸知道吗?那么爸爸也是默许的?

    忽地心里一阵揪痛,鼻子里酸酸涩涩,她努力仰起脸,把眼泪吸了回去。

    她才不会在夏安安眼前哭。

    “夏安安,这是我的房间,你怎么搬进来的,就怎么给我搬出去!”夏小玖再也不想容忍她,以前她就是太纵容她了,所以她才会对她肆无忌惮,对她为所欲为。也或许正是因为自己一味忍让,才造就了今天的夏安安。

    现在,她不想这样了。一味委屈自己真的太难受,更何况像夏安安这样的人,你对她好,你越是让着她,她根本就不懂得感恩,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如果她还想用她失身的事情威胁她,随便!横竖她也在找那个畜生,霍翌铭说过,她的事情他全权负责,她相信他会帮她处理好。

    夏安安看着夏小玖完全没有了以往的软弱,一副很强势的样子,心底更来气。

    “夏小玖,我就不搬,偏不搬,我就要住这间屋子怎样?你以为有了霍翌铭做靠山,就可以回家来嚣张?没门!你要搞清楚,这里是我夏安安的地盘,这里的一切我说了算!”

    夏小玖真的要气笑了。她真的不知道夏安安哪里来的理直气壮。

    “夏安安,这是你的地盘?你还真是大言不惭。我请问这个家里的哪样是你挣回来的?房子?家具?还是一个摆件?得了吧,你就是一个蛀虫,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蛀虫!你哪有资格说这是你的地盘?”

    “你!”夏安安咬牙,蛀虫这个词狠狠打击到了她。心里有猫爪子在挠一般,不挠人一爪子她就消不了气,她抬手就狠狠推夏小玖一把,“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一样,全靠着爸爸长大……”

    夏小玖撑住门板稳住了脚步,嘴角勾起一抹嘲笑,“是,我确实靠着爸爸长大,可我长大了我工作了,没有再伸手问爸爸要钱,你呢?大学毕业几年不务正业,整天只知道名牌聚会,随时向人显摆,动不动就对你那些酒肉朋友一掷千金!爸爸即便有金山银山,这么下去迟早给败光!你不是蛀虫是什么?”

    “你,你你……”夏安安一时间被噎得满脸通红。

    确实,夏安安大学混毕业之后,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去工作,因为夏宏德从来不对姐妹俩做要求,他说过,他有能力将她们养得像公主,工作不工作无所谓,只要她们开开心心,将来找个心爱的人嫁了就行了。

    夏小玖去工作那会儿,他还怕她累着,但事实上,他还是挺欣慰,觉得她懂事了。

    噎了半天夏安安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不是蛀虫,不是我不去工作,是爸爸不让去,他说有能力把我们养得像公主!是你自己要在外面去出风头,你凭什么回来指责我?”

    “呵,呵呵,世界上竟然有你这样的奇葩!”夏小玖觉得夏安安真的是白活了二十几年。惯着子女,宠着子女,是父母宽厚仁慈的爱,体贴父母,感恩父母是每个人的良知,父母的爱能成为不感恩的理由?

    不知道夏安安是单纯呢,还是白痴,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

    给她说再多也只能是浪费口舌。

    “行,大公主,你说得对,你继续做你的公主吧啊,不过,这个房间是我的,麻烦大公主赶紧移驾,别挡我路。”

    夏小玖的嘲笑,不屑让夏安安怒火中烧。尤其是她想到因为有霍翌铭撑腰她才会变成这样,心里的恨意更是如藤蔓滋长。

    那个男人本该是她的,替她撑腰才对,然而,所有的好处都让夏小玖霸占去了,回家里来还要压着她,凭什么?她夏安安对谁低头都可以,唯独不会对夏小玖。

    “夏小玖,有本事你自己搬!”夏安安退进屋里就要关门,夏小玖眼疾手快,一把撑着门,再一个大力推,门敞开,夏安安趔趄着一把坐在地上。

    懒得管她,走进屋子里,夏小玖就开始把夏安安的衣服包包往外面扔。今天,她非争这个房间不可,只因为夏安安那句这里早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啊啊,你这个疯子……你不准扔我的东西。”看到夏小玖把她的名牌衣服包包扔了出来,夏安安那个心疼啊,顾不得屁股上疼不疼了,爬起来就冲出门抢救她的名牌。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忽地夏宏德的声音响起。

    夏小玖脊背一僵,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转过身,即对上了她爸的脸。好久不见,爸爸似乎比以前老了许多,头上竟然添了好些白发。

    想想父亲才五十出头,竟然比霍翌铭那六十多的父亲看起来还显老。心尖儿忽地揪痛了。

    父亲是被她们姐妹俩给折腾成这样的!

