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不第1462章 她很漂亮是不是?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m..c o mm..c o m六岁的男孩子,正是人嫌狗厌的年纪。

    颜恺最近好动,而且喜欢东倒西歪,挤眉弄眼、眨眼吐舌做鬼脸,颜家没人当回事。

    就像此刻,颜恺故意步履混乱,好像随时要倒,他祖父颜戍立也没放在心上。

    颜戍立接住了快要倒下的孙子。

    颜恺立马冲他做了个鬼脸。

    颜老就拍了拍他的后背:“有客人在,不可胡闹。”

    顾轻舟则道:“恺恺,你过来......”

    小孩子很叛逆,让他过来,他却非要跑开。

    于是,颜恺从他祖父怀里爬起来,一溜烟逃了出去。

    顾轻舟看着孩子的背影,想着等会儿离开时,要看看他。

    旁边的夏千予道:“我去找他过来吧。”

    颜老点点头。

    吃饭的时候,颜家的小孩子回来了,已经恢复如常。

    “恺恺一直很顽皮吗?”饭后,顾轻舟看着恢复如常的颜恺,问颜子清和颜老。

    颜子清道:“他性格比较活泼。男孩子嘛,太怯懦可不行。”

    “之前看到他手舞足蹈,又做鬼脸,是常这样玩吗?”顾轻舟又问。

    颜子清和颜老被她问得莫名其妙。

    每个父亲都有点自尊心,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儿子太顽劣,故而颜子清笑道:“倒也不是常这样,只是有点人来疯。”颜老却无情戳穿他:“你天天不在家,倒像真知道一样。恺恺是喜欢做鬼脸,最近也是爱动来动去,不过有个缘故:咱家隔壁有个他一样大的男孩子,也是成天这样,恺恺跟他学的。轻舟,有什么不妥吗?

    ”

    顾轻舟想说,这有点像她师父医案上记载的一个病,可小孩子的面相,又跟医案记载不同。

    她在乡下的时候,就常跟着师父行医,后来也遇到了很多病人。

    不过,这种病例她倒是没遇到过。

    顾轻舟怀孕之后,记忆力有点衰退,她也不是很肯定,又没真遇到过,就打算保守一点。

    平白无故说人家孩子有病,家长恐慌是其一,心里不舒服是其二。

    来颜家做客,顾轻舟自然不会给人家添堵。

    “我家老二才九个月,将来跟恺恺差不多,特爱动。”顾轻舟无奈笑道。

    颜老知道她不是想说这个。

    不过,大家都是人精,谁都不会把一个话题聊死,故而很愉快的交谈起育儿的艰难。

    饭后,舅舅很明显的暗示,他有话要单独和颜老说。

    顾轻舟和司行霈知情识趣,就起身告辞。

    颜子清亲自送他们。

    司行霈问颜子清:“老三,你手里有多少邮轮是走英国的?”

    颜子清没提防司行霈,笑道:“你司师座可是有飞机的,而且很多,想要去英国还用邮轮吗?”

    “当然不是。”司行霈道,“你说实话,你到底有多少。”

    颜子清算了算:“大型的有十三艘,那是专门走货的;运客的邮轮,约莫有七八艘。我们家不是做船舶生意的,没有太多。”

    司行霈道:“其中十艘货船,咱们合作如何?”

    颜子清不解:“你要运送什么?”

    “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司行霈道,“我知道你有门路,能避开英国海港的检查,对吧?”

    图穷匕见时,颜子清才感觉自己轻敌了。

    司行霈很明显是挖了个大坑,而他居然毫无防备,一脚就踩了进去,现在只能任人宰割了。

    他愣了足足半分钟,才问司行霈:“你怎么连自家人都坑?我好歹算是你的大舅子吧?”

    “我对你还不够好?你去问问我正经的大舅子,就知道我待你不薄了。”司行霈道。

    他口中的正经大舅子,说的是顾绍。

    顾轻舟在旁边笑出声。

    司行霈就道:“你也可以问我太太。”

    “我不知道。”顾轻舟拆台,“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

    司行霈:“......”

    这媳妇真是亲的。

    颜子清那边垂死挣扎:“邮轮早已订满了航程,况且我们已经没了通行证,到英国是要检查的。”

    司行霈静静看着他,然后神秘一笑:“我帮你一个忙,如何?”

    颜子清犹豫了下:“我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

    “听说上次徐培,是在你那个仓库里自杀了?”司行霈问。

    颜子清的脸色骤变。

    他压低了声音:“你也听说了这件事?听谁说的?”

    “你父亲。”司行霈道。

    颜子清:“......”

    人家都是儿子坑父亲,不成想他的老父亲专门坑儿子。

    “你到底要运什么?”颜子清问。

    这就是松口了。

    司行霈神秘笑了笑:“暂时不能告诉你。不过,运费我给你十倍。”

    这根本不是运费的问题。

    颜子清最终没把这话说出来。

    把他们送到了大门口,颜子清突然又问顾轻舟:“那个徐培,他到底是不是自杀?你有确切消息吗轻舟?”

    “没有。”顾轻舟道。

    她也不是神仙。

    徐家把这件事捂得那么紧,如果照正常的情况,那自然是自杀了。可徐培和阮燕峰的事在前,徐家生怕传出半点闲话,哪怕有鬼也要藏匿起来。

    这就说不准了。

    什么消息都不知道。

    别说解剖徐培的遗体,就是徐培的遗书,徐家都不愿意拿出来。

    “人言可畏。我那个仓库,如今留着也不知干嘛,平白无故的损失。”颜子清道。

    司行霈说:“这种事,只能认栽,没有其他的办法。死过人的仓库,用来储存货物当然是没问题,价格低一点就是了。”

    “我不是担心这个。”颜子清无奈道。

    司行霈就继续道:“徐家一口咬死他是自杀,这还有什么疑问?哪怕将来徐家翻案,非说是仓库的主人把他绑过去杀了,你也可以用徐家现在的口风把他们拍死。”

    颜子清又看了眼司行霈:“我难道怕徐家闹吗?不是这个。”

    “那到底是什么?”司行霈失去了耐性,“你怎么婆婆妈妈的?”

    颜子清沉吟了下,这才道:“前些日子,徐家那个四小姐找了我,她想要知道那个仓库最近租赁的情况。”

    司行霈这才明白,原来是为了美人。

    “你看上了她?”司行霈问。

    “那当然没有。”颜子清笑笑,“不过她挺漂亮的,是不是?”

    司行霈无语了。

    感情他跟人家扯了半天,都在扯女人,实在扫兴。

    他拉了顾轻舟的手,上了汽车,对颜子清拜拜手:“回见吧您。”

    颜子清则趴在汽车的窗户上,又问顾轻舟:“那个徐四小姐,跟你哥哥以前是怎样的关系?”

    “就是男女朋友。”顾轻舟道。

    颜子清就意味深长笑了笑。

    司行霈就拍了拍方向盘:“你注意素质,笑得这么不怀好意,当心将来遭报应。”

    颜子清站直了腰,挥挥手,示意他们两口子可以滚蛋了。

    车子开出了颜家,司行霈才问顾轻舟:“你盯着颜子清的那个儿子看,是有什么问题吧?”

    顾轻舟则道:“我倒是觉得那个夏小姐有问题,你觉得呢?”

    司行霈问:“哪个夏小姐?”

    “就是穿红色衣裳,后来进来的那位。”顾轻舟道。

    司行霈只知道一个女的进来了,后来说了些什么,他都不在意,他当时正在套颜老的话。“她怎么了?”司行霈问。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