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第615章 你早就知道自己儿子会死?

时间:2018-07-15作者:夏小麦

    “你说,这些事情,会不会寒了边疆将士们的心呢?”

    萱王妃担忧的看着林贵妃,又冷冷的看了看杨氏。

    这下子,杨氏就算再不懂这种朝事,也听得出来萱王妃扣下来的大帽子,顿时慌张的看向林贵妃。

    “萱王妃这话,是不是太过了?!”

    林贵妃不能再继续装旁观者了,眼中的精光一闪,脸色也不再温和。

    “这样一个误国事的帽子扣下来,是要吓唬这位失去儿子的母亲吗?”

    林贵妃的话让杨氏立刻有了靠山,适时的配合林贵妃的话抹了抹泪。

    “吓唬?贵妃让嬷嬷去找刘夫人进宫,又想做什么呢?”

    萱王妃不甘示弱。

    “做什么?”

    林贵妃嘲讽的一笑,看向夏小麦。

    “一个无助的母亲来找本贵妃,期望本贵妃能为她的孩子伸冤昭雪。”

    话题又一次回到了杨恕的死,夏小麦觉得自己不能继续沉默了,萱王妃已经帮她说的够多了。

    虽然看得出来林贵妃和萱王妃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她也不应该一直躲在王妃的身后。

    风雨早已来临,躲避解决不了问题。

    “贵妃娘娘,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冤,昭的又是什么血?”

    夏小麦说着扫过众人的脸,给了萱王妃一个不要担心的眼神,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林贵妃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

    “娘娘,你看她,果然伤人都是狠毒的,我的儿子死在了她的店里,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杨氏恶狠狠的看着夏小麦。

    没事人?

    夏小麦觉得自己的屁股和手肘更痛了,她走进这个殿中,什么都还没说,就已经被人伤到流血,她哪里像一个没事人了?

    如果没有萱王妃在,自己今天恐怕就不止是这点伤了,林贵妃和杨氏恐怕还会轮番进行言语攻击,然后从这琳琅宫里传出去的言论,估计就成了膳禾馆老板无言反驳杀人凶手的事实了。

    “刘夫人,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冤什么血?有人死了,你就这一个冷漠的态度?”

    林贵妃不愧是贵妃,气势也不同于夏小麦这些日子见过的官妇商妇。

    “哼,娘娘,这就是商人的本性!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更何况,她有征远大将军做后盾,寻常百姓有冤屈也是不敢申辩,若不是有贵妃娘娘在,恕儿的死根本不会有人重视!”

    杨氏指责更深一层,果然如夏小麦估计的那般,牵扯到了刘星辰。

    “姨母,我明白你的痛苦,我想王妃也能理解,但是你怎么可以牵扯到刘将军身上呢?”

    林贵妃添砖加瓦,她要的可不只是牵扯刘星辰。

    “娘娘,这京城里有多少酒楼?多少做生意的?有家有业的人或者家族也是一抓一大把,可是这位刘夫人,抵达京城才多久?短短的时日,她开了几家商铺?贵妃娘娘,王妃,想必你应该听说了,她的几家商铺的生意有多么火?”

    杨氏一改哭泣和怯懦,话语开始变得有条理。

    “嗯,我在这后宫也听说了,‘膳禾馆’,‘养生馆’以及才开张的什么‘花间集’?”

    林贵妃皱着细眉,思索着说着。

    “药膳,我听说过,可这‘养生’、‘美容’,娘娘,您见多识广,之前可曾听说过?”

    杨氏继续问道。

    “这……确实没有。”

    林贵妃摇了摇头,脸上可惜的表情更像是给夏小麦看的。

    “娘娘,您想想,这样的来历不明的东西,却在短短几个月内,吸引了无数的达官显贵争相购买。您就不觉得这其中有问题,有猫腻吗?”

    杨氏越说越神秘的样子,夏小麦有种想笑的感觉,却又被愤怒盖过。

    这个杨氏却越发的像个发现了巨大八卦迫不及待要分享的市井小民。

    她可是刚刚死了独子啊?

    悲伤呢?愤怒呢?

    夏小麦的愤怒也是源于此处,难道为了权谋,这些人包括这位母亲,亲手谋害了她自己的孩子?

    可是心底里,夏小麦又不愿意接受或者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

    人心怎么可以恶毒到这样的地步?

    “杨氏,为了证实我是凶手,你做了很多准备。”

    夏小麦心里越是愤怒,言语却越发的镇定起来。

    “你承认自己是凶手了?!”

    杨氏疯了般,有些尖叫的说着。

    “你承认自己做了准备?难道你早就知道自己儿子会死?”

    夏小麦轻轻的反问道。

    “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果然是恶毒之人,连想法都这么恶毒!”

    杨氏突然的恼羞成怒,脸色有些发白。

    “娘娘,你听听,难道我让我儿子去‘膳禾馆’吃东西调养身子,就是为了让儿子去送死吗?”

    杨氏几步跪倒在贵妃跟前,拉扯贵妃的衣裙,随后瘫坐在地,又哭泣了起来。

    “娘娘,求求你,为我的恕儿,为您的弟弟做主啊~~~”

    撒泼哭闹的人,夏小麦实在是应付的太多了,在这威严恢弘的皇宫之中,她似乎是受到了皇家气氛的感染,这一次,她不想跟这样无理取闹的妇人再去争辩什么。

    “刘夫人,你怎么可以如此说话?当真是有了皇上对刘将军的器重,你就仗势欺人、罔顾人命了吗?”

    林贵妃抚着杨氏的背,狠厉的说道。

    “这是在皇宫,在本宫的琳琅宫,可不是在你的商铺里,更不是再你的将军府!”

    清脆有力的声音回荡在琳琅宫之中,婢女们纷纷屏住了呼吸,生怕贵妃娘娘注意到她们,把怒气撒在自己身上。

    “贵妃娘娘,您是有了确凿的证据,指证我谋害了杨氏的儿子吗?”

    夏小麦不能让贵妃把矛头引向刘星辰,所以还是由她自己来面对。

    “事儿就出在你的店铺!”

    杨氏迫不及待的嚷嚷道。

    “所以,贵妃娘娘,您和杨氏都没有证据,仅凭猜测,便认定我是凶手了,是吗?”

    夏小麦的思路很清晰,既然对方认定她有凶手,那就应该拿出证据证明她是凶手!

    而她不可慌张,更不能绞尽脑汁的去向对方证明,自己不是凶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