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4舅06章 舅舅请客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m..c o mm..c o m两个孩子困了。司

    行霈再戳他们,他们都不理他了,各自安睡。翌

    日,乳娘们要上来照顾孩子,被顾轻舟打发了下去。“

    今天给你们放假。”顾轻舟笑道,“这个月的假期多加一天,我来照顾他们。”

    乳娘有点担心:“太太,您会不会太累”另

    一个则比较机灵,知道顾轻舟是让她们避开,就笑道:“正好打算去收拾收拾屋子,咱们这就走了。”

    顾轻舟置办的宅子很大,是三家宅院合并的,其中有个宅院的西跨院,有二十多间房,都是给佣人们住的。虽

    然拥挤,可房间宽敞干燥,佣人夫妻都有单独的房间,孩子们两两一间,跟普通人家相差无几。每

    到休息,主妇们都要打扫屋子。顾

    轻舟点头:“那就去忙吧。”

    她们刚走,一向不哭不闹的开阊,对着司行霈一直皱眉,几乎要露出个嫌弃的表情来。

    司行霈惊了:“这小子干嘛呢这么小的年纪,就敢犯上”“

    他才不到四个月,不懂什么是犯上。”顾轻舟无语,“他是拉了,要换尿布。”

    司行霈就忙道:“我来。”“

    你不会的。”

    司行霈执意道:“我来学,总能学会的。这样脏,你看着不难受吗”

    “自家的孩子,不会的。”顾轻舟笑道,“要时常看他们的大便,来判断他们身体的健康。”

    司行霈突然就抱紧了她。他

    低声道:“轻舟,委屈了你。这应该是下人做的活。”顾

    轻舟推他:“别矫情了司师座,开阊还等着呢。”

    于是,顾轻舟给开阊换尿布的时候,司行霈不错眼,在旁边仔细看着,学习她的手法,想着以后这些事没有乳娘在,他要亲自代劳。他

    的轻舟是仙女,让她做这些事,他总感觉玷辱了她,让她沾染了凡尘气息,实在是他的无能。顾

    轻舟则给他一个白眼:多大年纪了,别扯淡。司

    行霈无语了很久。

    有了孩子,老婆好像不那么爱他了。

    他到了新加坡,顾轻舟不打算公开,只是想着全家一起吃顿饭,顺便把顾绍和叶姗夫妻也叫上。他

    们都很担心。让

    他们见到司行霈,估计就能安心了。司

    行霈打算晚上九点出发回国,仍是不走码头。顾

    轻舟叫佣人安排了晚宴,又请了顾绍和叶姗。

    叶姗住在司家,请她吃晚饭没什么的,她也没多想。顾

    绍则是好奇:“怎么突然要请客”

    他没想出个所以然,早早就到了司家,在餐厅遇到了正在和玉藻玩背书游戏的司琼枝。

    “你们在玩什么”顾绍问。

    司琼枝道:“背唐诗呢,她一句我一句。”顾

    绍道:“这个好玩,我小时候也背过。是接上句,还是接下句”

    “接下句,上句太难了,玉藻还小。”司琼枝笑道。顾

    绍就道:“我也参加吧”

    司琼枝笑了笑,表示不介意。

    玉藻道:“舅舅,我先开始。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顾绍笑道,“这个好简单,来个难的。”玉

    藻果然说了几个她觉得很难的,却每次都能被顾绍续上。小

    时候背唐诗,都是机械记忆,那些记忆是深刻在脑子里的,不需要特别用力就能想起来。玉

    藻一连出了七八个,都没有难处顾绍,就急眼了:“姑姑,你快帮我想一个想一个考住舅舅的”司

    琼枝笑起来。她

    搜肠刮肚的,想了三四个,都没有难住顾绍。司

    琼枝没办法,就给顾绍使了个眼色。

    “沉舟侧畔千帆过”司琼枝道。

    玉藻紧张盯着顾绍。

    顾绍就把那句“病树前头万木春”咽了下去,很是苦恼了一阵子,半晌不开口。

    玉藻喜得拍手:“舅舅不知道了,舅舅输了”

    顾绍摊手:“好吧,舅舅输了,真不知道了。”玉

    藻跳起来笑道:“我知道,是病树前头万木春,我们赢了姑姑,我们赢了”

    她简直欢喜得像要过年。司

    琼枝也忍不住笑了。“

    姑姑,我们赢了,让舅舅请我们骑马好不好”玉藻道,“我想去骑马。”

    司琼枝最近工作不算忙,而裴诚去而复返,让她的心情有点糟糕,她很想出去放松。

    她和顾绍算是旧识了,如今也算是很好的朋友,再加上玉藻。

    “好啊,舅舅请客不”司琼枝问。

    顾绍无奈笑了笑:“我可不太擅长骑马,到时候照顾不了你们。”

    “我姑姑会,我姑姑可厉害了”玉藻道。司

    琼枝心中,不由发软,有暖流徜徉着。小

    孩子童声清脆,在旁边说姑姑可厉害了,姑姑就不能怂了。

    “没事,我可以教她。舅舅输了就要请客,不能耍赖。”司琼枝笑道。

    顾绍只得答应。旋

    即叶姗和华云防也进来了,顾绍邀请他们,明天一块儿去骑马,正好明天是周末。“

    骑马有什么好玩的”叶姗和华云防都不太理解。

    他们打仗的时候,也以马为代步工具,骑上几天不能下来,腰腿都酸痛难当。不

    过,他们没有扫这些少爷小姐们的兴头,就道:“可以啊。”

    司琼枝道:“还有大嫂。”约

    了一大家子人。司

    督军进来的时候,司琼枝还问他:“阿爸,您去吗”

    “阿爸不去了。一把老骨头,在你们年轻人跟前扫兴,你们自己去玩。”司督军道。天

    快要黑的时候,顾轻舟才进来。

    “大嫂,明天去骑马。”司琼枝道,“我们都要去,你也不能推脱。”

    “好,大家一块儿去玩玩。”她笑道,然后就让佣人上菜。

    菜全部上来,顾轻舟再让佣人退出去,不要在跟前服侍,众人都莫名其妙。然

    后,有人走了进来。

    顾绍的座位正好对着门口,进来的人穿着深色衣裤,还戴着一顶帽子。顾绍只感觉他很高大,就错愕看向了他。旋

    即,那人摘了帽子。顾

    绍猛然站了起来。“

    怎么了,你见鬼了吗”司行霈问他,“没见过我还是怎么的”叶

    姗和华云防也震惊站起身,表情与顾绍无二。

    他们都听到了猜测,而且下意识相信了猜测。不

    成想,那真的只是猜测而已。司

    行霈还活着。什

    么流弹打穿了脖子,传得有鼻子有眼,全是胡扯。

    顾绍那颗提起来的心,终于归了原位。他从前很讨厌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总是欺负他的舟舟。

    直到这一刻,他才感觉到,此人活着真好。舟

    舟没有痛失最爱的人,她的家庭是完整的。

    顾绍的眼眶莫名有点发热。m..c o mm..c o m
小说推荐