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0第1704章 二宝的女儿

时间:2018-08-07作者:明药

    司家的花厅里,摆了五张桌子。

    全部坐满了,大家都是彼此熟悉的,聊得热火朝天。

    顾轻舟跟众人简单打了招呼,就坐到了颜新侬和颜太太那桌。

    她看到颜一源和霍拢静仍是拉着手,两个人不时低语几句,几乎要黏在一起,心里很感动。

    这么一感动,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

    顾轻舟佯装咳嗽了下,对颜太太道:“姆妈,你们先吃吧。”

    她仓皇离开。

    众人不解,饭厅里静了下。

    司行霈让众人吃饭,自己追了出去。

    司玉藻很担心,也偷偷溜了出去。同时,她看到自己的三个弟弟,全部跟了出来。

    “阿姐,姆妈她怎么了?”司开阊问。

    司玉藻也不知道,对他们说:“你们先吃饭吧。”

    “我要去看看。”司开阊道。

    司宁安道:“我也要去。”

    “走吧,愣着做什么?”司雀舫也道。

    他们四个孩子,前后脚到了顾轻舟的院子。

    顾轻舟坐在沙发里哭。

    司行霈揽住她的肩膀,不时亲吻下她的头发,正在安慰她。

    孩子们挤了进来。

    司行霈板起脸孔:“都过来作甚?家里还有客人,不像话!回去坐席!”

    三个儿子都后退了一步。

    只有司玉藻不肯走:“阿爸,姆妈她怎么了?她没事吧?”

    司行霈还要说什么,顾轻舟抬起了泪眼,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让四个孩子都坐下。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声音仍是哽咽着:“你们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齐二宝吗?”

    四个孩子都点点头。

    二宝是顾轻舟的师弟,年轻时跟着顾轻舟逃离上海,被炸伤了眼睛。

    后来,有个术士找到了他,说他的眼睛已经不可能好了,还不如尝试开天眼。

    那是顾轻舟到了新加坡之后的事了。

    术士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和康晗结婚了,还生了个女儿。

    康家不同意。

    康晗却执意为了丈夫复明,鼓励他跟着去,并且不经过家里同意,带着孩子跟丈夫一起走了。

    康家从此就失去了二宝和康晗全家的消息。

    他们到处托人找,顾轻舟和司行霈在新加坡听到了消息之后,也派人去找。

    于是,顾轻舟跟她的孩子们说过这件事。

    “……他当时是去了广西。那边多山,康家的人和我们家的人,在山里迷了路,就彻底没了他们全家的消息。

    后来又是打仗,我们的人就撤了回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康家也断了那条跟踪的线。就在他们出发来新加坡的时候,康家找到了康晗。”顾轻舟道。

    四个孩子敛声屏气,不敢插嘴。

    顾轻舟说到这里,也停住了,尽可能让声音再平和一点:“康晗说二宝后来的视力恢复了五成,带个眼镜看人看物是没问题的。

    他参加了抗日战争,但是康晗不知道他在哪个部队,他是自己非要去的。后来,康晗才找到了他的……”

    二宝牺牲在抗战里了。

    顾轻舟那么多的朋友,而抗战牺牲了那么多的英灵,她却只失去了二宝。这么一想,倒也不是最差的情况。

    牺牲数目是冰凉的,分摊到了每个人头上,却都是痛不欲生的。

    “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他,除了新加坡被围困的那三年。”顾轻舟道,“真没想到,我跟他的缘分这样浅。当初他的眼睛,是因为我……”

    司行霈搂紧了她,再次亲了亲她的头发,没说话。

    四个孩子也沉默着不敢开口。

    司玉藻心里也挺难受的。她的同学和老师,也有不少牺牲在战场上,虽然他们是后勤军医。

    家庭的欢聚,让司玉藻以为战争的残酷过去了。

    但是不会。

    伤痛是结结实实打在骨头上的。

    “姆妈,要不要派人把舅母和表妹接过来?”司开阊最先打破了沉默,问顾轻舟。

    几个孩子里,他最是稳重。

    顾轻舟的身子略微颤抖了下。

    她说不下去了。

    司行霈就帮她说了:“找到了康晗,才知道他们的孩子三岁就走丢了。现在孩子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她全部不知道。

    当初带走二宝的,是一个姓胡的术士家族,他们世代隐居深山,是真正会术法的一代人。

    但他们也有仇人。

    仇人会相互厮杀。那次是因为康晗带走孩子去镇子上买东西,被毒苗的人攻击,把康晗的孩子当成了胡家的孩子抢走了。

    毒苗擅长蛊毒,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折腾那孩子。二宝和康晗也是找了很久,胡家也一直帮忙找。”

    司雀舫听到了这里,忍不住感叹:“他们俩还真是挺惨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做个瞎子,好好留在太原。”

    司玉藻、司开阊和司宁安一起瞪向了司雀舫。

    司行霈也看了眼他。

    他有四个孩子,只出了一个二傻子,他也算欣慰吧?

    二傻子司雀舫被瞪得很委屈:“难道不是吗?”

    顾轻舟的眼泪流得更甚,低声对儿子道:“这个世上,最难买的就是后悔药了。”

    司雀舫这时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他的话,无疑是在母亲血淋淋的伤口上捅一刀。

    他低头不敢再多嘴了。

    事情说完了,司行霈对孩子们道:“行了出去吃饭吧,如果别人问起来,如实告诉他们。”

    四个孩子站起身,纷纷走了。

    一出门,司玉藻就给了司雀舫的肩膀一拳:“蠢不蠢?”

    司雀舫捂住了肩膀:“我说的是实话。”

    “谁要听你说实话?姆妈那么聪明,实话她不知道吗,需要你说?说些好听的,这才叫安慰,懂吗?”司玉藻道。

    司雀舫懂了。

    司开阊无奈摇摇头,率先进了饭厅。

    饭厅里气氛不佳,大家都在默默吃饭,说话的声音小了不少。

    他一进门,大家都问是怎么了。

    司开阊得到了父亲的授意,把这件事告诉了众人。

    众人听了之后,一片哗然。

    “晗晗怎样了?”程渝问叶妩。

    她是认识康晗的,对那个小姑娘充满了好感,却不知道她现在这么惨。

    “好了很多。若是见到了她,你怕是不敢认。”叶妩道,“这些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众人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卓孝云说:“要不这样吧,你们把二宝孩子的模样告诉我们,我们都派人留心。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女孩子。”叶妩道,“如果她还在世的话,今年应该是十五岁了吧?”

    康昱在旁边补充:“十五岁了,比琴心大一岁。”

    “有什么特征吗?”何微也问。

    叶妩想了想:“她左脚天生六指,晗晗怕她将来受人歧视,在她两个月的时候去医院给剪了,但到底跟其他人的脚不太一样吧?不过,这个特征也没什么用……”

    谁能看到一个小姑娘的脚?

    再说,已经剪完了,也许后来长得跟普通人一样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