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512章 理所当 然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顾轻舟在医院的时候感觉没事,可回到了家里,晚上就见红了。

    她再次去医院。

    医生说:“没什么大碍,撞了一下,再加上劳累过度。”

    顾轻舟道:“我不曾劳累啊。”

    “脑子累,也是劳累,司太太。您放宽心,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别思考太多的问题,书也不用看太多。”医生温和笑道。

    顾轻舟:“......”

    “您要再次静养半个月到一个月,最好不要下床。”医生道。

    顾轻舟这胎,好像一直多灾多难。

    她答应了。

    她这种情况,本是应该住院的,可多付出一点钱,就可以让医生上门问诊,在家里静养。

    家里不管是环境还是饮食,肯定比医院强。

    司行霈办好了手续,把顾轻舟抱回了汽车上。

    顾轻舟见他不说话,就问:“怎么了”

    “我做丈夫,很失责。”司行霈道。

    顾轻舟诧异看着他:“你怎么胡言乱语起来”

    司行霈道:“你才十七岁,就靠自己拼命往上走,替自己收拾了一大群魑魅魍魉。我总觉得,你无所不能,对你身上疼爱是有的,照顾却不多。”

    顾轻舟这次怀孕两次见红,可能是这胎天生就不太稳,她又过度操心。

    太太怀孕了也不能安心养胎,这是司行霈的失职。

    他很内疚。

    “胡说八道。”顾轻舟道,“你对我已经是极尽全力的好了,是我自己爱操心,什么都想要管,没有孕妇的自觉,还当自己是个精力充沛的小姑娘。”

    司行霈要说什么,顾轻舟打断了他,继续道:“不是没大事吗只需要卧床静养,你别内疚,我也别自责,好吗”

    事情发生了,任何后悔都于事无补。

    司行霈道:“好。”

    第二天,司行霈很早就起床了。

    顾轻舟也醒了,司行霈没有叫佣人,自己服侍她坐在床上刷了牙,又端了热水给她,一点点给她洗了脸,又抹了雪花膏。

    “我让佣人给你端早饭,我要出去一趟。”司行霈道。

    顾轻舟问:“去军舰巡查吗”

    “不是,你昨晚睡着了之后,我打电话给了我舅舅,让他查查昨晚想要从背后撞你的人是做什么的。”司行霈道。

    顾轻舟眼神略微收紧。

    昨晚她出来的时候,就是感觉背后有人冲向了她。假如她避开不及时,怕是要迎面倒地,正好把自己的孩子压着。

    万幸她疑神疑鬼的,那一刻很敏锐,急忙绕开了。

    所以把另一个小孩子给撞到了,他替顾轻舟受了罪。

    “你去吧。”顾轻舟道,“如果舅舅查不到,让三哥帮忙查。”

    司行霈点头。

    他出门之前,也给颜子清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留意。

    所幸的是,中午舅舅就把昨天吵架的那小两口找到了。

    年轻的男孩和女孩子很懵,也有点害怕。

    “......我们在买票的时候,有个女的穿那种后背带扣子的衣裳,她让他帮忙系上,他真做了。”女孩子气愤道,“我就不高兴,进了电影院他还忘记给我买水喝。”

    于是整场电影,女孩子都在找茬。

    男孩子也是娇惯的性格,不太会迁就女朋友,当即道:“举手之劳,你太小心眼了。你自己说不要喝水的。”

    “我小心眼”女孩子怒目圆睁,一巴掌打在男孩子的胳膊上,清脆一声响,“你再说一遍”

    这一巴掌很疼,男孩子捂住了手臂:“你不可理喻”

    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司行霈静静看着,然后让舅舅的人去找男孩子的父母。

    男孩子和女孩子的祖籍都是福建,祖父那一代就定居新加坡,做点小本买卖。既不是江南人,也不是进二十年发迹的。

    颜子清也帮忙搜罗。

    最后发现,这两个人没事,就是年轻小男女吵架。

    倒是引发他们吵架的人,看上去很可疑。

    但女孩子说,那个人最后没有买票,只是站了一会儿,就说太热了要去买水喝,自己先走了。

    “她就是来勾引他的。”女孩子气愤道,“偏偏这个负心汉一勾就上当。”

    男孩子也生气:“我若是负心,早就跟着她走了。最后不是没走吗”

    “但是你想走啊,你看了她半天。”女孩子道,“这已经算是负心了,你个蠢货”

    司行霈就让男孩子仔细形容下那个女人。

    男孩子却只记得对方很香,是那种很淡的香水味道。至于那女的穿什么颜色的衣裳,戴什么帽子,他居然没留意到。

    果然是个蠢货。

    女孩子倒是记得,可她的描述中,刻意丑化了那个女的。

    司行霈道:“这样吧,如果你下次再遇到了她,打电话给我。”

    女孩子和男孩子对视了一眼。

    两个年轻人虽然很天真很单纯,但不是傻瓜,一看就知道出事了,连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不如不提。

    两人连连点头,起身走了。

    他们一走,颜子清就对司行霈道:“没什么好查的,我看就是意外。你想,轻舟不是也撞了人吗她那是意外,别人撞了她,也是意外。”

    司行霈点了下头,眼眸深沉,仿佛藏了很多的情绪。

    颜子清这话,他没有听进去。

    “你们两口子真有意思。轻舟撞旁人就撞得理所当然,旁人撞轻舟就是蓄谋已久”颜子清打趣道。

    他在暗示司行霈太宠顾轻舟,一点小事就如此夸张。

    司行霈不以为意。

    他在思考什么,故而漫不经心道:“谁理所当然那叫不小心。”

    颜子清:“......”

    司行霈回家之后,就对顾轻舟道:“我查了下那两个人,就是个要命的大小姐,爱作死,吵架了往外冲。

    大致看来,此事就是场意外。你一直很辛苦,医生也说你是劳累过度,你好好休息吧,也没几个月了。”

    顾轻舟眉头蹙了下。

    司行霈立马伸手,按住了她的眉心:“又来了。这边才说了休息,你又在烦恼些什么”

    “没什么。”顾轻舟笑了笑,舒展了眉头,“你回头也要给被我撞到的那孩子道歉,看看他有事没有。”

    司行霈说好。

    他也找到了那个孩子。

    孩子的确如他母亲所言,非常的顽皮,也非常的结实。撞了那一下,孩子没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