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第647章 任夫人

时间:2018-07-29作者:夏小麦

    夏小麦在大厅逛了逛,看似悠闲,实际上是仔细观察了店里的营业情况。

    没见到瑶儿和三丫,夏小麦便走向了左门做护理的包厢。

    项夫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三丫清脆的声音带这怒气,从一个包厢里传出来。

    三丫。

    瑶儿轻声劝阻。

    哼,三姑娘好大的脾气啊!

    一位妇人冷笑嘲讽道。

    果然是‘店大欺客’啊!不过,你个小丫头,吓唬吓唬别人也就算了,我可不怕什么征远大将军的夫人!

    妇人呵斥道。

    你!真是欺人太甚,退货就算了,你这都用过了,还怎么退?!

    三丫反驳道,但是声音已经有了哭腔。

    三丫只不过是个十来岁的丫头,被贵妇人横眉怒目的大声呵斥,定然满腔的委屈。

    哼!我用了又怎么样?‘膳禾馆’都死人了,我怎么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用?!万一我毁容了怎么办?!

    妇人咄咄逼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包厢外已经能够听的非常清楚了。

    任夫人,您别激动,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瑶儿知道动静不小,不想事情闹大。

    三嫂!她实在太过分了,分明就是来找事的!

    三丫很不甘心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找事?!好,好啊!我本来还想给你们留点面子的,既然你们给脸不要脸,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妇人的语气气急败坏。

    任夫人,有话好好说,我家小妹不懂事……

    瑶儿知道事情闹大了,吃亏的绝对是自己一方,更何况膳禾馆才刚刚出了事情。

    三嫂!什么叫我不懂事?她把东西都买回去几天了,还打开用过了,这怎么可以退啊?你见过动了筷子的菜还能退给酒楼的吗?

    三丫一听,瑶儿阻拦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还说自己有错,哪里肯依?

    我还就告诉你,臭丫头,今天这护肤品,我还就要退!谁知道你们这东西里面用的什么原料?!膳禾馆用的还是药膳呢,不也吃死了人?你们这破东西,我找过大夫了,根本就验不出来,谁知道你们为了挣钱都加了什么黑心的东西?看看这个价格,还这么贵,我们家也不差钱,可是要是花了钱还毁容,我找谁评理去?!

    任夫人的话可谓是非常的难听了。

    你!

    三丫又急又气。

    任夫人,你太过分了!

    好脾气的瑶儿听见这样恶毒的污蔑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任夫人质疑的已经是养生馆的根本了,瑶儿知道,虽然是在包厢里,可吵闹的动静必然已经有客人发觉了,她和三丫不能再忍气吞声。

    您有钱,这东西您可以扔了,跑来泼妇骂街是不是太失您兵部尚书夫人的身份了?

    瑶儿的爹虽然只是个县令,可是瑶儿的眼界还是官家子女。

    你你!敢骂我泼妇!

    任夫人怒发冲冠,扬起手就要扇瑶儿一个耳光。

    任夫人,高抬贵手!

    夏小麦沉声呵斥,冷冷的目光直直的盯着任夫人。

    你!

    任夫人恼怒的看着来人,发现是夏小麦,扬起的手便僵在了空中。

    大嫂!

    三丫红着眼眶,激动地看着夏小麦。

    瑶儿的脸有些发白,估计也是被吓到了,夏小麦轻轻的牵了牵她的手,随后将瑶儿和三丫拦在身后。

    夏小麦!你……

    任夫人刚想发作,便被夏小麦打断。

    不好意思,任夫人,我跟您还不是很熟,您不适合直呼我的名字。请叫我夏老板,或者刘夫人!

    夏小麦冷漠的说道。

    你!好,你们一家子果然嚣张啊!

    任夫人咬牙切齿,狠狠的说道。

    嚣张?任夫人,您在我这儿大喊大骂的,您说我嚣张?

    夏小麦嘲讽的反问道。

    她是我夫君征远大将军刘星辰的弟妹,您还想打她,到底谁比较嚣张?!

    夏小麦说着瞥了一眼任夫人的手。

    她最贱,欠收拾,我打她怎么了?!

    任夫人一听刘星辰的名号,瞬间脸上有些挂不住。

    任夫人,我刚刚到这边,在门外就听见您骂我的小姑子‘臭丫头’,诽谤我们‘养身馆’的护肤品是黑心的东西,污蔑我们是奸商会毁容!您嘴巴可比我这两个柔弱的妹妹贱多了,我们是不是该给您三巴掌?!

    夏小麦眉毛一横,扬声反问。

    任夫人说出那样的话之后,夏小麦忍无可忍的进来了,刚走进就看见她居然还敢打人,夏小麦便不打算再给这位任夫人任何的面子了。

    你还敢打我?!

    任夫人脸色一白,退后几步,指着夏小麦激动不已。

    她想教训瑶儿,现在却反被夏小麦威胁,到底她丈夫还是朝中为官的,她丢得起人,她丈夫可丢不起。

    我可不敢打您啊!不然我这巴掌还没下去,您就往地上一躺,这事儿我还怎么说得清?

    夏小麦讥讽的玩笑道。

    夏小……刘夫人,你不要欺人太甚!

    任夫人下意识想直呼其名,被夏小麦的眼神给生生逼了回去。

    您看看我小姑子的眼眶,看看我弟妹的脸色,这是我们欺负您吗?

    夏小麦步步紧逼。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大庭广众的,你还真敢打我吗?

    任夫人强撑着说道。

    任夫人,您敢再把刚刚污蔑诽谤我们‘养生馆’的话说一遍吗?

    夏小麦说着,慢条斯理的从三丫手中拿过那瓶开了封的瓷瓶,显然这就是任夫人要退货的东西之一。

    你让我说我就说吗?你以为你丈夫是将军,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任夫人反驳道。

    哼,既然您不敢说,那我就当您刚刚说的话都是放屁!你现在,给我的家人道歉!

    夏小麦声音低沉却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任夫人没有想到这个刘夫人居然如此的跋扈,气的有些哆嗦。

    你……你休想,我夫君可是兵部尚书!

    提及兵部尚书,任夫人才缓过气来,有了些底气。

    你们家的东西根本没有根据,医书都没有记载,你说护肤就护肤吗?你说有效就有效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