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秘老公,宠妻请低调 第九百七十章 我送你回去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青青

    随着紫光和青白色光芒,从陈楠和叶依依紧握的双手上面冲天而起,一道狂暴的力量,在奉天符诏之中,爆发开来。

    整个无比强大奉天符诏都震动了一下。

    叶依依,苏清清,苏蝶衣,赵寒,黑毛鸡,他们看到这一幕,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的双目之中,露出巨大的惊喜。

    因为这个时候,就算是傻瓜也明白,陈楠突破了。

    他就是站在那里,和师妹握了个手,竟然就突破了。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但是切切实实的发生了,就连叶依依都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刚刚灌输进去的那点神力,还不足以修复伤口,更别说帮助师兄突破了。

    “哈哈,我的好师妹,你的气息竟然帮助我突破了,不错不错。”

    陈楠很是满意,在一片光芒闪烁之中,他的肉身神魂又得到了巨大的强化,实力也是提升了不少。

    现在的实力,就算是遇到五大宗门的天位长老也有一战之力。

    “师兄哥哥,我感觉,我好像也要突破了。”叶依依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因为就算是她自己,也不是很确定。

    就在她这句话刚刚说出口,陈楠和她手抓住的地方,又是一道光芒升起,这一次,紫光占据上风。

    叶依依也突破到了至尊八重天。

    “厉害了我的师妹,师兄我辛辛苦苦在地级修炼室冒着自爆的危险修炼,你这一呼一吸,就突破了。”

    陈楠嘴上很不满意,心里却为师妹感到由衷的欣慰。

    想起来刚刚的场景,他不禁也是奇怪了,“难道我和师妹的缘分,是这贼老天注定的?”

    “又或者我和师妹前世……有一万次回眸?”

    陈楠心里胡思乱想,和叶依依互相痴痴的看着对方。

    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却打断了他们,苏蝶衣很不满意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了,一起突破就算了,还这么嚣张的秀恩爱,把本小姐当空气了不成?”

    苏蝶衣最不喜欢看见别人在她面前秀恩爱,要是别人,早就上去弄死了。

    叶依依脸色微红,却也没太尴尬,她和陈楠的感情,不是别人能够理解的。

    她突破完毕,放开陈楠的手,手持令旗回到原地。

    陈楠这时候,看向逍遥洞主,此刻的域外上古强者,逍遥洞主面如死灰,残魂颤抖不已。

    “陈楠,你……你不要杀我,老夫愿意传你上古绝学《逍遥游》,你只要修炼这功法到第五层,就可以翱翔天地,就算是天位强者,在你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对了,老夫还有太古秘术,《摘星诀》可以助你更深层次的领悟天道奥义,只要你有朝一日,突破到天位境,到时候,你也能够凝练出来天道文字,掌握天道防御攻击法门。”

    “老夫……”

    逍遥洞主还想说,陈楠却是身形一动,手中拿了一把令旗,站在了八荒封灵阵的生死门上。

    他晃动阵旗,这上古阵法开始被催动。

    整个奉天符诏之中,以他们几个为结界,灵气全部被彻底隔绝。

    “苏大小姐,现在可是你报仇雪恨的时候了,还不出手?”陈楠笑道。

    苏蝶衣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灵气被彻底封锁,纵然是天位强者的完整神魂都要吃瘪。

    更何况是一缕残魂。

    “噗噗噗!”

    无数道攻击,从奉天符诏之中发出。

    贯穿了那一缕横冲直撞的残魂。

    “啊啊啊!”

    数声惨叫传来。

    逍遥洞主无上怨念传递到周围的空间之中,他心里不甘心,带着无尽的遗憾,残魂消散。

    本来在他手中的万年玄晶珠,因为陈楠和叶依依的实力暴涨,也彻底被压制住了沟通,禁制没能催动,神魂已经湮灭。

    随着逍遥洞主残魂灰飞烟灭,那万年玄晶珠掉落下来。

    落在了奉天符诏之中。

    陈楠捡起来这颗乌黑发亮的珠子,丢给黑毛鸡,“死鸡,给你了,这万年玄晶珠,在妖族身上能够发挥出更强的作用。”

    苏蝶衣哼了一声,“本小姐也有妖族血脉,你怎么不给我?”

    “你有妖族血脉,我怎么不知道,来,我检查检查……”陈楠浪笑着走过去,从下往上打量苏蝶衣的身躯,好像要把她给看穿了一般。

    苏蝶衣金色面具下,小脸微红,双眸之中露出怒色,“陈楠,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你不要找不痛快,那万年黑珠子,老娘还看不上呢,不要了。”

    她哪里会和黑毛鸡计较,只是对陈楠有意见。

    陈楠心里一笑,苏蝶衣母亲是金蝶族圣女,有天妖族的血脉,这点他是知道的,只不过装糊涂而已。

    “陈楠,没想到你为了给我报仇,连那老匹夫提到的上古绝学和太古秘术都能放弃,冲这点本小姐还是要给你点奖励的。”

    苏蝶衣看到陈楠恢复正经,也收敛了怒色。

    “上古绝学?太古秘术?”陈楠眼珠子一瞪,一拍脑门,“我刚刚好像听那个老贼说什么《逍遥游》《摘星诀》,难道是真的?”

    “奶奶的,我刚刚没注意听,这要是真的,我可是赔大了,赔大了啊。”陈楠眼珠子转来转去,一脸悲痛的表情。

    “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才能弥补我的《逍遥游》和《摘星诀》呢?”他哭丧着个脸。

    当真是见者伤心,听者流泪。

    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

    “那老匹夫不过就是给你绝学和秘术吗?你为本小姐立下大功,本小姐当然重重有赏,两个太寒碜,根本拿不出手好不好,我这奉天符诏天地宝库之中,有无数至宝,你尽管进去随便挑,看上什么拿什么,拿出来的就是你的,本小姐绝无二话。”

    苏蝶衣给了陈楠一个义薄云天,豪气冲天的眼神。

    “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啪、啪、啪!”三击掌。

    陈楠一听乐坏了,他之前怎么会没听清楚,只是想敲点苏蝶衣的好处,她爹是天邪皇,不敲白不敲。

    雁过拔毛的事情陈楠都干过不少,打土豪这种机会,怎么会错过?

    狗屁的逍遥游,摘星诀,他才不在乎,说不定是逍遥老贼挖的坑,要害自己的。

    临死之前,老贼绝对是无所不用其极。

    陈楠和苏蝶衣击掌完毕,看到奉天符诏内部,不远处一个大门打开。

    “天地宝库,老子来了!”陈楠一头扎了进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