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483章 神秘8的码头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送走了何微,顾轻舟陷入沉思。司

    行霈搂了她的肩膀,问她:“想霍拢静的事”“

    这么多年了,我总以为她能走出阴影。听微微的意思,阿静还没有。”顾轻舟低声道。她

    不知道清醒过来的霍拢静,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怎么面对颜一源。

    顾轻舟不敢深入去触碰。

    内疚会把一个人逼疯。

    她常去霍拢静面前晃悠,对霍拢静而言并非宽慰,而是种折磨,故而顾轻舟这些年不怎么联系他们。她

    想,亲情和爱情,总能弥补曾经走失的生活。现

    在看来,未必就管用。“

    阿静的心思一直就很重。我们小时候,要不是洛水,她也不知会活成什么样子。最后,她也是为了我。”顾轻舟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司行霈就捧住了她的脸:“怎么,到了今天还为了谁、因为谁的没有这些事。易地而处,你难道不会为了她那么拼命吗”两

    个人依偎了片刻。

    司行霈突然问:“你跟我说实话。”“

    什么”顾轻舟被他吓了一跳。司

    行霈道:“你到底是怀了儿子还是女儿你上一次怀孕的时候,自己可是清清楚楚的。”

    顾轻舟就尴尬摸了摸鼻子。

    司行霈是为了转移话题,才如此问的。可一见她这个心虚的表情,他心中暗叫倒霉,问:“又是小子吗”“

    这世上的事,不可能总是那么十全十美。”顾轻舟无奈道。

    司行霈泄气。

    从此之后,他就对顾轻舟肚子里即将要出来的那货没了啥期待。他

    心心念念要取名,现在也不管了。倒

    是督军,听闻了之后,高兴得喝了半坛老酒,并且大笔一挥给未出世的孙子取好了大名:司青庄。顾

    轻舟道:“阿爸,我答应了我哥哥,这个孩子的名字让他取。”“

    他才多大年纪,懂什么好坏”司督军道,“咱们家的孩子,开道载业,也要稳守故土。”故

    而他三个孙子,依照顺序叫了“开阊”,打开了司家下一代的大门;“雀舫”,开出了传承的大船;“青庄”,不管船开向何处,最后落地生根,庄落繁茂,树木葱郁。

    顾轻舟想了想,被他说服了。

    “那我去毁约。”顾轻舟笑道,“青庄挺好的,阿爸喜欢比什么都重要。”

    司督军很满意,说儿媳妇比儿子孝顺、靠谱。司

    行霈听了这个名字,说:“督军一点文化也没有,取名全靠他自己的喜好,什么乱七八糟若是我女儿,我是不会同意的。”

    儿子就无所谓了,送给老父亲去折腾吧。顾

    轻舟:“”

    她心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着这孩子将来和他哥哥们一样,生活在父亲和祖父营造的水深火热里。

    都不容易。如

    果可以选择,顾轻舟觉得这孩子肯定想重新投胎的。晚

    夕时,顾轻舟在饭桌上说起了这件事,司琼枝的表情一言难尽,然后问她父亲:“阿爸,当初我们的名字都是谁取的”司

    督军沉吟了下。

    估计是记不清了,毕竟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

    那时候年轻气盛的男人,心里装着权势和地盘,哪里容得下家长里短、儿女情长

    司琼枝就换了个说法:“有谁的名字是您取的吗”司

    家几个孩子的名字,听着还是很不错的,绝不是出自司督军吧司

    督军听懂了他闺女的弦外之音,瞪眼道:“你也要犯上了吗”说

    好的小棉袄,如今也不暖和了。

    顾轻舟在旁边笑个不停。

    就在此时,客厅的电话响了。佣人接了,然后对顾轻舟道:“太太,是护卫司署的牛怀古局长,说找您有事。”

    顾轻舟放下了筷子。

    其他人也没当回事,继续吃饭。顾

    轻舟接起了电话,牛怀古的声音有点低:“司长官,您派人来一趟福安码头,尽快。”“

    怎么了”顾轻舟吓一跳。

    “有人聚众闹事,其中有个叫孙合铭的人,是不是您舅舅”牛怀古道。

    顾轻舟心中咯噔了下。她

    知时间紧急,没有问怎么回事,就直接挂了电话。

    她对餐桌上的众人道:“我出去一趟。”司

    行霈连忙站起来,拉住了她。他

    脸微沉:“你还当自己是一个人呢好好的饭不吃,你要去哪里”顾

    轻舟道:“急事。”司

    行霈瞪了她一眼:“你一孕妇,能办得了什么急事坐下吃饭。”他

    把顾轻舟拖回来按住,又道:“什么事我亲自去一趟。”

    顾轻舟就把牛怀古的话,告诉了司行霈。司

    行霈端起碗,将剩下的饭扒拉完了,又端起汤,一口喝了,风卷残云吃完了饭:“我去接,你别动。”他

    出门时,还对司琼枝道:“看好你嫂子。”

    司琼枝道是。顾

    轻舟心情很复杂。

    司琼枝和司督军都安慰顾轻舟,说舅舅应该没事。“

    合铭很稳重的。”司督军道,“你别担心,我还算了解他。”

    顾轻舟道:“不怕他们不稳重,就怕有人设局。阿爸,徐培的死至今还没有个结论,到底是不是自杀,也没办法判定。而裴诫和胡峤儿的案子里,到底是谁陷害琼枝和裴诚,我至今也不知道。”

    司督军的心微沉。

    “当初白远业拉我进护卫司署,出于什么目的,亦或者谁挑拨他,误导了他,我都不知道。”顾轻舟秀眉紧锁,“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影子,甚至能闻到它身上的血腥味,但我看不清它。”司

    督军道:“你是想得太多”

    “阿爸,一旦我觉得哪里不对,就一定是有地方不对劲。”顾轻舟道。

    司督军的心,再次往下沉。他

    倒是不怕危险,就是怕家里人出事。司

    家如今只剩下这么几个人,谁有闪失都会要了司督军的老命。

    “先吃饭。”司督军亲自打了一碗汤,递给顾轻舟,“阿霈不是说了,你一个孕妇,自己吃饱要紧,什么事操心也轮不上你。”

    顾轻舟吃不下,却咬牙把一碗汤给喝了。

    她还以为,司行霈会耽误很久,不成想他很快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了舅舅孙合铭。舅

    舅有点狼狈。顾

    轻舟让佣人端茶给他:“您没受伤吧”

    “没事。”舅舅道。

    等舅舅喝完了茶,顾轻舟才问他:“怎么了”

    司行霈在旁边,漫不经心道:“码头几个小混混打架,把舅舅给牵扯了进去。这点小事,牛局座说没必要闹到护卫司署去,让咱们把人接回来。”

    顾轻舟错愕。

    司行霈又问舅舅:“您歇一会儿,还是我送您回家”

    舅舅家离这边不过几条街,走过去也不过是几步路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