    “爸……”喉头有些哽咽,在看见爸爸身后宋妍姈的脸时,如同被针扎了一下,夏小玖立即收敛了自己的情绪。

    “爸爸……”夏安安怀里抱满自己心爱的衣服包包,眼睛一红开始哭诉“夏小玖一回来就像了疯了一般,把我的东西全都扔了……爸,她太过分了,有她这么对自己亲姐的吗?她这么嚣张跋扈,肯定是仗着有霍……”

    “闭嘴!”夏宏德及时喝住了夏安安。霍翌铭的事情他不想让宋妍姈知道。

    但是宋妍姈这样精明的女人,鼻子比狗还灵,上次她听夏小玖和夏安安吵架的时候,她就听出点边边,这次,夏安安嘴里那个霍字,她更是没有漏听。

    前后联系,心里越发肯定,夏家与霍家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关系,确定地说是夏小玖和霍家某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爸……”夏安安委屈的眼泪像豆子直往地下砸,“你偏心,明明就是夏小玖不对,你不骂她还凶我,爸在你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女儿了呜呜……”

    夏小玖真是服了夏安安这理直气壮的指责。

    “你!”夏宏德气得胸口起伏。

    宋妍姈走到前面温柔地道,“好了,老夏,安安就是个孩子,你给她置什么气?”转身对着夏安安道,“好了,安安不哭了。你爸他怎么会偏心,你们都是他的女儿,他都爱。”

    安安就是个孩子……

    夏小玖瞬间笑了。

    夏安安是孩子,那么她宋妍姈呢,仅仅比她们大两三岁而已,现在这是已经在以她们继母的身份说话了?

    看到夏小玖嘴角勾起的嘲笑,宋妍姈心里一哽,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她这种人早就练就了一张厚脸皮。

    佯装没有看到夏小玖的嘲笑,宋妍姈在夏宏德面前演慈母,“安安,你是姐姐,妹妹才回来你就不能让着她点?”

    夏安安把脸一抹,狠狠瞪想夏小玖,“不是我不让着她,是她回来就要把我赶出房间。”

    “这房间本来就是我的。”夏小玖平静地申诉事实。

    “可是我那间房都给妍姈姐住了。”

    给宋妍姈住了……

    呵呵,原来她才离开家两个多月,宋妍姈已经登堂入室了。

    家里房间那么多,她不去住,偏偏要住夏安安的房间,然后夏安安搬到她的房间,打死她都不会相信宋妍姈没有丛中挑唆。

    “是么,那家里那么多客房拿来干嘛?”

    “客房是客人住的,妍姈姐又不是客人。”

    “不是客人?那她是什么?”

    “……”夏安安噎住。

    “我们是不是得改口叫小妈了?你还满嘴妍姈姐妍姈姐地喊,姐姐怎么能当妈呢?”

    宋妍姈一张脸青白交替,被夏小玖嘲讽得捏紧了拳头。但是她不能在夏宏德面前表现出丝毫的情绪。

    “小玖!你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咄咄逼人?”

    “爸……”夏小玖眼眶一红,一向慈爱温和的父亲竟然会这么声色俱厉地对她,她心里有些承受不住。

    “宏德,你不要这样对小玖……”宋妍姈眼眶红红,开始演苦情戏,“是我,我本来要住客房的,是安安好心把她的大房子让我住,想不到竟然造成了她们姐妹的矛盾。我这就搬出来,横竖我也很少来这里,以后我都不在这里休息了。”

    “……”夏宏德略一沉吟,“从今天起,你搬到我屋子里去住。”

    “去你屋里……”宋妍姈不敢置信地捂住嘴,惊喜的眼泪扑簌簌滚出眼眶,“老夏你这是……这是接受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