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548章 心跳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深夜是歌舞厅最热闹的时候,门口来来往往的男女,勾肩搭背,醉态朦胧。何

    微的裙子是收腰的,紧紧勾勒了她的曲线,她静静往那里一站,也自有风情。她

    长大了,蜕变成了只美丽的蝴蝶,从此那点稚嫩已经找不到了。霍

    钺看到她,心中无比的震惊震惊她深夜流连风月之所,还是这样的装扮。“

    霍爷,我”何微咬了下舌尖,完全不知该如何解释。吹

    面的风有点冷,霍钺冲上大脑的血全部冷却了。他往回看了眼,没瞧见有人走向何微,这才问:“你是一个人”

    何微道:“是啊,我我也不知道这么晚了,所以”“

    怎么一个人到这种地方来玩”霍钺眯了下眼睛,端详着她的神色。

    此话一言难尽。

    何微不能站在这个大门口,跟霍钺说这件私事。她好像晚归被家长逮个正着的孩子,有点无措。“

    您不是回了岳城吗,怎么又来了香港”何微灵机一起,反问了回来。这

    个问题,也不是三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

    霍钺走向了一个台阶,看了眼锡九,对他道:“你先进去吧。”

    锡九道是。

    霍钺又问何微:“可有人送你回家”

    “没有。”何微如实道。

    霍钺就接过了司机的钥匙,冲何微招招手。何

    微上了汽车,这才如实把自己深夜探访这家歌舞厅的目的告诉了霍钺。“

    莱顿尔先生那样的大人物,最是公私分明,哪怕是想去舞会,也只会找红歌星或者舞女作伴,怎么会找公司职员我也是鬼迷心窍,差点上了当。”何微叹了口气。霍

    钺心中像有一头猛兽,方才突然见到何微,那猛兽一跃而起,几乎要暴怒食人。

    此刻,那兽温顺了,他也觉得自己没资格冲何微发脾气。再

    听她的解释,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更是不忍心。“

    这么想巴结老板,着急高升吗”霍钺问。何

    微道:“嗯,想要再往上爬一点,或者调离现在的分行。”“

    现在分行不好吗”霍钺又问。

    何微不想做个怨妇,不停的诉苦。每个人的工作都辛苦,霍钺更是做刀口舔血的买卖。和他相比,何微那些工作上的难题,都是吃饱了撑的的闲事。“

    如果调任的话,可以做个小主管。”何微道。“

    巴结老板是挺难的,同事会在身后嘀嘀咕咕,反而更显得不光彩。”霍钺道,“这还算是最好的情况。”

    何微低垂了头。“

    那你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吗”霍钺又问。何

    微已经查到了,而且做了点龌龊事。

    她不想把这些告诉霍钺。

    在她心中,霍钺是高洁而神圣的,不容侵犯。

    “估计是恶作剧吧。”何微笑道,“正好明晚有选美,来看看也不错。以前在岳城的时候,歌舞厅也有选美吗”

    “有的,要选白皇后、黑皇后。”霍钺道,“就是以前的花魁。从前的画舫、青楼,每年也要选一次的,取得头筹的花魁会身价倍增,那个青楼一年的生意都会好很多。”舞

    厅是霍钺的生意之一,他很熟悉。何

    微就想:“花魁应该很美丽的,他也说巴结老板很难,不知以前他手下的花魁,是怎么巴结他的。”她

    愣神了一下。霍

    钺又道:“这种选美,不是靠什么实力、姿色,靠得是背后老板的钱财。谁家想捧花魁,就需得砸出大量的金钱。重金捧出来的摇钱树,那是要赚回扣的,而不是拿来自己玩乐。”

    何微顿时窘迫不已。

    她连忙解释:“我没有这样想过的”霍

    钺道:“没关系,外行人都会这么想。”何

    微:“”她

    总感觉,霍钺那席话是在打趣她。

    车子很快就到了楼下,霍钺下车,看了眼手表:“十二点了,快回家睡觉吧。明天晚上我也会去,你放心去玩。”

    何微有点紧张:“您也去啊”那

    么,他就会看到她的所作所为吗到时候,他会怎么想她

    “我来香港就是办这件事的。”霍钺道。

    何微不安看了眼他。霍

    钺问:“要我送你上楼吗”“

    不不,不敢麻烦您。”何微笑道。“

    我明天下午来接你。”霍钺又道,“免得你化妆了坐黄包车,风把妆给吹乱了。”

    何微忍不住笑起来:“您连这个都知道”

    她站在台阶上,看着霍钺的汽车远去。

    今晚的一切,何微都感觉不太真实,她居然又见到了霍爷。

    和上次相比,她这次要坦然很多,没了上次那么多心,既怕自己不够体面,又怕霍钺以为她要缠上去。她

    笃定霍钺是知道她的。如果怕她纠缠,他是不会亲自送她回来的,让司机送就行了。何

    微松了口气。上

    楼之后,她实在太疲倦了,洗洗就睡了。然

    而第二天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屋子里陈旧得厉害,怕是不太适合待客。

    何微急忙去了百货公司。

    她买好了崭新的床单和布。她自己动手,很快就把旧窗帘换了新的,又在沙发上铺了一层外罩。屋

    子里打扫得纤尘不染,崭新的青绿色窗帘和沙发罩,让屋子里添了些亮色。整个屋子很小又陈旧,但是很温馨。

    何微这么一通忙活,一整天都没顾上吃饭,时间就到了下午五点。她赶紧梳头化妆,尚未打扮完,有人来敲门。

    何微也收拾妥当了,就去开了门,果然见霍钺站在门口。楼

    道里有点暗,何微看到霍钺时,整个人愣住,有点不敢认。霍

    钺今天换了套深咖色的西装,同色马甲和衬衫,皮鞋锃亮,越发显得他身材修长,气质出众。

    何微的心,毫无缘由由乱跳,她又想起了自己年少时对他的暗恋,更加想起了那个早晨,他抱着她坐到了他腿上,问她愿意不愿意做他的女人,并且亲吻了她。

    那是何微的初吻。一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忆却是那么清晰,何微甚至记得他唇上的触感,有点干燥,也很温热。她

    手忙脚乱往后退了几步:“霍爷,您请进。”霍

    钺进来,打量了她这屋子,道:“挺不错的。”

    何微胡乱点头,不再看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