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霸道老公深度爱 第97章 霍翌铭你别走

时间:2018-04-19作者:紫琼

    第97章  霍翌铭你别走

    夏小玖搞不清楚状况,昏昏沉沉以为霍翌铭那个恶魔竟然追到了地狱也不肯放过她。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狠狠地闭上双眼,那双冷眼是那么真实,真实得她忍不住再次睁开眼看去。

    高见,莫枫跟着霍翌铭准备去上班,发现老大的视线,高见看过去就见夏小玖睁大的眼眸。他惊喜地喊:“老大,她醒啦。”

    霍翌铭仿佛没听到一般,扭头,迈步朝大厅外面走。

    高见的声音。

    等等,不只是声音,她还看见他的人了,还有那个想让她出国的保镖莫枫。

    那么——她这是没有死?她活过来了!

    这个意识让夏小玖很意外,她瞪大了眼眸四处看,房间有些陌生,不过看向外面的大厅,她立时明白自己身处何地。

    是霍翌铭救了她吗?

    不。

    他那么恨她,怎么可能会救她。可是,如果没有他的允许,谁敢忤逆他将她弄到这别墅里来?

    下意识动动腿,她才发现自己的腿动不了,上面打着石膏。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腿受伤了,忽地男人无情地将她推出去甩在地上的画面闪过脑际,是他摔伤了她的腿!那种骨头触地锥心的痛仿佛还在。

    她按压住自己疼痛的胸口,呼吸有些急促。

    “夏小姐。”春阳进来看见她醒了,来不及高兴就发现她的异常,惊慌失措,“来人,来人啊,夏小姐不好了……”

    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早晨的宁静,也刺进了即将上车的男人的耳朵里,他抬起的脚僵住。

    “老大,出事了。”高见一溜烟往回跑。

    霍翌铭心里一紧眼里闪过挣扎,最终,他跨进车里的脚拿了下来,转身往大厅走。

    客房里,白管家,高见还有几个丫头围住了夏小玖。春阳给她喂了杯水,她的疼痛才得以缓减。

    王英明给她检查了一番道,“夏小姐,你脖子上的伤无大碍了,尽量不要碰到水。腿上轻微的骨折再养几天就可以拆掉石膏了。”

    “谢谢。”眼角余光瞄向大厅,正好看见霍翌铭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身影。

    这个恶魔,连死他都不让,救了她只为更狠地折磨她吗?他怎么可以这么霸道?一时鼻子里酸酸的,眼睛里有雾气升腾,她倔强地吸鼻子,深呼吸,收回了眸底的水雾。

    高见窥视了夏小玖的心思,他瞄了眼沙发上表面冷冽的老大,再压低声音冲夏小玖道:“小嫂子,为了救你,我老大都跳车了,还差点闯下悬崖粉身碎骨。”

    嗯,好吧,他承认是有点夸张,以他老大的伸手根本不至于那么悲催,不过,他得对这女人下猛料啊,否则,这辈子都别想等到他老大低头。

    跳车?

    他为了救她跳车,还差点闯下悬崖?

    夏小玖怔住,不太敢相信高见的话。

    看出夏小玖的质疑,高见举手发誓。

    再度瞄向大厅,沙发上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夏小玖没有别的心思想其他,既然大总裁都冒险救她了,那是不是说明,大总裁的良知还在,他也可以放过其他人?

    “高见,我要见他。”夏小玖着急得撑起身子。她已经昏睡了这么些天,也不知芊芊,慕兮还有她父亲怎样了。

    白管家一把将她按下去躺好,不爽地道:“我说你这丫头,省着点折腾吧,你身体金贵着呢,要再出点啥意外,我老婆子和俩丫头三条命也不够赔你。”哼,才醒过来就要见她们少爷,小妖精还真是着急啊。

    “白管家,对不起,让你们操劳了。”她知道白管家怨恨她,自从醒来,她就没给过她好脸色。

    “哼,不敢担。”

    高见看不下去,沉了脸道:“白管家,当心你的舌头!你最好对她客气一点,否则别怪我没提醒你。”

    霍翌铭身边的人,大抵都沾染了他的霸气,高见一句话吓得白管家变了脸,她赶紧垂头不敢多话。

    “嫂子,先养着吧,等你好了再说。”他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可是……”

    “你放心,天不会塌。”高见暗中冲她眨眨眼,话里明显带着深意。夏小玖似懂非懂,却也只能作罢。

    她想,既然霍翌铭出手是为了让她痛苦,那么他断然不会轻易要人的命,这么想着她倒是冷静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夏小玖在别墅里养伤,受尽了白管家的冷嘲热讽,也遭到了不少佣人的冷眼。饮食是按照佣人的标准给她匹配。好吧,她不计较这个,只求自己快点好。

    除了春阳和秋叶被勒令必须照顾她,谁都不愿意靠近她一步,也不会给她说一句话。只是偶尔听到佣人的窃窃私语,大多都是说她狐狸精,不要脸,伤害了她家少爷,被野男人蹬了,又演苦肉计来缠她家少爷。

    她强迫自己不要去听,也不要去计较,不过是一些佣人胡乱嚼舌根而已,但是,她的心终究也是肉长的,听到这些污蔑,哪里能不痛?

    如果不是为了她所在乎的人,她为何要在这里忍受这些人的羞辱?

    每天她就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从大厅里经过,上班下班,整个人仿佛被冰封了,连个冷眼都懒得甩给她。她真的想不明白,他依旧恨她彻底,那天又为何又要跳车?

    这天傍晚,她脚上的石膏终于拆掉,她可以下床活动。王英明怕她不小心再伤到腿,给她准备了根拐杖。

    走到大厅,好些忙碌的佣人看见她来了即甩头走人。

    她无所谓地笑笑,一瘸一拐往大厅外面走。

    忽地,瞄到远处玻璃房的废墟一角,心里一揪痛,鼻子里忽然酸涩,她生生停住脚步,赶紧转身往里走。她承认自己太懦弱,不敢面对它,再一次承受那种心被撕成碎片般的疼痛。

    大抵动作太快,手里的拐杖滑落,她伸手去捞一把,拐杖没捞着,整个身体失重不受控制地往后倒。

    “啊……”

    她发出一声惊呼。

    忽地腰间一紧,她没有摔下地,直接被搂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

    陌生又熟悉的雪茄味窜进鼻孔,夏小玖吓得乱跳的心立时安定下来。

    她被扶站好,染着水雾的双眸对上了霍翌铭冷漠疏离的俊脸。

    “谢谢。”

    他不是应该看着她狠狠甩在地上,看着她痛?竟然出手扶她,真是奇迹。

    不想被男人看出自己的心思,夏小玖垂下眼睑,挡住了自己红彤彤的眼睛。

    霍翌铭嘴角扯了扯,确定她站好后,松手走人。

    “霍翌铭你别走。”几乎是反射性的动作,夏小玖一把揪住了男人的衣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