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秘老公,宠妻请低调 第九百二十五章 反正我现在很闲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青青

    第一场比赛结束,陶醉胜出。

    紧接着第二场比试开始,上场的两人中,居然又有一个是陈楠熟人,陶醉的妹妹——陶慕雪。

    与她对战的是另外一个一级门派的弟子,陈楠虽然不认识,但是一个人的修为强弱,从外表就能看出一二,绝非陶慕雪的对手。

    这陶慕雪虽是女儿身,可修为比之她兄长也不遑多让,仅仅两招,便将对手震下擂台,轻松胜出。

    云尘自语道:“早就听闻这陶氏兄妹天资过人,看来的确有两下子。”

    能得到她夸赞的人,绝对都是最顶尖的天才。

    “怎么,你胆怯了?”陈楠打去道。

    云尘撇了撇嘴,不屑道:“说句实在的,同辈之中,我还真没怕过谁。”

    陈楠笑道:“得了,你就别吹牛了,该你上场了。”

    倒不是陈楠瞎说,擂台上的那名狂族长者,报出的第三场比试人员名字里,有一个的确是叫狂尘韵。

    “我又不是聋子。”

    云尘转过身去,纵身一跃,飞身跳上了擂台。

    一看到狂族的人出场,现场观众一片沸腾,狂族天才,几乎就是一个不败的神话啊,这一次的天才大会,狂族的不败神话,是否会得到延续?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所有人都以为,狂尘韵的对手,必定是一级门派的顶尖天才。

    可是任谁都没想到,他的对手,竟然是来自天元宗,一个二级门派的弟子,名叫聂林。

    天元宗,姓聂!

    陈楠仿佛想起了什么。

    当初在血战玄武城时,自己被诸派围攻时,曾笑话他们同辈弟子中,没有一人是自己对手。

    当时天元宗大弟子陆元桥,好像说过一句话,说若他聂师弟在此,绝容不得陈楠如此猖狂,听他那语气,这个所谓的聂师弟,应该就天元宗年轻一辈中,资质最好的了。

    想必,说的就是这个聂林。

    这姓聂的修为着实不弱,展现出来的实力是彻底八重天,可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却能与通天高手相媲美。

    可惜的是,他运气实在太差了,碰上云尘这个难缠的主。

    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聂林资质非凡,可终究算不是顶级天才,与云尘斗了五十多招之后,被她一拳砸下了擂台。

    现场一片惊呼之声,这时开场以来最为精彩的一场比试。

    之前陶氏兄妹的对手,都太弱小了,实力差距巨大,寥寥几招就决出了胜负。

    不得不说这聂林是个倒霉蛋,如果他遇上的不是云尘,而是一个弱些的对手,要晋级下一轮比试,绝非难事。

    可跟云尘这么一交手,刚初赛就给淘汰了。

    天元宗一些跟来看热闹的人,一个个都被气得翻白眼,心说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这才刚开赛啊,怎么偏偏就碰上个狂族天才呢!

    还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可强也!

    ……

    这初赛总共五十人,分二十五场,眼下半个时辰不到,便已经打完了三场。

    不过接下来的比试中,没有再像陶氏兄妹那么快的了,绝大多数都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的难分难解,几乎都是几十招,甚至百招之后才分出胜负的。

    不知不觉间,一个上午过去了,比完了十二场,始终没轮到陈楠。

    这比赛的出场顺序,以及对手是谁,都是由擂台上的狂族长者随机抓阄决定,五十块竹片上,写着五十人的名字,竹片反面朝上放于桌案,狂族长者当众随机抓取,抓到哪两个人的名字,就由哪两个人上场。

    下午准时开赛,在地十六场的时候,轮到陈楠了。

    而他的对手,是一个叫石凡真家伙。

    而让陈楠感到诧异的是,这家伙竟然也跟他一样,是个武者。

    陈楠当先上了擂台,石凡真也飞身扑了上来,他双脚往擂台上一蹬,只听“砰”的一声,仿佛地面都抖动了一下。

    这家伙块头实在太大了,足有三米的身高,健壮如牛,身上那肌肉一块一块的,给人以力大无穷的感觉,整个人往那里一站,就仿佛一头大猩猩似的。

    而他的双手之中,更是抓着一对水缸粗的擂鼓瓮金锤,气势汹汹,如同蛮牛似的。

    “哇呀呀呀呀呀,姓陈的小子,听说你近战功夫甚是了得,今日某家定要与你分个高低!”这大块头说话间,两只水缸粗的大锤舞动,哐当一声巨响撞击在一起,差点把人耳朵给震聋。

    陈楠眉头紧皱,这大块头的功力非常深厚,恐怕是个强劲的对手。

    勾了勾手指头,陈楠轻蔑道:“不怕死的话,你就放马过来。”

    大块头石凡真一听这话,顿时气得哇哇大叫,挥动两只大锤,整个人如同一阵飓风刮过,刹那间冲到陈楠近前,迎面便是一锤砸下。

    围观的所有人,全都睁大了眼睛。

    这两只大锤都有水缸那么大,看上去比陈楠身体还要大上不少,再加上石凡真内力灌入,全力轰砸,保守估计也有百万斤的力道。

    甚至,还不止百万斤!

    所有人都替陈楠捏了把汗,这虽能轻松斩杀龙傲天,神识灭掉赵志全,可在石凡真和这大锤面前,看上去那身子骨实在太单薄了一些。

    陈楠不动如山,暗自催动皆字真言,静待石凡真大锤砸下。

    直到大锤距离头顶不足半米远时,陈楠猛然一声大喝,皆字真言触发四倍力量,同时列字真言激发,沉重的残碑虚影浮现在身周,整个人给人一种稳若泰山之感。

    “呼……”

    他拳头挥动,聚集了全身力气,朝大锤逆空砸去。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陈楠未免太狂妄了,面对如此强敌,他竟然连兵器都不用,没直接肉拳迎击。

    “铛……”

    金属颤鸣声传荡四方。

    陈楠一拳砸在擂鼓瓮金锤上,虚空剧烈抖动,无比狂暴的气浪朝四周汹涌而去,他脚下的地面发出碎裂之声。

    一看自己一锤被对方挡住,石凡真顿时大怒,挥动另一只大锤轰砸而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