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31413章 水土不服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m..c o mm..c o m&bp;&bp;&bp;&bp;司琼枝半夜被噩梦惊醒了。坐

    &bp;&bp;&bp;&bp;起来时,发现吹进屋子里的风有点凉爽,且带着淡淡香灰莉的清香。

    &bp;&bp;&bp;&bp;一夜暴雨,让暑气散了七八成。

    &bp;&bp;&bp;&bp;司琼枝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bp;&bp;&bp;&bp;她在梦里,看到裴诚站在她面前,对她道:“你为什么那样坏你有拒绝别人的资格,但没有羞辱他的资格”“

    &bp;&bp;&bp;&bp;你凭什么羞辱人”

    &bp;&bp;&bp;&bp;“你长了一张美人皮,底下却是那样的恶毒。”司

    &bp;&bp;&bp;&bp;琼枝很想要解释:她拒绝了梁千然两次了,对方还不依不饶。

    &bp;&bp;&bp;&bp;若是再轻柔拒绝他第三次,仍是会有第四次。这

    &bp;&bp;&bp;&bp;样对他自己是一种消耗,对司琼枝也是种折磨。

    &bp;&bp;&bp;&bp;明明是他先纠缠的。既然他好意思纠缠,她凭什么不能羞辱

    &bp;&bp;&bp;&bp;他先送上门的。

    &bp;&bp;&bp;&bp;不是说先撩者贱吗

    &bp;&bp;&bp;&bp;可她的声音发不出来,梦里的裴诚是一张冷漠到了极致的面容,他字字如刀,刺入司琼枝的身体。

    &bp;&bp;&bp;&bp;他说她就像画本里的妖物,漂亮的人皮是伪装,底下其实特恶毒。司

    &bp;&bp;&bp;&bp;琼枝推开了窗户。雨

    &bp;&bp;&bp;&bp;后半夜的空气微凉,她深吸了好几口,这才让自己清醒点,缠住她的枷锁也慢慢褪去。

    &bp;&bp;&bp;&bp;“怎么会噩梦缠身”她想,“我做这些事,是毫无感觉的,为什么梦里会那么内疚”

    &bp;&bp;&bp;&bp;她羞辱了梁千然,可内疚的对象却是裴诚。这

    &bp;&bp;&bp;&bp;是正常人吗

    &bp;&bp;&bp;&bp;司琼枝觉得不是。

    &bp;&bp;&bp;&bp;但,算了,不是就不是吧。她

    &bp;&bp;&bp;&bp;站了很久,直到天际泛起了鱼肚白,晨曦透过了云层,铺洒而下。

    &bp;&bp;&bp;&bp;司琼枝这才回神,她居然站了好几个小时,心思全在裴诚那里。

    &bp;&bp;&bp;&bp;这样下去,司琼枝预感自己快要疯了。她果断给自己下了决断,不要再瞻前顾后,已经没什么可能了。

    &bp;&bp;&bp;&bp;一旦下了这样的决心,天地都好像宽阔了。再

    &bp;&bp;&bp;&bp;也不用担心他的目光了。司

    &bp;&bp;&bp;&bp;琼枝今早不用换班,故而八点半才到医院。结

    &bp;&bp;&bp;&bp;果,她在大门口遇到了顾绍。顾

    &bp;&bp;&bp;&bp;绍从医院出来。

    &bp;&bp;&bp;&bp;“咦,你一大清早的来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司琼枝问。顾

    &bp;&bp;&bp;&bp;绍也没想到会迎面碰到她:“我大哥自从来到新加坡,身体就不太好,之前是消化不良,而后是有点腹泻。

    &bp;&bp;&bp;&bp;他一直没当回事,腹泻很严重的时候,他买了点药吃,没吃好。今早四点多肚子疼醒,便血了。”司

    &bp;&bp;&bp;&bp;琼枝虽然在肿瘤科室任职,但她是念了好几年医科的。

    &bp;&bp;&bp;&bp;“是痢疾吧”司琼枝道,“应该早点来看的,不该拖成这样。医生怎么说”“

    &bp;&bp;&bp;&bp;也说是痢疾,有点脱肛,让住院两天。我早上送他过来的,现在回去跟大嫂说一声,顺便拿些洗漱的日用过来。”顾绍道。司

    &bp;&bp;&bp;&bp;琼枝了然。“

    &bp;&bp;&bp;&bp;我中午过去看看。”她道,“既然是住院,也要通知亲戚朋友,告诉我大嫂一声。”“

    &bp;&bp;&bp;&bp;你帮我打个电话吧,免得我回头忙忘记了。”顾绍道。

    &bp;&bp;&bp;&bp;司琼枝颔首。顾

    &bp;&bp;&bp;&bp;绍又问:“你这么早上班”

    &bp;&bp;&bp;&bp;“不算早了,都快九点了。”司琼枝笑道。顾

    &bp;&bp;&bp;&bp;绍也看了眼手表:“我是忙糊涂了。”西

    &bp;&bp;&bp;&bp;医院很复杂,顾绍一早上带着他大哥楼上楼下的走,一会儿要等,一会儿又要交钱,忙得乱七八糟。

    &bp;&bp;&bp;&bp;直到把大哥安顿好。“

    &bp;&bp;&bp;&bp;我先回去了。”顾绍道。

    &bp;&bp;&bp;&bp;司琼枝点点头。到

    &bp;&bp;&bp;&bp;了办公室,司琼枝先给顾轻舟打了个电话,说了阮家的大少爷因病住院的事。顾

    &bp;&bp;&bp;&bp;轻舟和阮家不算亲密,因为上次去阮家时,阮家的大太太态度不算友好。顾

    &bp;&bp;&bp;&bp;绍当时挺尴尬的。顾

    &bp;&bp;&bp;&bp;轻舟现在也是母亲了,平心而论,假如是她的宝贝儿子被人拿去换了,母子分离十几年,而且自己一直怀疑此事,差点得了病,后来才知道不是自己妄想,而是真的被换掉了,也要大怒的。秦

    &bp;&bp;&bp;&bp;筝筝如果还活着,阮大太太估计要亲手撕烂她。

    &bp;&bp;&bp;&bp;可惜秦筝筝死了。对

    &bp;&bp;&bp;&bp;顾家的人,阮大太太是没什么好脸色的。不

    &bp;&bp;&bp;&bp;过,她很爱顾绍,连带着善待顾缨,好像把他们俩都当成了孤儿,不跟顾家沾边,却独独把顾轻舟当成了顾家的家主。好

    &bp;&bp;&bp;&bp;像顾轻舟才是秦筝筝的女儿似的。

    &bp;&bp;&bp;&bp;顾轻舟归结原因,大概是和比自己小一岁的顾缨相比,顾轻舟已经成家、生子,是个成熟的大人了。而

    &bp;&bp;&bp;&bp;顾缨,不管是做派还是言行,始终带点不谙世事的天真,像个孩子。不

    &bp;&bp;&bp;&bp;管多大的仇,脑子清楚的人都不会刻意跟孩子一般见识。“

    &bp;&bp;&bp;&bp;好,我回头去看看。”顾轻舟道。

    &bp;&bp;&bp;&bp;司琼枝说好,这才挂了电话。她

    &bp;&bp;&bp;&bp;上午要去门诊,换好衣裳就下楼了。正好碰到裴诚上楼,司琼枝略微一颔首,叫了声“裴医生”,与平时无二和他擦身而过。

    &bp;&bp;&bp;&bp;直到走到了二楼,她才惊讶自己的镇定。也

    &bp;&bp;&bp;&bp;许是昨天太过于刻薄被他瞧见了,心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索性破罐子破摔。

    &bp;&bp;&bp;&bp;司琼枝很满意自己的成果。暧

    &bp;&bp;&bp;&bp;昧不清的滋味,她实在忍受不了,还不如现在痛快。

    &bp;&bp;&bp;&bp;中午的时候,顾轻舟到了医院。

    &bp;&bp;&bp;&bp;阮家的大少爷叫阮佳寒,今年二十七岁,当初就是他和大太太一起,远赴法国去找顾绍的。顾

    &bp;&bp;&bp;&bp;轻舟来探病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有了很多人,包括阮家的大太太。“

    &bp;&bp;&bp;&bp;司夫人,您请坐。”有人给顾轻舟搬了椅子。这

    &bp;&bp;&bp;&bp;是独立的病房,可屋子里还是挤满了人,显得满满当当。

    &bp;&bp;&bp;&bp;顾轻舟看到绝大多数的人没有椅子,故而她摇摇头,说了句多谢。“

    &bp;&bp;&bp;&bp;早日康复。”她让副官把礼品放在旁边,对阮佳寒道。阮

    &bp;&bp;&bp;&bp;佳寒道谢。阮

    &bp;&bp;&bp;&bp;家的大太太看了眼顾轻舟,只是非常勉强点了下头,并没有特别热情,当然也不会甩脸子。这

    &bp;&bp;&bp;&bp;是她的涵养。“

    &bp;&bp;&bp;&bp;是暑热吗”顾轻舟问阮佳寒,“还是水土不服”

    &bp;&bp;&bp;&bp;“是水土不服吧。”阮佳寒道,“我上次去法国,在船上也是一路不舒服,瘦了二十多斤。”

    &bp;&bp;&bp;&bp;顾缨在旁边接话:“大嫂还说要减肥呢,她也应该去趟法国。”

    &bp;&bp;&bp;&bp;众人笑起来。就

    &bp;&bp;&bp;&bp;连阮大太太,也忍俊不禁,对顾缨是真没什么芥蒂。

    &bp;&bp;&bp;&bp;顾轻舟又寒暄了几句,就出门告辞了。

    &bp;&bp;&bp;&bp;顾绍送了她下楼:“天气这样热,多谢你来探病。”

    &bp;&bp;&bp;&bp;“应该的。”顾轻舟道。顾

    &bp;&bp;&bp;&bp;轻舟看阮佳寒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暑热内积导致的痢疾,应该很快能好。

    &bp;&bp;&bp;&bp;不成想,阮佳寒这一病,却比顾轻舟预想中要严重很多。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